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银隆新能源控告原董事长魏银仓及总经理孙国华的案件在媒体上沸沸扬扬,那这些案件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呢?

据知情人士透露,相关刑事和民事案件已经立案。魏银仓在滞留香港5个月后,闻风再次逃往美国,他的老搭档孙国华则已经被公安机关限制出境。据悉,魏银仓和孙国华等人涉嫌通过违法犯罪手段从银隆新能源鲸吞超过12亿元。

三起刑事案件,总共侵占公司资金5.8亿元

最大胆,骗取政府财政补贴1亿

2016年,魏银仓打着银隆新能源的旗号,瞒天过海骗取珠海市某区政府和某公司1.5亿元资金,全部装进自己的腰包,其中包括政府财政资金1亿元。

金额最大,利用设备采购套取2.6亿

2014年9月,银隆新能源以4.99亿的价格,从一家叫GY的公司采购了一批设备,实际这批设备的真实价格是2.24亿元。GY公司表面上和魏银仓没关系,但该公司唯一股东谭伟平,是魏银仓妻子的妹妹,GY公司实际上是魏银仓自己的公司。就这样倒一手,魏银仓就从公司掏走了2.6亿元。

最简单粗暴,虚构工程套取1.7亿元

2014年1月至4月,银隆新能源与河南KY公司签订了多份土方工程合同,并支付工程款及利息合计约1.7亿元。实际上,该工程完全不存在,KY公司收取一定税金和手续费后,将大部分资金支付给魏银仓。通过一个完全虚构的工程,魏银仓从公司掏走了1亿多元。

除了刑事案件,银隆新能源提起的三起民事诉讼中,魏银仓等人攫取公司资金的手段同样触目惊心。

2015年,魏银仓、孙国华将2013年按照1亿元价格卖给银隆新能源五项专利,再次出售给银隆新能源,在1亿元之外,又收取了9500万元。

2016年为了上市,魏银仓需要将其关联公司欠银隆新能源的巨额债务清偿掉,魏银仓心生一计,由他的公司佯装承接银隆新能源的一笔债务,由此抵销自己关联公司欠银隆新能源的债务。就这样大笔一挥,魏银仓的关联公司欠银隆新能源的3.75亿元债务就被从账面上一笔勾销。因为没有债权人许可,银隆新能源的还款责任并没有免除,截至现在,本息已达5.2亿元。

2013年至2016年,银隆新能源向贸易商ST公司出售471台纯电动客车及9套充电桩。在已收货且已经收到下游货款的情况下,ST公司未向银隆新能源支付货款累计2.12亿元。ST公司表面上与魏银仓无关,但在调查中发现,该公司的股东是代魏银仓持股的,魏银仓实际控制这个公司。ST公司截流的2.12亿元,被魏银仓转走。

上述刑事事项涉案金额5亿多元,民事诉讼涉案金额超过6.8亿元,合计超过12亿元。从2014年到2017年,短短三四年的时间,魏银仓就利用其董事长身份,从银隆新能源鲸吞了12亿元以上。

记者向法律人士咨询,依照我国法律规定,犯职务侵占罪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犯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而魏银仓、孙国华的上述犯罪行为无疑已经属于数额特别巨大。

据银隆新能源内部人士所说,除上述刑事、民事案件外,仍存在大量魏银仓、孙国华等利益群体侵占银隆新能源利益的事项。例如孙国华妻子在公司吃了三年多空饷,已被民事诉讼。目前银隆新能源正在一一核查并追责,将通过法律手段挽回损失。

延伸阅读:

1、在魏银仓的商业履历里,他始终跟官场走得很近

魏银仓的从商之路大致始于1997年,在他的老家河北省邯郸市武安县(后更名为武安市)。据《市界》报道,魏六会搞关系(魏银仓在家排行老六)。魏银仓堂哥魏存山说,魏银仓善于经营政府关系,也会追风口,生意从汽车修理、公路建设,到铁矿开采、房地产......

《证券时报》称,魏银仓旗下的“邯郸邯武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曾牵涉一起国企老总贪腐案。《电动公会》称,魏银仓本人也被牵连其中,最后拿钱摆平。此后,他突然卖掉武安的修理厂和其他厂房,携第二任妻子远走美国。武安主政者接受央广网采访时曾透露魏银仓持有过美国绿卡。

2、美国归来,珠海的“掘金”之路

后来,魏银仓的女儿嫁给了当时某位广东省级高官的儿子。精于算计的魏银仓决定从美国回国,开始在第二故乡珠海 “掘金”。他的起点颇高,通过收购烂尾项目的方式介入房地产,开始了第二次原始积累。

2005年前后,魏银仓在珠海成功开发了三个“山海一品”楼盘,赚得不少钱。2008年后,魏银仓一头扎进新能源这个方兴未艾的领域,成立了银隆新能源公司,当过两届珠海市人大代表,成为珠海著名的企业家。再后来的事,我们也都知道了。

《电动公会》对魏银仓的评价是,“用两家自己的公司,去控制另一家自己的公司,而且其中一家公司还不在国内。不得不说,魏银仓操盘的能力要比他运营一家公司的能力强出百倍。这也为他日后侵占银隆公共财产(套现)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出口。”

“显然,魏银仓从来没有把心思花在公司的架构与运营上,他只是想把盘子做大,然后套现走人,这与他十几年前卖汽修厂移民美国的打法如出一辙。”

 

3、沉迷赌博,无法自拔

从魏银仓经商的风格可以看出,他赌性很强,从2007年开始到澳门试手气,再到后来成了澳门几个赌厅的常客。接近魏银仓的有关人士说,魏银仓赌瘾很大,专门请了一个澳门人当司机,隔三差五送他去澳门赌博,由银隆新能源发工资。

记者向银隆新能源求证,银隆方表示,确实有一名蔡姓澳门居民在未与公司签订合同、未曾实际到岗任职等的情况下,于2015-2017年间按照月薪2万在公司领取工资。

另一名接近魏银仓的人则透露,魏银仓在澳门输了好几亿,现在还欠着几个“大耳窿”(广东话,即放债人)数千万元的赌债,曾被债主上门索债。

来源:法视网 http://www.mysun.tv/Item/20439.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