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频道《十年二十人》已经进行到了第十期,先后访谈了“太过保守”的刘强东、“退还资本”的胡玮炜、 “垂直聚焦”的江南春、“敢讲真话”的董明珠、“混口饭吃”的曹德旺……许多企业家的产品是可视的,如柳传志的电脑,胡玮炜的单车,董明珠的空调,而周斌提供的是服务。

 

他的服务与我们的收入和资产有密切的关系。十年前,中国人的理财十分单调,人们捧着钱站在马路上,左边投股市,右边投楼市,没有太多的选择。而周斌看到了中国财富管理的空缺,进入了水大鱼大的财富管理市场,躲在了人民币的光环后做一个神秘而陌生的人。

 

在人民币背后的十年,中国任何一个理财市场的经济增长速度都超过了房价的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互联网的增长速度,在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作为理财师的周斌,职业的要求让他越来越谨慎,而作为恒天财富的董事长,他却像自己的微博名“老虎斌”一样,精心布局“猎捕”的策略以达到企业的发展目标。

 

在过去的十年里,恒天财富从创建到壮大,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增长最快的明星企业之一,而这十年,也是新中产崛起,中国人的财富观念发生巨大变化的时期。

 

回望刚刚过去的十年,周斌有什么感触,他是怎么看理财市场的井喷和乱象的?

 

三个方法识别机构:受谁监管,有无牌照,专业资质

 

吴晓波:在今天这个环境下,有哪些资产能够保证?比如今天的银行五年期定存是5.2%左右,如果有一个资产配置,长期能够达到9%到10%,是什么?

 

 

周斌:首推来说,是房地产金融产品的投资,包括围绕住宅、商业物业这两大类的金融产品。比如说通过金融产品投资于商业物业这一块,一线城市好的地段的,比如酒店式公寓,通过买入、改造、持有、卖出的一些策略,在三到五年的时间内,实现整个中间的一些租金的现金流,和长期未来的资产本身的增值。

 

另外一个,其实中国的证券市场,包括投资于股票和债券的一些相关金融产品。比如说通过金融产品做指数化投资、主题行业投资。如果有好的管理人,能够有长期投资的价值投资的心态和策略,提供稳健回报是没有问题的。

 

吴晓波:我到各地去讲课,经常碰到有人问:房贷也还清了,有正当稳定的工作,手里还有200万,看不懂股票,该怎么办?

恒天财富周斌:中国财富管理若按天算,现在零点零五-焦点中国网

周斌:我的观点还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做,我看到了太多,因为不了解、不够专业,最终还是要归零,或者说是出问题的这种故事。其实我自己的财富,我也是要通过机构做的。

 

吴晓波:现在老百姓面临一个问题,到底谁是专业的?你就给老百姓一个最最简单的方法。

 

周斌:第一就是你选择的这家机构受谁监管。我们理论来讲做财富管理,现在是受一行两会监管的。第二就是这家机构有什么牌照。大部分机构都说自己有私募基金管理人牌照,还要看是不是在中基协有会员资格,或者说他的产品是不是有备案。第三就是你接触的个人有什么专业资质。至少要有证券从业资质,基金销售资质,像恒天的员工,拿出一张名片,下面有一个叫作基金执业资质号码,每个员工都有号码的,我的也有。

 

吴晓波:投资理财还是要用最简单的方式,让老百姓能够识别清楚这件事情。而且需求越旺盛,假的东西会越多,而且会包装得越来越高明。

 

周斌:法律法规在这几年会上得很快,金融主要靠监管,不会像房地产政策未来市场化的趋势,要靠产品。

 

恒天财富内部监管,开展规范业务时,会对客户告知和风险揭示的内容通过录音和录像线上留痕;做好资产配置后,我们会有回访;还有就是,我们的理财师,跟客户推介的书面材料和合同,全部是公司统一优化和调整好的。

 

中国零点零五分的财富管理

 

吴晓波:我最近出了本书,叫《激荡十年 水大鱼大》,写的是2008年到2018年的中国企业变革史。你做这个行业已经二十多年了,在你的印象中,刚刚过去的十年,你觉得在中国的理财市场里面,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周斌:我觉得您这一本书,节选的时间段特别好,这十年真的是整个中国变化特别大的。

 

实际上这十年,我的感受是服务的客户越来越多,资产规模越来越大,每个人的购买能力、投资能力也是越来越高,他们的理念也是越来越理性。

 

吴晓波:当时是什么动机,让你离开了工作那么多年的券商?

 

周斌:我觉得财富管理在2008年之前是一个基本上没有人谈的话题。

 

其实中国人,原来是没什么财富,然后有了财富却没有财富管理。如果说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是一天的24小时的话,那么现在是零点零五分,刚过凌晨,刚开始5分钟;如果说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是一年的12个月的话,那么今天是1月3日。

 

吴晓波:你觉得这十年,中产阶层,他们的投资观念,这十年有大的改变吗?

 

周斌:前十年的话,大家都在比速度,快速地增值可能是第一位的。但是现在中产阶层这一档客户,首先想的是要保值,也会想到要全球资产配置。

恒天财富周斌:中国财富管理若按天算,现在零点零五-焦点中国网

 

要对他们整个资产,有一个好的规划,让资产有更长的一个生长周期。所以经常我会说,财富不是比多,而是比久。因为财富它存在的时间越长,其实它的这种规模就会越大。

 

吴晓波:其实刚才谈了很多都是在谈资金端的事,这十年里面在资产端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周斌:最标志性的事情,就是今年3月28日,资管新规的出现,它其实把老百姓的财富管理对应的底层资产的格局,做了一个重新的划段。

 

其实整个国家最本质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让老百姓的钱能和国家的实体经济的对接,能够更有效率。

 

让老百姓财富能够真正地受到专业的、长期的、市场化的一种资产管理服务,而不是都去做刚兑,做非标,风险其实应该集中在机构身上。

 

吴晓波:未来你们这个行业,可能市场开放以后,跟外资公司竞争又会变得一轮新的了。

 

周斌:底层的东西不会变,但是就是形式上的,商业模式、产品设计、营销、服务等。就这些创新,大家互相促进,挺好的。

 

理财市场最大的冲击是自己

 

吴晓波:十年后,所有的选项都是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机器来完成的,会出现这个情况吗?

 

周斌:不会的。金融服务行业离不开人,人工智能会成为一些工具,但不会完全地让机器帮人理财这件事情。我们也会部署人工智能投顾。但是从国外的案例看,它的客群,它的服务的资产量,资产规模,基本上是相对确定的。超高净值人群、高净值群体,还是需要有专业的理财师去服务。

 

吴晓波:那你觉得未来十年对理财市场,带来最大的冲击可能是什么?

 

周斌:最大的冲击就是我们自己,不要做错事。

 

首先方向不要选错,战略方向不要选错,不要急功近利,不去赚不该赚的钱。

 

其次要严格风控,每一项给客户配置产品,要精挑细选。我一直在追求恒天严选,这是一个相对的状态,要不断地去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