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Bianews报道(文/谢康玉) 又是90后,又是年轻人。

11月30日四川沪州19岁少年微博直播自杀,最后抢救无效身亡。

昨晚,也就是12月1日晚,又有三个网友先后直播自杀。众网友彻夜守护,劝解、开导,也惊动了崔永元、不加V等大V们。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相在判定之前,一个同情、一个评论,甚至一个关注都可以将后果推进两个极端。

“汕头男子QQ空间虐童照”犹在耳目。

三个直播自杀的年轻人:

1、梦魂游飘 自杀方式:安眠药

经过:梦魂游飘昨日在其微博上称“先喝醉再吃安眠药”、“不用报警,我想安静的离去”,并发布了几段视频直播自杀过程(首创),获得迅速上升的关注度。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在微博被删除后,又用“c丶柳楚狮”的账号进行更新。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结果:目前被福州警方带走进行安抚。

剧情翻转:打过老人、上过吊

网友“宋丹丹Sunflower”扒出,“梦魂游飘”就是前段时间在福州殴打乞讨老人的男子,还炒作过上吊。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2、张楚岚字千泷创一 自杀方式:割腕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经过:“张楚岚字千泷创一”在其个人微博上称要割腕自杀,网友诗人沙光看到其微博后,从昨晚20:59与张楚岚字千泷创一保持手机短信联系,对其进行积极劝导。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结果:今天凌晨大同警方成功将其解救。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警方称,该网友姓张,因与其父亲发生矛盾产生厌世情绪。

3、堇缠 自杀方式:跳楼

经过:堇缠曾发微博称自己前任有了新欢,表示自己很难过。昨日这种消极情绪终于爆发,其在微博称要跳楼自杀。

结果:一位声称是其朋友的网友发微博称堇缠微博被新浪删除无法回应,表示堇缠现在没事了。

三个微博直播自杀的年轻人-焦点中国网

不管是炒作,还是真有意自杀,三人都没成功。为何年轻人热衷直播自杀?微博面对自杀直播应该有什么样的处理机制?

群体情绪的相互传染

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群体心理学创始人古斯塔夫·勒旁在《乌合之众》中探讨过群体情绪的相互传染性。他指出感性的、本能的情绪特别容易传染,而理智的、冷静的情绪在群体中丝毫不起作用。他将这种传染视为一种催眠的力量——群体性催眠。这种催眠会摧毁一个人心理上的防御机制,让人的表现突破其人格上的界限。

在群体中,任何一种感情和行动,只要这种感情与行动不合常理,都会很容易的传染开来。被传染的人的心中会笼罩着一种悲怆的感情,这种感情会让他表现的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

直到他们在行动中的群体不断分化并消散,这种极端情绪才会消失。

因此,自杀的这种负面情绪极易在群体中扩散,要尽可能从源头予以阻绝,避免造成失控的局面。

自杀是一种心理传染病

美国“自杀学之父”埃德温史纳曾估计,每一人自杀死亡,至少会影响6个自杀者的亲友。自杀是会模仿的。

自杀作为一种极端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会给周围人强烈的心理暗示,在以后遇到类似问题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对自杀进行效仿,这就是自杀的一个特性:自杀行为的集聚性。有关专家在对自杀者进行的研究中发现,自杀行为会像传染病一样在亲友与周边地区之间传染。这种传染性会随着传播渠道的扩张而流传更广。

美国学者对1973年-1979年美国电视报道自杀事件的研究报告指出,电视报道自杀事件确能导致青少年自杀率上升,多媒体报道,内容越详尽,则引致自杀率上升幅度也越大。青少年女性自杀率上升约13%,男性上升5%。

媒体报道使社会上自杀或企图自杀者增加的事屡见不鲜,最为典型的是:1986年4月,日本女歌星冈田有希子跳楼自杀,媒体详细报道后,几个月中数十名青少年效仿而自杀身亡,其中女学生居多。因此任何时候都要警惕自杀的传染性与模仿危害。

虽然自杀的传染性或模仿性虽并未被严格证实,但为防范类似行为,少数国家(土耳其、挪威、巴西、中华民国)会对自杀新闻予以成文规范。

直播自杀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寻求帮助

通过微博直播自杀,这与一般的自杀现象是有所不同的。

青年学者石勇,就如此分析过直播自杀现象:一心求死的人,已经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既不希望有人看到,也不想看到别人了。所以,他如果“直播自杀”,说明他即使求死的程度很强烈,仍然想和这个世界打交道,也即仍有生的留恋。

心理咨询专家朱文波在分析沪州19岁少年直播自杀事件时说道:

从他直播自杀过程来看,并不是重度抑郁症病人那种处心积虑了无生趣的决死心态,他随时在跟网友互动,不是自我封闭式的决绝。那么这类“自杀”仪式化操纵化比较强,生活里经常有类似跳楼秀、或者计算好被搜救事件但服药的动作。所以这类自杀都并非想死的本意,但因个性本身,遇事以极端方式不计后果但求戏剧化效果,最后导致结果的失控。以自恋和表演性人格为主导。

防范直播自杀的解决之道

既然是求戏剧化的效果,以微博为例,每个参与评论和转发的网友都是编剧,时刻左右自杀主角的命运。微博这个平台充当制片人,有权改动剧本情节,决定导演和主要演员的人选等。

其实昨晚新浪微博就已插手,CEO王高飞发微博称“以后封号同时报警,是真的就救人,是假的就拘留。”微博对直播自杀的账号和微博进行了禁言和删除处理。

所以,在发生这种事件时,及时有效的劝导是能够尽可能防止悲剧发生的。在昨天一连串的微博直播自杀中,有很多网友试图安慰并报警。也有不少人揣测其为炒作的而挖苦讥讽。

不论他们是不是为了博关注的“放羊的小孩”,我们都应该防止发生“放羊的小孩”的悲剧。这种选择直播自杀的网友,其实是在向外界求救,下意识中还是在为自己谋求一个活下去的理由,这种时候外界的负面刺激就很容易造成失控的结果。每一个围观者其实都掌握着事件发展的方向,希望每一个围观的网友都能够选择劝导和报警,或者只是安静的围观。

媒体也不应该对此做过多的报道,一个是防止负面情绪的扩散,另一个是防止主观色彩下媒体审判的发生。在此次事件中,微博方面及时删除微博并报警,这样能够及时疏散围观人群,使其失去表演舞台,这种做法是值得推崇的。

不加V老师说:以后直播自杀的直接给封号了。他登录不上去,发不了微博,就放弃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