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赵仁伟,32岁,曾经和你我一样青春阳光。 21岁那年,帮家里干活,意外从房顶坠落,颈椎受伤。从此,他的人生静止下来。昏迷了九天九夜,醒来就瘫痪了。后来的生活就是与世隔绝,白天看屋顶,晚上看月亮,边看边哭,手不能动,擦擦眼泪都是奢望。 他活着,可是他的梦想死了。他变得暴躁孤僻,爱发脾气。他不知道这样活着的意义。而年迈的父母,不得不一边干农活,一边像他刚出生时那样悉心照顾。他觉得自己是家人的负担,他想自杀。可是手不能动,想自杀都不可能。四年间,哭泣、愤怒、失眠、抑郁、恐惧、咆哮,不想见人,他的天空电闪雷鸣。

筷子是我的翅膀
21岁那年,帮家里干活,意外从房顶坠落,颈椎受伤。从此,他的人生静止下来……

本站记者: 换药时很难受吧?

筷子作家赵仁伟:当然。每次擦洗伤口,要把已经愈合粘连的肉慢慢推展开,那种疼痛,太剧烈了。有几次肺部感染了,当吸管插入气管,强烈的呕吐反应几乎让我窒息。还有,做手术时需要破开颈椎椎管,用金属器械打击,像拿凿子往脑袋里凿,痛彻骨髓。每打一次,我都会短暂昏迷,醒过来就害怕下一次的打击。真是梦魇般的日子,好在挺过去了。我现在常常告诉自己,你虽然不知道未来的痛苦有多痛,但你一定要给自己打气,怎样的痛苦都是可以承受的。 ……雨过天晴的日子终于来了,他想通了,既然他还幸运地活着,为什么不好好活着呢!他答应妈妈带他出门晒晒太阳,那刺眼的阳光,那陌生的田园和人群,生活,让我重新开始,好么!25岁,对他来说,世界缩小成了一台电脑,随之而来的是打字的难题。

本站记者: 那是怎样的情形?

筷子作家赵仁伟:开始是把木棍绑在胳膊上点击键盘,但木棍固定不住。后来用下巴点键盘,还行,但脖子能够到的地方有限,而且我颈椎骨折,这样太危险。后来,我让父亲把键盘固定到木板上,我用嘴咬住筷子点键盘。一开始,筷子老掉,父母一次次捡起来,掉了,捡,再掉,再捡。用筷子打字多了,嘴皮常常磨破。只好停几天,伤口好了再继续。这边牙痛,换另一边牙。半个月后,一分钟竟也能打几个字了。我每天坚持十小时写作,只是筷子受不了,一周就变成薄的,再一周就会被我咬断。母亲每次进城,肯定会带回来一包筷子。筷子是我飞翔的翅膀。
本站记者: 出事后家里什么情况?

筷子作家赵仁伟:经济很困难,父母都是农民,爹身体有病,不能干重活。哥哥挖煤,很苦。家里借钱给我看病,短短半年,爹就老了几十岁,整日咳嗽,起早贪黑下地干活,还得抽空照顾我。后来,爹走了,走的时候一直哭,说他不能死,他死了,可怜的娃儿怎么办!他走了,我一下就长大了。我对不起他,爹是因为照顾我而劳累病重的,我活得不好,怎么对得起爹。我忽然懂了我要坚强,不能再继续自暴自弃!
本站记者: 是的,想通了,前方就一定有路。

筷子作家赵仁伟-焦点中国网

筷子作家赵仁伟:

苦难是某种幸福的催化剂
为了谋生,我希望我的文字是有价值的,我想用稿费帮助家里,减轻一点母亲的负担。

本站记者: 我不知道如何帮你,送你一句格言吧。在死亡来临之前,命运里只有岔路口,没有死胡同。上帝会给每个人一个跷跷板,这边是痛苦,那边一定是快乐。我们说点快乐的,好么?
筷子作家赵仁伟:好,给你讲个半笑话。我写过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文中提到母亲怕我在屋里胡思乱想闷出病来,建议我出去晒太阳。史铁生《秋天的思念》一文里也有这个细节。于是,我投稿后,编辑打电话,问我这个情节是不是抄袭史老师的。还有读者实名举报我剽窃,说天下哪有如此巧合之事。我无奈的苦笑,一样都是截瘫出行不便的处境,一样是人间最无私的母爱,都是对母亲心怀感恩的表达,我怎么就有爱(母爱)不能说了呢!

本站记者: 呵呵,你现在开朗了,这是对的方向,心态好,各种资源会慢慢发现你。你看我们五星文学网不就是因为你的文章发现你的么!
筷子作家赵仁伟:是的。生病以后,我懂得了爱惜自己的必要,体会了被关爱的感动,我开始对幸福有新的理解,以及对人生追求的重新定位。这些都是苦难的恩赐,我会继续写下去。

本站记者: 你最初写作是为了?

筷子作家赵仁伟:为了谋生,我希望我的文字是有价值的,我想用稿费帮助家里,减轻一点母亲的负担。

本站记者: 听说你发表颇丰,讲讲发表情况。

筷子作家赵仁伟:七年来,我在《知音》、《喜剧世界》、《山东青年》、《百姓生活》、《中国电视报》、《北京晚报》、《广州日报》、《武汉晚报》、《郑州晚报》、《大河报》、《西部晨风》等上百家报刊杂志,发表纪实、散文随笔、时评、小说400多篇,200余万字。在中国散文学会,中央文明办等组织的征文比赛中获奖十余次。

本站记者: 你喜欢哪类写作,喜欢写实的还是虚构的,近期在写什么?

筷子作家赵仁伟:喜欢新闻和纪实类的,偶尔也涉及小说,近期在写一个廉政剧本,挺长。

本站记者: 我专门去看了你的每篇博文,看了十几篇,言之有物,思路清晰,语言实在,没有病句,只看到一个错字。太佩服你了,在这样的条件下,写文如此认真,引用一句话,从这里能看出你做人的质地。

筷子作家赵仁伟:你过奖了,谢谢。

本站记者: 第一次拿到稿费,想了些什么?

筷子作家赵仁伟:当我用牙咬着筷子去敲击键盘并挣到第一笔稿费时,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思想不松懈,方法总比困难多。我更加相信自己,我要继续走下去。

本站记者: 有时我真的觉得苦难是某种幸福的催化剂。

筷子作家赵仁伟-焦点中国网

筷子作家赵仁伟:是的。不抵抗,就能盛放

我们是软弱无力的,在喧嚣尘世里,我们是微不足道的。在改变不了的环境面前,我们要改变自己。

本站记者: 刚才我们谈了现实的物质层面,现在我们谈谈精神,持久写作对你的人生观有什么帮助?

筷子作家赵仁伟:我越写心越宽,越写越快乐了,心里的垃圾比以前少了,看到的都是光明的东西。
本站记者: 是的,其实我也曾经有过近十年的痛苦,我曾经一度不笑,心里有个大石头,跟周幽王的妃子褒姒似的,笑不出来。后来也开始写作,越写心越打开,心打开了,外界的好东西就涌进来,人慢慢才开朗起来,还喜欢调侃了。我想人心打开了就和一朵花盛开了一样美丽。你说呢?

筷子作家赵仁伟:是的,你说的太精彩了。很高兴认识你这样正能量的朋友。

本站记者: 谢谢,说说你现在的人生哲学?

筷子作家赵仁伟: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面对大自然,我们是软弱无力的,在喧嚣尘世里,我们是微不足道的。在改变不了的环境面前,我们要改变自己。在改变不了的事实面前,我们可以改变态度;在改变不了的过去面前,我们可以努力于现在。生活是一面镜子,你露出一个笑脸,它回报你一份灿烂;你愁眉苦脸,它让你雪上加霜。

本站记者: 说得对,我们要调整自己,让自己成为适者生存里的适者。知道廖智么,汶川地震失去双腿和女儿,之后又被丈夫抛弃。廖智说:不抵抗,就能盛放。

筷子作家赵仁伟:是的,没错,说得好。我今天的盛放都是我的母亲,我的亲人的功劳,她们给我的爱让我心里暖暖的,她们给我的爱是无价之宝,我更应该珍惜今天的自己。

本站记者: 你的亲人朋友都是你命中的贵人。谁的人生都是块海绵,而痛苦是水。海绵肯定会吸水,我们能做的是想法把水挤出去一些。而且,你的海绵里水少了,你母亲海绵里的水也少了,这也是你报答她的一种方式。

筷子作家赵仁伟:是的,你很哲理。我的海绵里已经没有多少水了,我现在乐于写作,根本顾不上把水从海绵里挤出来,呵呵。而且,只要我笑,我娘就也跟着笑,看到她笑,我很高兴。

本站记者: 是的,祝你和你母亲一样的好人一生平安。谈了这么久,你一定很累了,我必须结束了。主编让我问你,需要五星文学网给你提供什么帮助么?

筷子作家赵仁伟:暂时没有,等我的廉政剧本写完了,可能会发到五星文学网,到时请多支持。

本站记者: 这个不难,只要你写的好,我们可以给你做最好的配图,放头条都没问题。

筷子作家赵仁伟-焦点中国网

笔者手记: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听说要采访,他很配合,可是我还是战战兢兢的,一来他打字慢,提供的有效信息不多,好在他语音,这个困难克服了。二来是我不敢问,害怕自己哪句话问了什么引起他伤心,更怕自己的结论会带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冷酷。好在终于完成任务了,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关汉卿那句名言——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我也补充一句,就算命运待你如继母,你待命运也应该如生母。毕竟,你的人生只有一次,好好过,让花开,不虚此生。按他的意愿,大标题是他自己取的。祝愿赵仁伟有更多的佳作。用汪峰的歌词结尾吧,我想要怒放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