南都讯 记者郭秋成  11月3日,南都记者接到惠州市博罗县横河镇黄月岭矿泉水厂负责人投诉,该厂自2005年以来,多次遭到当地村组干部逼捐、逼迫涨水源补偿费,如今,村组干部又带村民用一辆报废卡车堵住了厂门。厂方多次报警,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报废卡车堵门。南都记者 郭秋成摄

水厂:不答应涨补偿费,遭村民用报废卡车堵门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在黄月岭矿泉水厂门口看到,一辆报废卡车横向停在该厂正门口,拉水大货车根本无法出入。

水厂黄老板介绍,该报废卡车是西角村黄月岭村组干部刘志友带领村民,故意拖到他厂门口来的,从10月31日下午停到这里。他多次报警,当地派出所和响水交警中队也派民警过来了,问题迟迟没解决。黄老板向记者出示,他手中的报案回执已经积存了十几张。

黄老板称,原本他在深圳做生意,16年前,来博罗县横河镇投资,与横河镇人民政府及西角村黄月岭小组签订《开发黄月岭矿泉水协议书》并顺利投产。

从2005年开始,当地村组干部,开始通过堵门、切水源管道、锁厂门等各种形式逼捐、逼涨水资源补偿费。其中2005年,时任村组干部刘泉清带村民用石头堵水厂大门一周时间,逼迫强行将水资源补偿费提高,固定为53400元/年,直至合同终止。

2015月8月17日,刘泉清带村民刘志友、刘成武前来该厂要求给村里建设文化室捐款,开口就要10万元。因该厂经济问题,答应捐5万元,村组干部不答应,10月7日,刘泉清多次带人将矿泉水水源管道切断,并用毛巾和垃圾堵塞水管,令该厂无法生产和营业,被迫停业半年。

经多次调解, 今年4月10日该厂准备恢复生产,4月12日-4月13日,4月15日-4月18日,刘泉清等人前后两次带人反锁该厂大门,堆放石头,不让员工进出。该厂多次报案,经镇政府调解,无果。4月19日下午,镇政府派人强行把石头搬开,才得以正常出行。

黄老板反映,达不到逼捐目的,村组干部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涨水资源补偿费上,现在向他提出,由53400元/年提高到20万元/年,并且以后每五年还要增加5万元;他没有答应,就遭到了报废卡车堵门。

村组干部带村民用石头堵门。南都记者 郭秋成 翻拍

村组干部:暂不谈逼捐和涨补偿费,要求水厂填埋私打井

11月3日,黄月岭小组现任组长刘志友向南都记者介绍,用大卡车堵水厂大门的确是他带领村民干的,也是无奈之举。村民们整天到他家反映,水厂给村组带来的利益太少,要求提高水资源补偿费,可水厂老板对他们的要求都不理。

“既然黄老板没有诚意,我们现在不谈捐款和涨水资源补偿费问题了,我要举报他在厂内私自打井取水,现在该厂有3口井,2口是私打的。”刘志友称,他已经向横河镇政府、博罗县国土、水利、住建等部门反映,问题至今没有解决,“只要黄老板将2口私打井填埋了,我们就把报废车开走”。

对此,黄老板解释称,他私自打井取水,是因为村组干部带领村民切断了他的水源,连生活用水都没有了。打第一口井达不到取水量,又打了第二口井。若村民同意他使用第一口井水源取水,不滋事,他愿意封存另外两口井。目前,他已前往县国土、水利等部门说明情况。

镇综治办:多次调解无果,建议走司法途径

南都记者还从横河镇综合办获悉,在2015年10月至2016年4月20日期间,镇政法委书记、西角村包村干部及慰问中心主要人员组成的工作组,已经组织双方当面调解两次,分别约谈双方各13次,引导双方互相体谅,兼顾双方利益,提出实际解决方案,但双方各执己见,意见分歧太大,调解不成,建议双方走司法途径解决。

派出所:已多次出警劝说,尽快要求村民将车推开

横河派出所有关负责人介绍,黄月岭水厂和黄月岭村组之间矛盾复杂,他们已经多次出警劝说,但村民不听劝阻,仍将车停在水厂门口。

11月2日晚,他们已经将卡车推开过一次,民警撤离后,村民又将卡车推到了水厂门口。对此,他们将尽快出警处理。

受害方表示期间还有非常多非法行为,部分已拍下照片、并有监控视频可做为法律依据。村官、黑势力的威逼恐吓更对无辜者造成负担和实质伤害。恳请当地公安机关和上级主管部门高度重视,更希望借助社会力量、媒体关注对黑势力依法严惩,追究责任。

目前,该事件在进一步查办之中。该非法犯罪行为严重影响受害方和当地村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来源链接:http://www.zmfznews.com/news/78012.html

http://www.fzkbw.cn/news/?13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