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零基础玉雕发起人:从大施到大师,中国传统手艺人得经历多少路程?-焦点中国网

第一次认识施宗颖是在朋友的茶桌上,标准身材,两眼炯炯有神,穿着搭配时尚,胸前的玉石胸针吸引着我,跟人聊天喜欢倾耳相听,朋友介绍说,他是玉石雕刻大师,而且是非遗传人,当时心想,大师有这么年轻的么?但是从手机上看了他的一些作品之后,我开始批评自己,时常吹水都说,能者为师,闻到有先后,那么,大师又何必要年纪大呢?自此,我就一直叫他大师,他却怎么都说担当不起,叫阿施就好了,最后我们折衷了下,就叫大施吧。

原本像我们这样普通的年轻人,对玉石是不大感兴趣的,也不了解玉石,最多能想到的就是几句诗句罢了,什么钟鼓馔玉不足贵,蓝田日暖玉生烟,再就没有然后了。也是奇怪,中国人喜欢了几千年的东西,到了我们这些互联网的原住民就不感冒了?其实也不是,主要是传统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不了解,光顾着崇洋媚外了,也没人宣传;另外一个是,作为美好品质的象征,玉石的价格也被炒得出奇的高,市场经济嘛,可以理解,但是年轻人与之不匹配的消费力,能了解?

起码,在认识大施之前,我之前是这么理解的。

一、“蠢大师”的成长之路,到底是天分,缘分,还是勤奋?

大施其实真的很年轻,但是已经从事玉雕行业二十几年了,他是九十年代入行的,至于为什么会做了这一行,这是我一开始就问他的。

大施的爷爷是个石匠,只不过父母因为生计做了水泥匠,而他从小就喜欢画画,用他的话来说,就是画公仔。初中的时候,家里比较穷,就没想着要继续读书了,去过工地,也去过工厂,当时他就一直想着不可能从事这个一辈子,也不是辛苦,但就不是他喜欢的。我打趣说,当时初中没毕业,出来肯定做些苦活啦,你还要挑工作,能有工作就不错啦。

后来,尽管家里还是想着咬咬牙继续供他读书,学费伙食费都给他凑好了,结果邻村一个亲戚介绍说,说有个亲戚在深圳雕公仔,他一想,雕公仔,跟画画、跟爷爷做石雕好像有关系啊,就连夜坐了去深圳的班车。

不用我说,我们都知道,他肯定不是去雕公仔了,而是去了一个深圳的玉雕作坊,不然也没现在的大师了。当学徒时候的大施,跟现在的大师,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那时候,跟他一批次进去的小孩,人家一星期就有模有样能打磨石头上手干活了,结果他愣是弄了一个月还啥都做不好,搞到自己怀疑自己智商了,又整天怕师傅嫌自己笨,赶自己跑,失去这份工作。毕竟这份工作是他好不容易选出来的,自己喜欢的。

学徒生涯是很辛苦的,师傅只让学徒看,他只能一动都不能动地站在师傅旁边,看着师傅怎么处理玉石,一鼻子灰也不敢抹一下,等到师傅下班了,才能自己试一试。大施跟我说,这都不是辛苦,关键是师傅永远都不会告诉你技巧,只能你自己看,你自己琢磨,传统工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观念深入人心,真功夫绝不会轻易传承。

蠢大师是大概学了半年,才算是真正的懂,他说,很久之后,他才总结出来,为什么他学起来那么费劲,他对于每一块石头,怎么切,怎么打磨,都要琢磨一个思路,他那时候都在琢磨每一个步骤动作的意义,而不像别人,反正按照师傅的动作,模仿着做了就行。

二、“土大师”突然开窍,为艺术放弃一年赚几百万的生意

很多人都很好奇,一个普通传统玉器作坊的小工匠,怎么就成为了现如今的非遗传人,雕刻协会会长?人们口中的大师?

其实如果不是跟大施熟悉,这些往事,一般还是不容易了解到的。在过去,传统手工业的传承是很封闭的,传承本来就非常严格,想学到真功夫不容易,而且在玉石这个行业,为了防止抄袭,各种优秀的工艺作品是不会轻易给别人看到的,更不说现在的随便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从2000年开始,大施就已经可以出来独立做生意了。那时候玉石生意也好做,带着点人民币去缅甸,然后买玉石拿回来,搞个小档口就能买卖了。用大施的话来说,那时候他拿几百万出来都是轻松的,所以一开始学艺的这么些人,慢慢都以做生意为主了,很少还继续雕刻,而大施对雕刻情有独钟,就是例外了。

回到那个问题,单纯的做生意,肯定做不出来大师的,最多是一个出色的商人。在03年的时候,大施见到了王俊懿——大施现在的师傅,看到他在清华美院展出的作品,“哇,原来玉石可以雕成这个样子,而不是单单拿出来做生意的!”这句是原话,简单,直接,冲击力可想而知,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虽然之前也见过施禀谋这样的香港玉石雕刻大师的作品,但是就在03年,大施决定不做生意了,去北京拜师学艺,王俊懿老师也答应收他。

放弃生意意味什么呢?白花花的银子都不要了呗。

或许是注定,或许是其他,大施去了北京不久就回来了,他说是病了,具体什么原因也没说,他也不大想说。或许是土了吧唧的小玉匠适应不了高大的艺术殿堂吧,这只是个人猜测,当然我这个猜测也是有原因的,下面会说到。

说回来,玉石的雕刻梦肯定也不会轻易这么熄灭的吧?肯定不会,老师肯定还是要保持联系的,很多方向性的指导很重要,那具体怎么提升呢?很简单,看书,学习,抄别人的作品,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人,现今书房摆满书,不单止玉石相关,其他有益个人眼界思想提升的,大施一律贪婪阅读。

那咋么抄呢?土方法最管用,在没有手机拍照的年代,大施是跑遍各个大小档口,只要有好的东西,就用脑子记住,回来就画出来,一次记不住,就跑两次,不行就三次,四次,他自己说,搞到后面档主看到他都不愿意给他看货了都,反正怎么脸皮厚怎么来,画出来,再各种分析技艺,分析别人的思想表达方式。

他经常会自问,为什么别人的工艺能那么好,肯定是别人更加努力。接触久了我才知道,原来大施听力是有问题的,也就怪不得他跟人聊天总会侧着耳朵听。我问他,为什么没去治一下?他的回答让我很惊讶:耳朵不好,也是上天的眷顾,像我这样,只要我坐上工作台,就没有什么嘈杂的能影响到我。

三、非议中不断革新,产学研结合树立领先,人称施我行

他工作非常热情,也很专注,之前就有人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施我行,我行我素。关于这个名字,这里边还有着好多段故事。

十年前,那时候他在广州,他是第一个在玉器市场开设计室的人,他是第一个在玉器市场开展厅的人,也是第一个在玉器市场将产品做成宣传册的人。

先前也交代了,传统行业,都是小作坊,谁还专门搞设计师,工匠们啥都能做,哪个款好卖,互相抄抄不就赚钱了咩,请来的设计师,工资又高,娇嫩的很,美院出来的学生,又不会雕,又不会刻。另外在寸土寸金的玉器市场,2、3千元一米的租金,还要摆件,那不是疯了?虽然大施也妥协了,但还是在自己家里整了一个展厅,打上灯光,让更多需要订货的顾客来看,另外还在北京请了几个做杂志的人,将各种产品拍好,做成宣传册印出来。

当时行业里很多人都说阿施疯了,卖货赚钱的时间都不够啦,还弄展厅,摆的东西也不知给谁看,还做宣传册,做了给别人去抄。关键是,请来的几个设计师和美院的学生和工匠互相瞧不起,老工匠认为学院派年轻人,刀不会拿,石头又不会磨,还各种指指点点。

施我行的几次创新尝试都不容易,不过也不是坏事,最后他就想,学院的不来我这里,我去学院行不行,后面广州大学城刚落成,他就去大学城租了两栋楼,装修好,买了机器设备。

一开始,也没什么人。后面人慢慢来,越来越多,口口相传,广美很多老师和学生都过去看,那时候,学生就业也比较困难,特别是广美,经常专业不对口。玉雕行业工资其实是很高的,但是也没人愿意去做。最后在学校领导的支持下,通过开一些课程,一些进校园的培训,大施工作室的局面就好了很多。

12年,广州美术学院玉雕研究院就正式挂牌,施我行另辟蹊径的创新产学研道路终于是取得了一些成果。有了这个基础,慢慢就吸引了更多学院的学生加入进来,传统手工艺人的缺点也就凸显出来。学生有想法,有功底,技艺不行,磨砺几年,很快就能开花结果。

自此,大施带领的设计团队,在行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产学研结合,他的公司也成为了学校的校外实践基地,他也经常到美院去讲课,后面还成立了广东省雕刻艺术研究会,专门为传统的手艺人提供一些学院的培训支持,大施是会长。

四、注定不是做商人的料,既然热爱就一往无前

说了这么多,很多人都会认为,施我行肯定名利双收啦,但其实我从朋友那里得知,至少大施还没能在这些投入上收获多少。同期出道,认认真真做生意的,现在早已丰厚无比了。大施也自嘲,别人去买石头,都是要各种选,斟酌,看能做多少镯子,多少产品,能赚多少钱,而他去选石头,就统统想的都是,怎么根据不同的材质、纹理来创作出好的雕刻作品。

艺术是无价的,很多时候是无人出价,至少,卖标准化产品,赚钱,才是王道。

所以这里回归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大施你弄这么多,都为了啥?他说了好多,为要弄点新鲜血液进来啊,我们要为这个行业做一些贡献啊,等等等,反正他也总结不出来,真要说个究竟,或许就是热爱吧。爱不知所以,一往情深,可能就是这个道理。

前几年,还有一个很打击大施的事,学院来的学生,集体跳槽,辛苦培养的队伍,一个不剩。行业的人才轮转,原本也很正常,但是集体跳槽,他还真有点受不了。一个精益求精的艺术家,在以他的要求,要求所有学生,却不是所有的学生都能承受。

他回忆起他学艺的时候,师傅又打又骂都不算过分的,现在要求就只要高些,就留不住人了,大施认为他对每一个学生,都倾注了父母对孩子的爱,大施感慨道:“我都是为了他们好啊,没有要求哪能做得出好作品呢?”或许是这个父母要求得太多,结果孩子离家出走了。

不过还好,有些最后都认为还是师傅好,后来也很多回来了,大施又重新培养了一些人才,这几年发展都还算顺利。

大施一直都是一个充满创意的人,想法也很前卫,目前做的很多时尚玉石配饰,例如胸针,皮带头,各种定制化产品很受欢迎。

他一直都在寻求变革,一直都在寻求行业的突破,总是能怀有理想和情怀地去做事情。大施现在经常感慨,我们那时候学东西好难的啊,现在的人那么多好的条件,都不好好学,太不懂得珍惜。人就好似是一块石头,不磨砺就永远不会有光泽。

五、苦心整理二十多年传统雕刻技艺,能让每个人都成为大师

从学徒时代到现在二十多年,大师一直在整理传统的玉石雕刻技艺,以至于大施现在都能放下豪言,到了今时今日,我可以完完全全跟你说,哪怕你是零基础都好,通过我梳理整顿的技艺,按照老祖宗的手艺,按照程序,一步步地来,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自己想要的一件玉石作品。

他说他这二十几个年头都在梳理传统的技艺,那都是传统的,会不会没有创新呢?在这里,他给我分享了一个面向传统手工艺都通用并且很有哲理的说法:技艺,技法是万变不离其中的,老祖宗在千锤百炼的探索中获得的智慧是必须要传承的,创新只是在于你创作的想法,你的眼界,你的思想,眼界看得到多少,有多开阔,是关乎你的创作思想的。技艺是一步步地传下来,传下来的除了技艺本身,还不断地将每个时代精华的思想和眼界结合在一起。所以,技艺越传越精。

如何解释呢?可能工具会革新,但很多老祖宗传下来的方法直到现在都是通用的,因为很多东西必须按照这个原理去做的。例如我们去做个印章,或者去做个手镯,原理和逻辑是一直没有变的,千百年下来,哪怕以后都不会变的。因为你做这样东西是必须得按照,规矩和定点去完成的,点线面是永远不会变的。技法也是这样子,磨一块石头,你用力去摩擦,摩擦就会损耗,这个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一件玉器,就好像我们的人生。一块石头拿下来的时候,就要做好规划,定好线,定好分寸,定好方圆,标记出来,不要轻易越过底线,每一块石头都像我们的人生一样,独一无二,磨过了,就没有了。——施宗颖

六、继续开启新征程,零基础玉石雕刻引领风潮!

现在大施在做一个新项目,就是零基础玉石雕刻体验课程,毋庸置疑,一开始身边的朋友又阻止他,拿那么好的玉石,给一帮啥都不懂的人来切,又买机器,又装修,还要上课,还要教学,也就收那么几百块,怎么搞啊?!

但是一切都没拦阻大施,课程设计,空间布局,每一个细节,大师亲自参与,在体验空间完成的第一个月就完美引爆,很多人来都这里,都非常喜欢,有家长带小孩,老师带学生,情侣朋友相伴而来,马上就成为了平洲玉器城最火热的地方。

我好奇地问大师,这么多人,应该赚不少吧?他嘿嘿地笑着说,暂时不重要,最重要大家喜欢。我继续不依不饶,那你怎么知道大家都喜欢,大施说:好的东西大家怎么会不喜欢?

对啊,美好的东西谁不喜欢,千秋唯玉,德美不败,在中华民族数千年文明当中,也只有玉石文化才能蔓延千秋,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能静下来,用心打造一件自己喜欢的美玉,的确为一件美好的事情。

目前,大施主导的零基础玉石雕刻体验空间已经正式开课,没有任何基础的朋友都可以参与,从讲解玉石文化,辨别玉石,选料再到绘图刀法工艺,磨形抛光刻字,全程有专业老师指导讲述,课程体验很划算,一天课程¥988,用大施助理的话就是,光切一块料都不止这个价啦。

最美的礼物,是心与心的陪伴,用自己的双手,去打造一段非同寻常的记忆,一份心意,万分欣喜,让爱无可代替。@宗施零基础玉石雕刻体验中心

如果您感兴趣,欢迎前来体验!地址:佛山市南海区平洲玉器街昆岗西路5号9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