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服务仅占总收入8.6%的小米,为何对互联网公司头衔如此在意-焦点中国网

小米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之后,获得了市场偏热情的反应。而随上市申请一道提交的公开信中,小米自称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 IoT 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表述的主语为“互联网公司”,“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定语,看来小米是无论如何都不满足于硬件公司的定位,执意要向外界传达自己是互联网公司的强烈信号了。

在小米上市申请中披露出来的部分财务数据中可以看到,2017年小米总收入1146亿元,其中,智能手机营收约805.6亿元,占比70.3%;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营收234.4亿元,占比20.5%;互联网服务营收约98.9亿元,占比8.6%。如果说互联网服务营收仅占总收入8.6%就可以自称互联网公司,那么拥有云计算、office365、LinkedIn、必应等互联网服务且收入占比已超30%以上的微软,更有资格自称为互联网公司,事实上微软没一点这个意思。

从外电来看,CNN在报道中将小米称之为“智能手机生产商”,财富周刊、彭博社也在报道中做出了相同的表述。CNBC的表述则更为有趣,直接将小米称之为消费电子公司,从估值角度讲,消费电子公司还不如智能手机生产商。从对小米的定位来看,外媒的观点大体是趋同的,那就是手机占总收入70%以上的小米是一家硬件厂商,或消费电子制造商,大家都不约而同没提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事情。

但是,每收入100元仅有8.6元来自网络服务的小米,为何那么在意外界的世俗目光,非要将自己称之为互联网公司呢?中国市场对互联网概念的追捧,在全球任何地方都是罕见的,给自己打上互联网公司的标签能获得更好的市场估值,这可能是小米比较在意的一点。虽然2017年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相较2016年还有所下降,其互联网服务从来没能成为集团扛大梁的收入来源,但这仍阻挡不了小米对身为互联网公司的赤诚热情。

事实上,要说小米完全与互联网公司没关系也不恰当,毕竟收入中还有不到10%的比例来自于高利润的互联网服务。但要在互联网服务收入不足10%的情况下自称互联网公司,无异于特斯拉称自己为一家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因为厂房里的新能源汽车大多是工业机器人制造出来的;或麦当劳自称为一家生活方式公司,吃汉堡薯条虽然不太健康,毕竟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嘛。小米的这个表述极为牵强,媒体是否接受于其本身的融资上市其实没多大影响,投资人接受就行,甚至小米的巨额亏损也算不得什么,完全符合香港会计法则,这一点跟之前上市的美图的情况差不多。

小米是怎么跟核心投资者说的,外界不清楚,不过风传小米估值从20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再到500亿美元,伸缩幅度极大,说明市场对小米估值存在比较大的争议。而这个争议的核心点,正在于到底是将小米作为手机生产商估值,还是按互联网公司估值。至于消费电子公司就别想了,这一点可参见TCL的情况,这家主要生产彩电及其他电器的公司,2017年的总收入不到1100元人民币,与小米差不多,市值嘛是400多不到500亿,人民币。

市面上目前悄悄流传着一个估值口径,相信也是对小米估值而言最有利的一种。即小米的miui目前有3亿用户,1.9亿月度活跃用户,按每个用户价值500美元计算的话,小米估值在1000到1500亿美元之间。这其实就是道算术题,如果只进行简单计算不考虑其他周边因素的话,看上去还是蛮有道理的。每个苹果用户每年给苹果贡献大约50美元的服务费用,假设苹果用户的重新选择周期为10年,那么在用户放弃苹果选择其他品牌之前,仅服务一项每个用户就能给苹果带来500美元的收入,这正好与小米用户的500美元价值相吻合。

不过在这道算术题中,还有很多关键信息被遗漏了。苹果有自己的iOS系统,这个系统是封闭的,可以有效将用户留在自己的服务体系中提供服务并收费。另一方面,围绕这个系统还有个开发生态,保证苹果利益的情况下,生态中的每一环跟着老大走都有饭吃,这显然又与号称要将硬件综合利润率压在5%之下的小米有所不同。当然不能用源自安卓系统的miui去跟iOS相比了,效率不同,产出不同,价值自然也大不相同。如果很牵强地硬要给小米用户定格500美元的价格,还是要先看看投资者的反应,是否买单会是个问题。

去年小米手机卖了9140万部,这么多手机总共卖了805亿元人民币,单部手机平均价格为930元,约合146美元一部。2018年1月全球智能手机平均售价为363美元,而中国智能手机在2017年的平均售价为2250元。要说小米手机是平均售价最低的一个牌子,应该是没多大争议的,但是平均价格146美元一部的小米手机,却要撬动起手机后面那个价值500美元的用户,怎么听都是有些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

其实,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如果能持续保持高速增长,未来几年未尝不能名正言顺当个互联网公司。但现在的问题是,BAT大巨头和TMD小巨头们对互联网流量的瓜分程度已很深,硬件渠道从来都不是流量走向的最重要因素,更不会是主导用户服务消费选择的关键。小米要想让自身的互联网服务收入保持快速增长,在一两年内挑起收入的一根大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是,让价格敏感群体去进行服务消费,本质上是一种天方夜谭。去年小米从每个活跃用户身上赚到了5元钱,这个数字的增长速度很值得怀疑。

在任何一起IPO中,投资者当然想价格低点买,公司当然想价格高点卖,买方为此也会找出财务数据中的种种不足来压价,卖方则会尽力描绘公司的美好发展前景,给自身披上一层层漂亮的包装待价而沽,这本质上是个博弈过程,博弈到最后也总会有个落地的解决方案。小米当然可以在互联网服务收入不到总收入一成的情况下,把自己包装成完全的互联网公司,这个IPO故事看上去好讲,但讲到入情入理且能让投资者接受,其实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