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市天府生命科技园里的一幢不起眼的研发楼里,放着曾经价格贵过黄金的“极草”。

那是青海春天董事长张雪峰的“极草实验室”,身为大健康领域的“极客”,他一直有执念。

但对他打造的产品,人们似乎总带有极端的感情色彩。

image.png

张雪峰带领记者参观冬虫夏草的演化过程

极草经过央视等平台传播,一度身价倍增。“极草”虫草粉片自面世、热销到叫停,争议从未停止。

凉露也是,《舌尖上的中国3》揭开面纱,“吃辣喝的酒”迎来高光时刻,但后来价格腰斩,市场上也鲜有其影。

一时间,“砸钱等于赚钱”的评价甚嚣尘上,张雪峰也被贴上“营销大师”的标签。

image.png

image.png

张雪峰的回答是,极草不是营销,实际上是产品对于需求创造的成功;而凉露等到疫情结束,也会重新择机上市。

从百亿价值的极草,暂停上市的凉露,再到即将面世的白酒产品听花,“产品经理”不断推陈出新,张雪峰的步伐看起来很快。

放眼行业,业外资本入局者众,酒界也不乏频繁涌现的“新物种”,人们常抱有警惕。

image.png

image.png

他们能否成功,很难在短期内给出定论。究竟是“匆匆过客”还是刺激行业向前发展的“新变量”,时间会给出答案。

但往往,他们能为这个古老的行当,带来新鲜思考和更多可能。

质疑声或许不会停歇。但张雪峰笃定,这个行业没有“迟到者”,“你的夕阳也可能是我的朝阳”。

《老秦会客厅》第五季重点关注酒业新物种,首期对话张雪峰,解密酒业“闯入者”的商业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