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给丁辰灵的回信:我的“酷”是这么玩的-焦点中国网

12月2日,丁辰灵通过焦点中国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写给正发愁的柳传志:您和杨元庆都不太酷》,这篇文章还入选上周好稿榜单好稿名单出炉!看看哪些文章获奖了" href="http://www.tmtpost.com/176351.html" target="_blank">《上周好稿名单出炉!看看哪些文章获奖了》)。今天,焦点中国将柳传志的回信分享给大家。

我初步得出的结论是,离龙卷风中心近的行业,企业家可以酷,要敢酷、要敢冒风险。离年轻人偏远的行业,又是重资产的规模性的行业,动辄几千人几万人上百亿的资产规模,“酷”以前还是想明白点儿,目标是什么、分几步走等。

丁辰灵先生:

谢谢你给我写的信。前不久我和互联网十位“大咖”开了座谈会,谢谢大家诚心待我,诚心指教,畅所欲言。

联想30年,活到今天不容易,曾经大风大浪,永远坎坎坷坷。所以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教训,但正是这些经验告诉我们一次一次的死里逃生只能说明能活到现在的不容易,绝不等于在新的巨浪面前如果墨守成规还能活命。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是滔天巨浪,早晚要对所有的行业汹涌冲击。对这点我和我的同事是明白了。至于其他的,我们一直在看一直在想。但实在说我还没有看清楚,也没想清楚。在这个时候,十位“大咖”愿意和我探讨,你和金错刀、马克、范锋等积极给我提出建议,是在真诚地帮我们,帮一个活到今天不容易的企业和老头儿去迎接新的生死挑战。联想有一种文化叫“有话直说,好好说”,“有话直说”避免了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办公室政治;“好好说”是让企业内部空气湿润,免得大家只顾自己个性张扬而不和谐。我就本着这种精神和你、和各位大咖、各位关心我们的朋友讨论。我一定不会不懂装懂,但也尽最大努力学习吸收新的思想,有表达不清的地方,咱们再讨论。

你的核心建议是“联想不够酷”,说明酷不是装出来的,是一种态度、一种文化、一种组织形式。我以前对“酷”没有明确的定义,只是知道这是褒义词,表扬用出格的方法、手段,取得格外的好效果就叫酷。记得我九十年代初时去美国,参观好莱坞,见一年轻女星穿着优雅,气质不凡,却剃了一个大光头,把我看得目瞪口呆,人家告诉我那叫Cool。

至于面对企业,你对“酷”的定义,我还要继续体会。我觉得办一个企业的根本目的,一是让“企业持续盈利增长”,二是让自己企业的员工能生活得好。前者是对股东和社会负责,后者是对员工负责。世界上的行业有几百个,分在几大领域之内,然后有成千上万个子行业孙行业。中国互联网的龙卷风的中心是媒体行业、电商行业、网上社区服务行业等等等等,在这些行业中,BAT是弄潮儿,他们在引领着潮流,而且让我眼睛一亮,原来活儿是这么干的!然后跟着圈儿就开始扩大,扩大到了很多很多行业,扩大到了衣食住行,玩法也越来越新鲜。我看到的是凡是和年轻人沾边的行业,即以年轻人为主要用户的行业,比如手机、游戏、网上购物等等,首先热闹起来,而对以年龄段偏大的人为主要客户的行业可能会稍迟一些,比如医院、老年健康机构等等。又比如轻资产的行业容易被颠覆,而资产较重的规模制造业,则受冲击会稍迟一些。在联想控股有三个投资基金,有一定的规模,掌管着五百多亿人民币。一个是做最早期天使投资的,一个是做风险投资的,一个是做较成熟企业投资的PE。现在做天使投资的,以及风险投资中做TMT的,他们的投资对象都是最年轻、最富有想象力的创业者,所以他们要符合被投者的特点和要求,制定打法,用我们以前提的“事为先、人为重”的原则去选择被投者则未必合适了。

这就是我说“造小船”,他们应该“酷” 起来。我初步得出的结论是,离龙卷风中心近的行业,企业家可以酷,要敢酷、要敢冒风险离年轻人偏远的行业,又是重资产的规模性的行业,动辄几千人几万人上百亿的资产规模,“酷”以前还是想明白点儿,目标是什么、分几步走等。比如市场营销、ERP管理可以先革新,有别人的平台可以借力而降低成本的,可以考虑先做起来等等。

听到你和大咖们表达的一层意思是企业学习互联网思维应是学习真谛而不是表面现象,我很同意。马云三年前到联想控股来介绍它的做法时,我觉得像听天书一样,今天天书里的武功到了纽交所,显了威风。所以我们确实不敢把自己没见过的、不懂的就拒之门外,但我也不敢没弄明白就从骨子里“酷”,那就是你说的装“酷”。一个70岁老者要愣上街跳街舞,耍酷,很容易把腰闪了。

总之,面对互联网大潮的到来,一不能做鸵鸟,躲是不行的,要努力学习,二要注意学习方法,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可能因性格年岁使然,最终也酷不起来,但我们一定会鼓励支持一批年青勇敢的酷小子到大潮中去当弄潮儿。这还要你和各位朋友多加帮助。

最后再次谢谢你的来信。

祝安好!

                                                                                                                                                                  柳传志
2014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