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大公发布互联网金融评级方法; 2015年1月21日,在互联网金融“最热门”的时候,大公运用独创的数字评级方法,发布第一份中国互联网金融信用风险黑名单及预警名单。其中,黑名单涉及266个网贷平台,预警名单涉及676个网贷平台。截至2018年8月16日,黑名单中跑路82家、倒闭32家,发生经营异常、提现困难、网站打不开、实际控制人判刑等问题的148家,合计262家,占黑名单总数的98.5%。预警名单中跑路62家、倒闭71家,发生经营异常、提现困难、网站打不开等问题的420家,合计553家,占预警名单总数的81.8%。

随后,大公又陆续将2500余家平台纳入名单,涵盖了彼时国内几乎全部的P2P网贷平台。覆盖之广、预测之准前所未有。同时,大公还主张,将专业评级引入互联网金融风控,常态化发布黑名单,建立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长效机制

但令人十分痛心的是,大公的风险预警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而大公因为发布互联网金融预警名单,让自己站上了风口浪尖,受到极少数利益攸关方的恐吓威胁。

铁的事实胜于雄辩。今天回看,大公发布黑名单及预警名单科学准确、公正全面,经受住了时间的检验,经受住了历史和市场的检验,理应得到行业和社会的肯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