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律所征集小蓝单车受害人,准备提集团诉讼-焦点中国网
小蓝单车在成都的“复活”之路波折不断。继1月2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曝光成都小蓝单车拖欠物流公司几十万账款被扣车数千辆后,1月29日,成都一律师事务所开始向社会公开征集小蓝单车受害者信息,准备就押金退还等问题提起集团诉讼。

公开报道显示,小蓝单车2016年11月开始运营,曾是共享单车行业内红极一时的品牌,2017年10月开始曝出资金链危机,项目烂尾,用户押金难以退还。

2018年1月9日,小蓝单车与滴滴出行同时发布公告,称双方达成业务托管合作,用户可继续通过滴滴app免押金使用小蓝单车。对于用户关心的押金问题,公告称“根据托管安排,小蓝单车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项事务仍归属于小蓝公司。滴滴将提供‘小蓝单车app用户押金、特权卡及充值余额可转换为等值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的备选方案……”如不同意备选方案,只能继续与小蓝公司沟通协商解决。

1月25日,按这份合作方案,小蓝单车在成都“复活”,重新投放。 对此,有用户选择了押金换券,“虽然不甘心,但有总比没有好”;但也有用户觉得这种方案有“强制消费”的嫌疑,不愿意置换。成都市民黄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她2017年3月注册小蓝单车,缴纳押金99元,一开始觉得好骑,每天上下班都会使用,但逐渐发现成都的小蓝车越来越少,车也越来越脏,网上也出现其资金链紧张的传言。2017年9月,她开始申请退款,沟通了一个多月均未到账,其后对方失联,一直持续到今。

“这几天看到小蓝又复活了,之前的问题还没解决,如何让我们用户还放心去用?”黄女士说。

“我身边也有朋友遇到了类似的维权困境。”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主任熊百祥律师告诉澎湃新闻,他关注小蓝单车的押金维权问题已有一段时间,1月29日上午专门邀请了四川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一起对此进行专题研讨。

熊百祥说:“我们认为现在另一家公司对小蓝的托管合作存在两个瑕疵,其一是只托管单车业务不管押金、债务等,损害了用户和供应商的权益;其二是,用户押金要么置换,要么继续等小蓝处理,涉嫌强制消费。”

在研讨会上,四川大学法学院专家付琴表示,托管本身不违法,但双方签订协议的具体内容我们不得而知,是否应对公众有个交代值得商榷,供应商及用户的权益需要保障,应当是有选择的,而不是捆绑或强制的。

四川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吕志辉指出,按目前小蓝车的“托管”方案,相当于核心资产被抽走,而把债务、押金等留了下来,这并不符合民法通则中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原则,小蓝目前处在非正常经营状态,对用户不公,而“押金可置换为滴滴券”的方案并未解决用户退押诉求,对用户而言此为小蓝单方行为,应属无效,滴滴在小蓝没解决这些遗留问题前不应让其“复活”,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单车投放权的监管。

熊百祥认为,供应商或用户可以提起诉讼申请裁定滴滴和小蓝的合作无效;对于押金退还问题,单个用户押金维权的成本确实太高,最好的方式是集体维权,共同推举诉讼代表人。熊百祥所在的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将在官方网站、官方微信等渠道公开征集小蓝单车受害者信息,准备对小蓝提起集团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