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份,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公安局成功打掉汾阳市以郭鹏飞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消息传出,立刻成为街头巷尾的热议话题,老百姓拍手称快。记者在为受欺压多年的群众高兴之余,反思一个问题:如此劣迹斑斑的一个泼皮无赖是如何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而且是汾阳市五个大村之一阳城乡田屯村的带头人。这种现象不是个例,阳城乡东阳城村原支部书记在监外执行期间,也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谁该为这样的政治生态负责?

公安机关相继抓获郭鹏飞(郭赖生)、田艳琴(田三货之女)、韩有保(韩四)、李青雷(李二周)、成庆安(二宝宝)、张荣涛(小元)、任万财(二元)、侯新宇(元元)、贺松材、路厚或(又名路厚彧)、赵凯亮(亮生)、李雪峰(二松) 、韩永林 (三宝)等13名重要犯罪嫌疑人,并经检察机关批准依法执行逮捕。

首犯郭鹏飞曾任阳城乡田屯村总支书记,他从小顽劣成性,不学无术,是社会上出了名的泼皮无赖,他靠开“黑煤矿”起家,纠结一些劳教、劳改人员贩卖毒品、私自开矿、强买强卖,横行乡里。国家扫黑除恶力度不断加大,在高压态势下,他竟然想混进党内寻求庇护,他贿赂乡党委官员,成功地混进党内,并高价收买党票,在2008年当选村支部书记。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于2009年成为阳城乡党委委员,成为一级党组织的领导干部。有了“政治身份”后,郭书记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真是到了无恶不作的地步,最终于2020年被批捕,法院判决认定他犯有故意伤害罪、非法采矿罪、非法拘禁罪、强迫交易罪,贩卖毒品罪,性质十分恶劣。

姚兆环,曾任阳城乡东阳城村支部书记,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能够在监外服刑期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还成功当选为该村的支部书记。据调查,当年阳城乡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两劳”人员有4人。

阳城乡原是汾阳市最稳定、最文明的乡镇之一,为何会发生“两劳”人员入党这样的情况?一个恶行不断的团伙,为什么为害一方、长期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是谁在培植黑恶势力?

据了解,2007年至2012年3月期间任职的阳城乡党委书记,主动与“社会能人”郭鹏飞取得联系,很快结成利益共同体。在得知郭鹏飞没有政治身份后,乡党委书记利用职务之便,安排郭鹏飞入党,并做了郭鹏飞的入党介绍人。选举时,一张党票炒作高达20万元,郭鹏飞还是顺利地当选了。那么,他们入党后,究竟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人民币服务?

在2007年村委换届前,阳城乡党委书记明知党章有这样的规定,服刑人员不在党培养的入党积极分子范围之内,也没有资格入党,依然安排监外服刑人员姚兆环与4名“两劳”人员入了党。正是这位党委书记无视组织纪律、目无法纪的行为,一步步助长了郭鹏飞等人的黑恶势力,使其无法无天,祸国殃民。

现如今,郭鹏飞的黑恶势力已经被铲除,而培育黑恶势力的党委书记不但逍遥法外,还被调到市里工作了。曾经风清气正的卫体局变成了乌烟瘴气、人人自危的大染缸。一个对党不忠诚,对人民不负责的人,为什么还能够一直身居高位?

郭鹏飞从一个泼皮无赖到村支部书记,最终沦为阶下囚,这一切的发生与时任党委书记密不可分。作为一级党委的主要负责人,本应以纯洁党的队伍为己任,为人民群众除暴安良、维护正义,而这位书记却目无法纪、党性原则丧失,纵容、培植恶势力滋长,破坏了阳城乡的政治生态环境,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说到底,就是利益的媾和,败坏了政治规矩,破坏了党的领导干部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说其是寄生在党肌体上的一颗毒瘤,一点也不为过。

只有铲除这颗毒瘤,才不会产生新的病灶,才能使党风清朗、正气昌盛,不会再使其贻害一方。(评论员 钟轩)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