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入秋以来,在古老的齐鲁大地上,有一个叫仇兆兵的响亮名字、连同他惊人的累累罪恶响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image.png

图一:仇兆兵作恶所在地区委书记

在青岛市即墨区通济新经济区仇家沟岔村广大村民百姓眼中,他却是上下通天、武装到牙齿的“活阎王”、贪婪无度的吸血鬼。

在过去长达近20载的艰难岁月里,苦难深重的受害村民们饱尝了极为邪恶歹毒的仇兆兵、仇吉顺等恶霸村霸特权势力的欺压和凌辱,遭受了其本人和黑色“治安民兵组织团伙”无数次的精神和肉体上伤害,甚至涉嫌雇凶暗杀村两委换届参选党员群众,并武力赶下台,直到彻底打倒、击垮和降服仍不放过。

举报其罪恶的多名受害人,经常被该团伙帮凶挥舞棍棒凶器打成“血葫芦”、或住院卧床不起、甚至留下终身残疾。仇兆兵还剥夺压榨外地施工队、造假民工出勤表,拒付农民工款、毒打施工方负责人员并实施人格侮辱,导致600多人集体上访事件的发生。

根据群众联名举报控告,长期以来,仇兆兵涉黑势力、依仗强大、雄厚的官方后台和捞取的政治资本,心邪狡诈、贪婪无度。该涉黑团伙见缝插针、屡屡顶风作案,疯狂从事武力掠夺分刮近千亩土地资源、贪污、盗取诈骗至少10亿元以上集体企业资产、侵夺榨取弱势劳务者血汗钱。在这片噙满受压迫村民血泪的土地上,建立起其称雄远近、不可一世的家族商业多种产业王国。

image.png

图二:在仇兆兵、仇吉顺涉黑团伙豢养“治安民兵组织”、武力棍棒治村的近20年岁月里,这样的画面早已经“常态化”,成了家常便饭

20多年前,仇兆兵还是面临破产的个体企业老板,自从他武力把持村政权之后,其命运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其所拥有的10多亿家族私产搏取占有中,几乎全部是巧取豪夺而来。

按照内部知情人的透露,常年来,这个作恶多端的仇兆兵及团伙势力之所以这样强大、无法无天,被压迫剥削和凌辱的广大村民之所以近20年来“搬不动他”、告不倒他。而且,越是群众举报上访,仇兆兵等人就更安全、稳固、更“发达”,而遭苦受罪、威胁恐吓毒打、被监视居住、尾随截访、非法关押和拘禁的,总是那些手无寸铁的受害群众。

当地新闻媒体曾造假吹嘘说:“仇兆兵不仅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还是一位出色的‘当家人’,在用心经营企业的同时不忘用诚心回馈故里,建设家乡。在2002年的村两委换届选举中,群众推选他为仇家沟岔村村主任。当时村里经济困难,生产生活环境十分恶劣,值此“临危受命”之际,仇兆兵并无怨言,欣然履职的同时还作出了‘不要工资报酬’的决定,一心投身乡村建设。此后,在仇兆兵的带领下,村里修建公路、旧村改造、配备楼房、绿化村庄、招商引资,种种事迹让群众称赞叫好。

在近年来,仇家沟岔村两委班子涉嫌“黑恶势力化”日益严重、屡屡发案,且在受害村民多次举报控告后,作为即墨区委书记,张军等人一直保持沉默,放任该团伙目无党纪国法,顶风作案,武力欺压群众、打击报复举报村民代表,引起当地干部群众强烈不满。

特别值得一提的时,前不久,即墨区政法机关所发生的进京尾随截堵、威胁恐吓、非法拘禁上访群众代表事件,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影响。据知情者说,事件发生前,有人曾向张军书记汇报、并得到默许。

有人说,在山东省上下,这个仇兆兵之所以如此的“牛逼”,除了在本省势力范围拥有“自己人和靠山”外,甚至欲将黑手伸向了北京“皇城根下”,气焰十分嚣张。

因此,这也许就是在过去直到今天,仇兆兵涉黑势力团伙根基稳固,“昂首挺胸地”踏过了历次的严打、扫黑运动的原因所在。尽管在近年来,党中央在全国上开展的基层政权专项教育整治去、规范清理和巡视回头看,但从来触及不到这伙人。

很显然,在山东省、乃至全国,还有多少“王兆兵、张兆兵、李兆兵”们仍然横行霸道、非法霸占侵吞巨额国家和集体资产,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不容否认。

我们注意到,青岛市自2018年1月以来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并明确提出严打"保护伞"、打早打小、除恶务尽、深挖彻查等要求。此次扫黑除恶把侵害群众利益、欺压残害百姓、干扰村务、破坏选举的村霸恶势力问题作为重点打击对象,基层的黑恶势力使党的各项政策方针被曲解,各项惠民政策不能落地。通过持续高压,让那些试图通过不实许诺或蝇头小利搞贿选进而让公共权力成为他们谋取私利工具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及时收手。

image.png

图三:仇兆兵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圈占基本农田(耕地)500多亩以上,用于非法转让给各业主建设工业园,非法改变土地使用性质。在非法建设的工业园中成立由和开发服务有限公司,大肆敛财,强行收费,其中收取配套费、物业费获益高达上亿元人民币。以生活用电为名审批由和工业园用电许可,以工业用电价格对外出售,私自收取高价电费,截留贪污款高达5000万元。对各商户高价收取水费,差额达上千万元,典型的“电霸”“水霸”

而笔者从2019年5月14日该山东省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全省公安机关始终保持对黑恶势力的高压态势,截至目前,该省共侦办涉黑案件104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467起,侦办涉恶共同犯罪案件3554起,查处涉案资产41.6亿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显著。

据当地官方介绍,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特别是第一轮督导以来,全省公安机关以“深挖根治、长效长治”为根本,以“打伞破网”“打财断血”为关键,深入推进扫黑除恶“山东战役”。今年以来,刑事案件同比下降2.39%,八类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同比下降15.31%,“两抢”案件同比下降44.17%,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当然,此成绩应该给予肯定。

据了解,2020年度以来,该省上下的农村基层政权教育、整治、清理和扫黑除恶,继续以高压态势,不眨眼、不歇劲,继续向纵深拓展,取得了新的战果。更值得注意的是,青岛市的上下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边是访民喊冤不断,一边是鼓吹扫黑业绩、口号震天响。而且,省政法委主要领导还兴高采烈地带队“下”到该市,逐级“准备”安排听汇报、访平民,拍红了巴掌、说累了嘴巴。

但很遗憾,领导们走后不久,这个“红里透黑”的恶霸村官仇兆兵又被满腔愤怒的受害群众给实名揭发举报了,从而在国内多家媒体曝光揭露后,引发了全国上下高度关注。

就在编辑部发稿一个小时前,从山东青岛传来消息说;近日,该市两级“扫黑办”主要领导胆大妄为,竟然编造理由继续欺骗和愚弄上级、将恶霸村官仇兆兵“象征作秀”地“留置调查”数日后“保释回家”了。

有人透露,这一次,仇兆兵已经做好将自己“亏本挥泪大抛卖”了。甚至有某领导放话,阻止干扰依法查办该涉黑大案,要求“挺过风头”、以各种理由和手段反击“闹事的人”、“揭露真相的人”。

那么,到底是哪位领导帮助仇兆兵取保?谁又是仇兆兵黑恶势力团伙背后保护伞?此事件,在当地干部群众中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广大受害群众呼吁“省外和驻京新闻媒体”高度关注、并追踪报道事件的依法查处进展近况,揪出大案幕后操控者、负隅顽抗者,依法追责。(作者:刘来迎发自北京)

来源:http://www.sxecon.cn/html/61-13/13739.htm

来源:http://www.middlechina.net/news.asp?id=129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