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翅"的迅雷还能飞多远?-焦点中国网

文/IT爆料汇

与一日三餐一样,广大网友在每天的互联网生活中有些事项是必做的,如阅读文章、观看视频、下载资料。提到下载,我们就不能不说已经为我们默默服务了十余载的迅雷。温家宝总理当年曾亲自视察过这家深圳公司,并寄语“迅雷不及掩耳”。

可他们后来的表现似乎辜负了总理的厚望。迅雷历时三年才终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随后又遭遇了数不清的各种麻烦,市值也一路缩水。雪上加霜的是,由于被举报涉及色情内容,迅雷的弹窗服务近日被有关部门关停,股价进一步滑向深渊。

流血上市再失血不止

关于上市,迅雷本可以将这一页故事书写得更美好,可惜他们错过了实际上最好的时机——在2011年,迅雷的估值曾高达15至20亿美元。一路蹉跎至2014年,城头已变换大王旗,可奈何此时的迅雷别无选择,只有宁肯“流血”也要奋勇上市的唯一选择。

相比三年前的初体验,迅雷今年的估值出现明显下降,6到7.5亿美元仅为当年的不足一半。虽然迅雷在IPO前引入“雷军系”的小米、金山等公司投资,但迅雷的资本故事并不太好讲。当时就有投资人表示,无论是迅雷的业绩还是团队,都看不到特别的亮点。此外,由于下载模式普遍不被看好,以及在移动端缺乏布局,迅雷前景被看淡。在并非最佳的时机以“流血”的形式上市,其实也是迅雷无奈之下的别无选择,不上市的结果可能就是慢慢地自我萎缩,而上市则必须要把命运交付到“别人手中”。

顶着各界的不看好,迅雷仍然顺利完成了IPO流程以12美元的发行价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首日以14.9美元报收,市值达到10.3亿美元。但与其他带领团队成功赴美上市的创业者不同,CEO邹胜龙在当天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喜悦。甚至在那些随同前往纽约的迅雷员工的身上,也没有出现上市带来的兴奋情绪。面对记者们关于迅雷未来的发展空间在哪里,如何保持业绩增长等一系列提问,邹胜龙仅以“移动互联网是方向、迅雷会用时间来证明”草草带过。彼时,迅雷上下对于前景的不甚明确甚至略微焦虑我们可见一斑。

市场原本对迅雷有幻想,但现实很快打破了外界这种期望。随着“净网行动”深入进行,迅雷也不得不加大“洗白”的力度,但带来的后果却是活跃用户数量下降及广告投放量的降低。迅雷业绩滑向不振,各种不利消息也纷纷传出,一度还遭遇到“CEO邹胜龙跑路”的谣言,股价也就更加萎靡了,最新的收盘价是7.55美元——如以股价峰值16.18美元计算,迅雷市值已缩水近6亿美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流血”上市的迅雷,不但未能补回元气,反而在股票市场不断失血。

自乱阵脚,双翅尽折

如今已归属“雷军系”阵营的迅雷,想当年也曾有过积极地自动开拓。比如说,光影魔术手就被迅雷收购,成为旗下一员。早在2004年”光影”就推出第一个版本被誉为是国产PS,在2007年它们被多家权威媒体及网站评为“最佳图像处理软件”。如今风生水起的美图秀秀,那时还不知身在何处。就是在美图秀秀成立的2008年,“光影”被迅雷公司收购,并从一款收费软件变成了免费软件。但从此以后,本该属于”光影”的荣耀全部被”美图”揽走——成为国民PS、推出美拍手机、美拍成为国民Snapchat。如今”美图”拥有近5亿用户,软硬结合的他们在朝着市值10亿进发,而”光影却早就半死不活,许久不曾更新,一张好牌彻底地烂在了迅雷的手中。

说到做手机,迅雷也曾携手100 (没错,就是那个声称iPhone6抄袭他家产品的逗B)在去年11月推出了搭载百度云ROM的“雷鸟”手机。“雷鸟”凭借会员定制的噱头、香槟金的配色、798的价格,一度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近些年来像奇虎360的360特供机、阿里巴巴的阿里云手机这样的跨界手机硬件产品非常多,但均未获得良好的市场表现。水很深的手机行业,纵使互联网巨头跨界也难成功,更何况是迅雷。关于“雷鸟”的销量,在淘宝上是惊人的单周78部,在迅雷官网上则早就号称“售罄下架”。不少买到的朋友也表示“被坑了”,其中一位倒霉的朋友手机到手半年内光返厂维修就做了3次!迅雷做手机可谓是吃力不讨好,没有取得预期的收益,还搞坏了自己的口碑。

除了不成功的手机试水,迅雷还顺应潮流推出了智能路由器并号称是“全球第一台会赚钱的路由器”。不含糊的配置,“赚钱”的噱头再加上迅雷在下载技术、云存储上的优势,似乎迅雷路由器凭借这么多卖点肯定会火。但是迅雷“公测”了6个月,路由器至今仍未上市,小内担心这孩子已经“保不住”了。在自身实力还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迅雷贸然地去跨界做硬件,无论是手机还是路由器均饱尝了惨淡的滋味。分心用于它处,这还影响到迅雷核心业务在政策背景变化情况下无法及时调整,于是他们只有被动去阉割内容,关掉狗狗搜索、严控离线资源。

为了整合资源,迅雷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曾经是迅雷快传竞争对手的金山快盘个人业务。在小内看来这属于“雷军系”内部资源的左手倒右手,是优质资源替代劣质资源的优化重组。由于版权和色情问题名声算不得太好的迅雷快传,如果能与名声不坏的金山快盘进行深度的业务整合,似乎可以成为迅雷避免成为“快播第二”的一剂良药。但这一切仅仅是看起来很美而已,到目前为止此举还未见成效,迅雷的不佳局面仍未能有好转。

无论是早期的自我扩展,还是跨界推出硬件产品,或者参与“雷军系”的内容整合,都没有为迅雷的良性成长起到什么促进作用,反倒是令他们自乱了阵脚。如果说“流血上市”已经让他们折去一翅,那么这些自乱阵脚的折腾可以算是迅雷折掉的另一翅。面对日渐收紧的政策管制,双翼已折的迅雷好似在刀尖上跳舞。

刀尖上跳舞

自从“净网行动”启动以来,无数家涉及版权、色情问题的站点均为严厉查封,甚至其中包括了快播这样具备一定规模和影响力的公司。随着快播的倒下,人们开始猜测谁是被“净网行动”干掉的下一家互联网公司,很多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迅雷。

与快播直接传播影音视频不同,迅雷的核心技术和产品是下载,相当于“搬运工”。迅雷凭借技术上的优势,下载软件一经推出在短时间内就迅速凝聚了一大批用户,并最终占据中国下载软件市场近80%的份额。P2P技术又让用户通过迅雷的下载软件分享多种文件的种子,这其中就包括许多多个中小电影站提供的盗版和色情电影,这就成为了迅雷根本藏不住的尾巴。迅雷除了上市前通过切掉狗狗搜索并加强下载资源、链接的管控以“洗白”内容,还试图转型视频网站——甚至连域名都换成kankan.com。但转型在线视频的步伐十分拖沓,前段时间看看明明也买下了热播剧《北京无战事》的版权,但多数追该剧的网友们根本毫不知情,播放数量完全没法跟借势大赚人气的搜狐视频、乐视、爱奇艺等相提并论。

迅雷这样一番苦心的“洗白”,却让广大用户们不乐意了。大家纷纷发现迅雷在上市之后“变脸”了,那些宝贵的“片子”如今一部也下不了,要知道有很多人当时就是为了能更快的下载这些资源才购买的VIP会员。离线资源被严控,普通下载还限速,愤愤不平付费用户们用吐槽霸占了迅雷论坛与百度迅雷贴吧的页面以发泄心中的不满。迫不得已,迅雷推出了“暂停会员”功能——如果某段时间不需要迅雷会员服务可以将其冻结,再次使用时只要重新激活就可以了。可随之而来的是活跃收费用户与新增用户数量的大规模下降,这带来的连锁反应是广告收入也降低了。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迅雷的净利润从上季的930万大幅缩水仅为30万美元。

除了“洗白”资源,迅雷还搞起了擦边球的秀场。他们跟秀场站点6间房合作,调用该秀场的视频画面放在自己的网站页面上。用户可以通过点击访问该站并注册,充值,送礼物,然后迅雷方面根据用户的充值与视频源站分享利润。此举同样导致了不少用户的抱怨,迅雷本以为可以借此创收,但没想到却失了不少民心,真是得不偿失。不仅如此,由于迅雷弹窗服务有部分敏感内容存在,有关部门根据举报予以了关停,当天迅雷的股价就以大幅下跌收盘。失去了弹窗的迅雷将彻底沦为“静默”的工具,广告投放量恐怕将进一步走低,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净网行动”政策不断收紧的情况下,迅雷至今为止都没在转型上做出太好的成绩:在视频方向的动作太慢而且与领先者的差距过于明显,前面提到的硬件跨界纯属瞎折腾,试水做秀场又纯属作死。迅雷曾经引以为傲的数亿活跃用户数量如今已经不断下降,这除了是迅雷一路发展中诸多问题导致的必然结果之外,其实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必然结果——只有2M网速时我们用迅雷可以有极高的体验,可如今动辄50M/100M的网速,我们什么工具也不用便可下载如飞。

迅雷的LOGO是一只鸟,一只没有脚的鸟。关于“无足小鸟”,小内记得《阿飞正传》里有这么一段话:从前,世上有一种没有脚的小鸟。它的一生都在飞行,即使累了困了,也只会睡在风中。它一生只有一次降落,那就死亡来临的时候。无足的迅雷鸟,如果飞不动了也会面临死亡吗?这个问题需要迅雷自己去回答,但眼下客观可见的是,留给他们的时间恐怕所剩无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