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长考虑将孩子的脐带血保存下来,以备日后不时之需。

不过,记者注意到,一方面网上关于“脐带血无用”的言论从来就没断过,另一方面,脐带血被用于移植救命的新闻时不时见诸报端。客观地讲,脐带血并非像网络流言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完全没有价值”,同时也不是所谓的“包治百病”。科学辩证地认识脐带血,再根据家庭实际情况选择是否保留,才是对待新生儿脐带血保留问题的正确方式。

脐带血的价值已被广泛认可

脐带血是新生儿娩出后残留在胎盘和脐带中的血液,其中含有非常丰富的造血干细胞。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科学家提出用脐带血代替骨髓做造血干细胞移植的理论,并于1988年在法国为一位范可尼氏贫血患儿完成了世界首例脐带血移植手术。

目前,我国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已十分成熟。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也拉开了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移植临床研究与实践的序幕。1998年,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与中山医科大学合作,率先为一名地中海贫血患儿实施了脐带血移植并获得成功。2009年4月,我国首例自体脐带血移植治疗1岁的神经母细胞瘤患儿在北京儿童医院获得成功。

2017年2月,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血液学组在《儿童恶性血液病脐带血移植专家共识》一文中肯定了脐带血具有获得迅速、人类白细胞抗原配型相合程度要求低、移植物抗宿主病程度较轻等优势,是有效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来源。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管理规范(2017年版)》,脐带血是造血干细胞三大来源之一,已应用于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地中海贫血等以血液系统疾病为主的11大类疾病的治疗。据2018年第六届中国脐带血大会发布的数据,目前全球已有超过47000例脐带血移植,我国脐带血应用例数已超过9000例。

未来应用范围将会扩大

现阶段,世界范围内开展的脐带血相关临床研究已不仅仅局限于血液疾病领域,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注册的脐带血相关临床研究已达1046项,涵盖脑瘫、自闭症、糖尿病、先天性心脏病、脊髓损伤等常见疾病。

我国脐带血临床研究也在迅速推进。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统计显示,脐带血造血干细胞治疗脑瘫、肝硬化、缺血性脑病、遗传性皮肤病等非血液系统疾病的临床研究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有的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例如,今年6月,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公布了该院与韩国汉阳大学合作开展的自体脐带血治疗脑瘫临床Ⅰ期试验,这项试验已经完成对12例脑瘫患儿的自体脐带血输注,根据回院做评估的患儿情况以及家属的反馈,患儿在认知、运动、发音、互动等方面均有不同程度的进步。

此外,脐带血中除了含有造血干细胞,还有能分离出间充质干细胞、免疫细胞等多种细胞,具有更为广阔的应用空间。除疾病治疗,脐带血中保留了个人最原始的遗传信息,可用于遗传信息对比,进而进行精确诊断和治疗。

采集脐带血不会有任何伤害

脐带血采集是在新生儿断脐后,胎盘脐带和新生儿完全分离后进行的,采集时无痛、无副作用,对母亲和胎儿无任何不良影响,在大多数产科医院皆可完成,完全是“变废为宝”。而保存脐带血,并非保存脐带血液,是保存其中的造血干细胞。

脐带血进入专业的实验室后,工作人员会用专门的医疗仪器提取脐血中的造血干细胞,去掉脐带血中的血浆、红细胞,留取中间富含造血干细胞的细胞层。

脐带血放入液氮罐正式储存前,为了防止造血干细胞在降温过程中以及低温环境中的损伤,需要在降温前对脐带血造血干细胞添加冷冻保护剂,并在降温过程中,利用专业的计算机程序逐步缓慢降低温度,直至-90°C后才可以转入-196℃深低温液氮中进行长期冻存,从而保证干细胞的活性。同时,有闭路监控、液位监视、双电路供电、氧含量实时监控等24小时不间断监控系统严格监控,以保证脐带血存储环境的安全性。

省市卫健委高度重视脐带血采集和管理工作

只有依法采集和储存脐带血,才能保障脐带血应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为了加强对新生儿临床采集的管理,提高脐带血采集水平,确保采集质量和安全,2009年,四川省原卫生厅发布了《关于加强脐带血造血干细胞临床采集管理的通知》(川卫办发【2009】204号)。通知强调,四川脐血库是我省唯一采集储存脐带血的单位,允许在我省二级以上医疗、保健机构采集新生儿脐带血。2016年,四川省卫健委又批复同意【川卫函(2016)416号】四川脐血库将脐带血的采集范围变更为具有助产资质的医疗机构。

2017年11月,成都市卫健委印发了《关于支持四川省脐带血造血干细胞相关事项的回复》(成卫计函【2017】228号)函件,明确表态支持全市具有助产资质的医疗机构产科按照省卫健委《关于加强脐带血造血干细胞临床采集管理的通知》要求,与四川脐血库签订《采集脐带血协议书》,明确责权利,在保障医疗安全和质量的情况下,积极配合和支持四川脐血库的脐带血临床采集工作。

 理性看待脐带血的存与不存 

经过三十年的临床实践,脐带血能够治疗多种疾病是医学界早已公认的事实。自我国2001年开展储存脐带血服务以来,关于脐带血的争议从未间断, 而网络上也充斥着“脐带血无用论”等在没有充分了解相关医疗知识与国家政策背景的片面言论,这其中又以自存脐带血受到的非议最多。

事实上,国家卫健委批准设置的七家脐带血库均实行“公自并存”的运营模式,承担“公共库”和“自体库”的同步建设,同时满足“大部分人”与“小部分人”的需求。其中,自体库储存的脐带血仅供储户本人及亲属使用,为部分有健康风险意识的公众提供有偿的自体脐带血储存服务。

脐带血具有医疗价值,自存脐带血是一种切实可行的风险防范行为,要不要自存,需要公众在科学认知的前提下,根据自身家庭的实际情况作出选择,实在没条件自存家庭,也可以捐赠到公共库中帮助他人。总之脐带血作为一种宝贵的生物资源,无论是自存还是捐赠,它都应该被保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