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与联发科合作真相是什么?-焦点中国网

处于风口浪尖的小米再次卷入舆论漩涡,继被中兴华为指责侵犯WCDMA专利之后,小米又被曝出与上游供应商联发科终止合作关系。

小米官方表示正联系联发科澄清二者合作关系,并以红米销量过千万和1S 599元热销力证双方合作的存在,“我们继续以开放的心态,与更多优秀的供应商合作,共同打造高性价比的互联网手机!”

与小米官方明确态度相比,另一当事方联发科的表态显得暧昧。消息曝出后,联发科高管仅表示,“不会针对个别客户的细部情况做出评论,未来我们仍会持续配合所有客户的产品规划以提供不同程度的芯片支持。”

小米回应传闻后不久,联发科紧接着通过官微发表声明,“联发科技长期以来与大陆的手机厂商都保有良好的互动关系,目前我们与小米公司的合作关系一切正常。”不过,对于未来双方是否展开新机型合作,联发科的声明中并未提及。

双方“默契”的回应仍不能打消外界疑虑。有业内人士爆料,“小米和联发科分道扬镳其实在松果之前已经是事实,新案子早已确定不会用联发科的了。”

在这场关乎后续合作的争议中,小米似乎很淡定,而外界的关注焦点集中在联发科的态度上。从不承认,到直接否认,再到不否认,联发科隐晦的表态不禁让人揣测双方合作的真实性。双方合作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小米与联发科“结怨”已久

众所周知,芯片相当于手机“大脑”,在所有元器件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直接决定手机性能,是衡量一款手机竞争力的重要因素。所以,芯片的选取是手机供应链管理的重要一环,手机厂商纷纷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进行芯片研发和适配。

关于芯片,手机厂商主要采取两种供应模式。一是以自给自足为主,合作为辅。手机厂商通过成立芯片公司或收购芯片厂商等方式,以获取芯片设计、研发和制造的能力,同时并不放弃与其他芯片厂商合作的可能,苹果、三星、华为都是走这种路线;二是完全与芯片厂商合作。大部分互联网手机都采取轻资产模式,专注做手机研发和ROM优化,供应链管理和代工等繁重工作交予第三方外包公司搭理,包括核心芯片的选择,这也是手机厂商主流的发展模式,小米正是这种模式的代表。

纵观手机市场,以小米、联想为代表的国产手机正在崛起,传统“中华酷联”不可小觑,苹果、三星仍有余威,关于两种模式的争论至今未有定论。我认为,处于成长期的手机厂商采用第二种模式的可能性很大,既有助于降低风险也有利于扩大规模,当发展到一定程度,基于芯片的重要性和稀缺性,第一种模式将成为手机厂商发展的趋势。核心芯片不受制于人,又不掐断芯片厂商穿叉其他产品线的可能。

回答小米与联发科的纠葛,不得不提去年7月发布的红米,作为小米进军千元机市场的首款产品,其对市场的破坏性和教育意义极其震撼,不仅把山寨机赶尽杀绝,山寨机要么倒闭要么被迫转型,而且创造了千万级销量,塑造了红米这一崭新品牌,也给投资人讲了个好故事。

不过,小米的狂欢掩盖不了联发科的悲伤,联发科的心情可以用“流着泪数钱”来形容。一方面,联发科一直想在中高端市场与高通一决高下,红米搭载的MT6589及后续的八核MT6592和MT 6752,承载了联发科冲击高通的重要布局,但红米、大神等手机厂商把芯片用于千元机市场,联发科荷包越来越鼓之余,却离进军中高端市场的梦想越来越远,而且被贴上了“山寨”“低端廉价”等标签。

另一方面,红米产品体验为联发科带来潜在风险。红米是一款典型的低端帐篷型产品,即红米整体硬件配置较主流产品产品落后一大截,真正靠MT6589支撑起手机性能。而芯片占手机成本不足20%,手机早已摆脱核战和主频之争,转向“拼U”时代,均衡的水桶型产品才能带来更好的体验。换句话说,手机既要保证芯片的竞争力,也要在屏幕、摄像头、电池、内存等方面持续发力。MT6589显然不能保证红米核心竞争力,为双方合作埋下隐忧。

红米大获成功后,小米与联发科相继合作红米1S和红米Note两款4G产品,进一步稳固小米在千元机市场的领先地位。联发科一款又一款芯片被小米及其他厂商玩坏,别说进军中高端市场,就连稳守中高端的策略都被打乱。迫不得已,联发科与魅族、TCL等手机厂商的合作重点放在中高端机型,以低成本换取出货量带来的市场影响,尽管厂商背书效果不明显,但对联发科而言是必经之路。

小米“开启”去联发科之路

翻开小米上半年业绩,小米3售出1050万台,红米售出1800万台,后者尚未包括红米Note的356万。这里蕴含两大信息:

一是经过4年发展,用户对小米新品的期待正在降低。事实上,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由增量时代转向存量替换时代。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减少,未来几年手机市场将面临洗牌,只有少数幸运厂商存活。除联想之外,“中华酷联”纷纷效仿小米模式,相继推出电商子品牌,试图以性价比策略冲击小米,使原本竞争激烈的中端市场变得更加白热化。小米硬件配置与其他厂商的差异越来越低,同时MIUI尚不足以成为其核心卖点,如何吸引用户注意力,成为小米当前最大的压力。

二是红米正成为小米开疆辟土的奇兵。随着今年产能的全面铺开,红米势能正逐渐显现,尤其是对千元机市场的颠覆。颠覆归颠覆,小米不断扩大联发科芯片出货总量占比是不争的事实,或许是联发科终于舍得放弃短期利润,谋求布局中高端市场;又或许是小米出于整体战略考虑,将自主研发芯片提上议事日程。随着小米与联发科渐生嫌隙,二者可能面临分手危机。

在我看来,我认为第二种可能性较大。千元机市场是个巨大的市场,尽管红米力压大神F1、荣耀3C获得销量冠军,但后者实力不可小觑,而且推出多款产品发力千元机市场,红米仍有不小的上升空间。同时,以“价格屠夫”著称的小米还把目光瞄向500元以下市场,如果市场打开将不亚于再造一个红米,如何深挖这一市场的潜力成为雷军的下一个目标。

另外,红米系列将成为小米征战国际市场的重要力量。年初小米制订了进军印尼、巴西等10个国家的计划,临近年底只拓展了印度、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五个国家,小米为进一步扩大规模而放缓进军其他国家。

与中国市场相似,东南亚用户对低价产品保持很高热情。据IDC预计,印度智能手机市场明年将增长38%,未来增速在10%以上,其中最主要的市场推动力为售价低于200美元的低价产品。前期小米在印度主要销售米3,对于图谋2年内称霸印度市场的小米而言,更具性价比优势的红米系列无疑将掀起抢购热潮,而事实上小米正与富士康商讨增加红米产能的可能性,红米助小米笑傲东南亚市场指日可待。

小米强势拓展国内和国际市场之际,红米已被提升到战略高度,小米势必加强对手机供应链的整体控制,包括最重要的芯片供应,走上自研之路并不意外。我认为,小米与联发科的合作关系本就不牢靠,双方合作一直停留在业务层面,并未涉及资本层面的深度合作(参考大Q手机),小米充其量是联发科的大客户,而如今联发科“出逃”更加深了小米的顾虑。同时,尽管自研之路辛苦且短期内不能见效,但对于急于掌握核心专利技术和压缩成本的小米而言,是绝佳的选择。

基于红米芯片的重要性,小米“开启”去联发科之路,大唐成为小米的另一选择。本月初,大唐电信对外发布公告,称旗下子公司联芯科技SDR1860平台技术以1.03亿元价格授权给松果电子,而松果电子是由小米与联芯共同投资成立,小米持股51%,联芯持股49%。

大唐作为TDSCDMA技术的主要拥有者,双方合作的直接效应是小米获得一大批通信专利,对小米进军国际市场起到防御作用。除了资本层面的合作,双方也将涉足具体业务,有人猜测年底前发布基于联芯LC1860方案的499元甚至399元红米手机抢占低端市场份额。尤其是明年小米将冲击1亿销量,与更多上游芯片厂商合作将有助于缓解供应压力。

观察:双方暂不会撕破脸

小米与联发科合作之所以掀起轩然大波,我认为与媒体大肆报道和过度解读有关。对于小米与联发科是否暂停合作,业内人士意见也不统一,有人认为是双方合同到期,也有人说小米与联发科早已分道扬镳。再加上媒体对当事方声明的质疑,使原本明朗的真相变得云里雾里,难以分辨真假。

最新消息是,小米与联发科并未撕破脸,小米反而向联发科追加了订单,11月和12月的4G芯片供货总数超过400万。尽管小米毫不掩饰自研芯片的野心和与联芯合作,但我认为联芯只是小米的战略备份,目前小米仍采取与包括联发科在内的主流芯片厂商合作的模式。

至于小米与联芯将推出哪些低价产品冲击千元机市场,对小米拓展国际市场保护作用如何,还有待进一步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