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朱粉兰(事件主人公张守廷之妻),女,汉族,1970年4月12日出生,家住安徽省涡阳县城东经济开发区。身份证号:342124197004120527.

诉讼请求:

我对县公安局、检察院认定我丈夫张守廷涉嫌故意伤害罪,并一直关押不解也不服,要求依法对我丈夫无罪释放。

  图为张守廷身份证

我丈夫和所谓的“被害人”顾洪月是同村村民,之前我丈夫和顾洪月并没有什么矛盾,只是我弟弟张守银因土地使用权与顾洪月发生纠纷。为此事我丈夫和本村村民参与了调节,而且已经达成了和解协议。

本次案发当天是早上5:00左右,因我父亲身体不好,我丈夫到我父亲家看望他路过顾洪月家门口时,看到顾洪月两口子都在家,我丈夫就想顺便跟他说一下关于承包土地的事,由于意见不统一发生争吵,后来顾洪月自残诬告我丈夫伤害了他,其实我丈夫只身一人赤手空拳,而且顾洪月身强力壮,我丈夫也没有能力伤害到顾洪月,但是由于顾洪月花钱买通了办案人员,因此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认定我丈夫涉嫌故意伤害罪,而且一直关押我丈夫十个月之久不放。我丈夫实在冤枉,我对县公安局、检察院认定我丈夫故意伤害罪不服!

  图为顾洪月和张守廷发生纠纷地

理由如下:

一、顾洪月的伤完全是他本人自残所致,当时顾洪月是低着头两手抱着砖头自己向他头上砸的,这是顾洪月的一贯手法和伎俩,在我丈夫之前顾洪月曾有过多次自残经历,其中一次因镇政府部门和城建部门强行拆除他自建的违章建筑与顾洪月发生纠纷,冲突中顾洪月用头撞墙自残并以此成功对抗了执法部门,另一次因其胞弟遗产纠纷,顾洪月用刀捅刺自己自行自残,至今身上还留有伤疤。所以这次和我丈夫发生纠纷也是自残行为。

二、顾洪月不惜重金买通了办案人员,顾洪月在案发后,他与网友聊天过程中多次明确说过他的头部伤是自残的,而且为了达到能够追究我丈夫刑事责任的目的,顾洪月已经投入二十万左右,疏通和买通各种关系,顾洪月与网友的聊天记录在手机微信上都有截图,为此可以充分证明这一实事。由于顾洪月花钱致使县公安局办了假案,检察院认为材料有问题退查,法院也认为材料有问题又退查,但均未补充到任何证据,至今依然羁押不予放人。

三、公安局、检察院指控我丈夫涉嫌故意伤害顾洪月一案,缺乏事实根据,除了顾洪月妻子的证言外,其他没有任何人作证,也没有证据表明顾洪月的伤是我丈夫所为。县公安局、检察院指控我丈夫对顾洪月实施伤害的唯一依据就是安徽省‘皖医’【2015】临签字第683号法医鉴定和涡阳县公安局涡公刑鉴(法)字【2015】390号法医学鉴定报告,但这两个鉴定均不具有合法性、科学性,我对该鉴定不服,曾强烈要求重新鉴定而办案人员仅以顾洪月不配合为由拒绝进行重新鉴定。由于该鉴定报告不能排除鉴定过程中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这样的鉴定能作为刑事案件的鉴定依据吗?这是顾洪月不配合还是办案人员收受贿赂不给办理?还是执法部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所致?

以上事实我多次向上级领导及相关部门反映过,但他们都是推脱,找各种理由拒绝,不予办理和调查。他们官官相顾,明知错案假案冤案还不予纠正和办理,现在我们要求做鉴定也不给做 鉴定,保释也不给保。可怜我丈夫在看守所羁押十月之久,我相信中国的法制,也感知共产党的英明,更期待中国的司法体制有更多的能体恤民情、依法执法的好法官,好警官,请求领导给我丈夫一个公正吧!

申诉人:朱粉兰

文章来源于:http://www.hncdcun.cn/article/show.asp?id=11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