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阿宝 编辑/曹乐溪

这两天,《功守道》逆天的电影阵容在朋友圈飞速传播: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出演电影男一号,云集李连杰、甄子丹、吴京、邹市明等武打巨星,由袁和平、洪金宝、程小东担任武术指导,同时,李连杰还负责监制,文章任导演。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因为它的独特性,电影只发了张海报就在舆论圈炸开锅。马云,到底是被商业耽误的影帝,还是没做淘宝就能成太极大师的功夫奇才?只有20多分钟时长,通过优酷纯网播出,何必如此声势浩大?

说实话,小娱最初也想不明白马云做这件事的逻辑所在,既不为双11营销,也不为阿里影业助势。直到见了李连杰,一切才显山露水。

10月31日,上海中心大厦,李连杰出现在了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启动发布会上,带着电影《功守道》。李连杰告诉娱乐资本论,《功守道》只是一个序幕,不是为了电影而做电影,而是去推广中国武术文化,并将“功守道”打造为一项体育赛事IP,且带其进入奥运会。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除此之外,小娱还与李连杰聊了马云的演技、导演为什么是文章,以及如何做功守道的赛事等,你想知道的我们都代你问了。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12天X 12小时坚守片场

“他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

推广中国武术的想法,在李连杰心中深藏已久,但这事要能做成、做大,必须要找一个和他一样有梦的人。

早在2009年,马云就找到李连杰,想拍摄一部太极电影,来推广太极文化,但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不过,正如李连杰所说,在推广太极的努力中,马云是“推土机”,把这条路推出来,而自己则是“扫地僧”,清除道路上的障碍。“虽然我们都过了50岁,但心里都还保留着20多岁时(推广太极)的梦想”。

“我当年做公益慈善的时候,借用了另外的一个电影平台,就是张艺谋的《黄金甲》,把公益慈善的梦想推广到全社会。”这次能在双11晚会上拿到黄金时间档,也是李连杰争取来的机会。

连着两年看了天猫双11晚会,李连杰脑海里有了思路。他找到马云,问能否在这个舞台上传播中国文化。直至今年4月,李连杰忽然接到马云电话,“阿里董事局和天猫双11同意,给了咱们7-8分钟(宣传时间)”。

只有7-8分钟,怎么拍?武侠还是警匪,到底做什么题材?李连杰心里没底,但还是应和下来。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最初李连杰找来10个编剧,提供了10个备选故事,结果全被马云否定。“动作要非常真实,还要给观众意想不到感觉,”这是马云的要求。最后李连杰让文章写了一个没署名的具备,结果被马云一眼相中,且让文章做了导演。

不仅导演定得“任性”,连片名也起得“随性”。李连杰告诉小娱,原本是“攻守道”,用“一攻一守”对应太极中的“阴阳”。后来有一次笔误将“攻”写成了“功”,马云认为更符合农耕文明培育下中国人中庸、平衡的处世哲学,所以就有了最后正式的片名《功守道》。

从制作来看,虽然所有参演的明星都是零片酬,《功守道》参与团队有500多人,算得上是每分钟人力投入成本最高的短片。“我们有一个主控的动作小组,组长是30年合作下来的伙伴,分段袁和平负责一场,洪金宝大哥负责一场,为了这个戏,袁和平导演自己拍的戏停下来,一天损失70万,停两三天过来。洪金宝大哥自己还在手术期间也赶了过来,坐在轮椅上和我们一起工作了三天。”

而马云,在李连杰看来是非常敬业的演员,连续12天在拍摄现场工作12小时,中间只请了一次假。是因为墨西哥总统来阿里参观,马云向导演和监制申请了3个小时“假期”。“这样繁忙的人能够做到这样,非常难得,中国年轻演员应当学学这位年轻的、新入行的功夫明星,非常了不起。”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如何把1.5亿人在打的太极年轻化、IP化?

如果说马云一直有电影梦,那么在电影圈浸淫多年的李连杰算是半个“退休人士”,近年来一直投身公益,逐渐淡出了大银幕。

直到有一次和马云的促膝长谈,为李连杰打开了另一个广阔的世界。2009年时,马云就认为,“未来中国三大产业将会成为中国经济的新驱动力,一个是健康产业,一个是文化产业,一个是体育产业。”

全世界有大约1.5亿人从事过太极这项运动,但在中国却缺少将其变成有效的体育IP,并进行全球规范推广的战略布局。“因为大家概念中,太极像是老人家,或者40岁以上人的运动,怎么样年轻化,怎么样全球化是我们在想的。马云一直跟我说,不要只关注中国市场,而是要去想如何为全世界提供一个新的运动方式,功守道就是我们研究了这么多年形成的一个产品。”

为此,两人共同创办了太极禅,研究如何把太极产品化,并约法三章:第一、前三年不要想着赚钱;第二、前五年能活下来;第三、不要去搞地产。

“太极拳是一个人打的运动那叫1.0版本,如果把推手看作太极的2.0版本,功守道就是推手再创新和升级的3.0”,也就是说,功守道是以太极为基础衍生而出的一项全新运动项目。

但是中国武术博大精深,“我们把很多门类、形式的东西打包到一起叫武术,几百种拳法、几十种兵器,特别丰富,看起来挺好看,但练起来真难,因为你分不清到底多少类型,就像中国饮食,有满汉全席、八大菜系,但到西方国家他们对于中国菜的了解顶多也就那么十个,那这10个就是全世界最容易接受的,你怎样把你的文化变得接地气,找到清晰的产品定位,非常重要。”李连杰说。

最终,他们选择了通过用电影的方式来推动。“我做一次演讲,最多也就几万个观众,但一部电影,几亿人都能看得到。”尽管距离电影推出还有几天时间,但目前来看,《功守道》的推广无疑是成功的,无论是朋友圈,还是微博热搜,都被马爸爸出演电影这一消息占领。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据悉,在双11晚会上,将会播出一个7分钟左右的《功守道》精华版,20分钟的完整版本则是在双11结束之后在优酷推出。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电影之后,为申奥:

打造的是功守道体育赛事IP

《功守道》的电影短片只是开始,围绕攻守道,马云与李连杰在下一盘大棋。通过电影《功守道》将大幕拉开,登台亮相的是“功守道”这一体育赛事。

“未来我希望有大学生联赛、俱乐部联赛等,这样的一项赛事,其实全球的年轻人会更有兴趣,因为你搭建的是一个平台,呈现的是体育赛事。”李连杰告诉娱乐资本论。

一般情况下,练太极都是40岁以上的人做的事情,年轻人不练是怕被人嘲笑,“像个老头似的”,“如果做成一项赛事,很多孩子们通过比赛,变成区域冠军,学校冠军,这对年轻人是有榜样作用的。从商业化的角度来看,如果将来功守道一场比赛的奖金达到几万块钱甚至几十万,那样就会有很多人从事这个新的行业,最终带动整个产业发展起来。”

在谈论做功守道的过程中,李连杰还提及到马云对他说的一番话:“咱们现在做(向全世界推广太极、中国文化),成不成是第二件事,但是我们摔倒几次可以爬起来。我们今天做,后人会少走很多弯路,我们都不做,十年后中国人还会做,但是我们先做,可能五年后就很多人做,起码我们经得起摔,经得起失败,哪怕告诉后人说此路不通,也是我们做的意义。”

专访李连杰:马云是“推土机”,我是“扫地僧”-焦点中国网

既然把功守道打造成一项赛事IP,自然离不开打法与比赛规则。

目前功守道比赛组织了40多位专业运动员,以及四五十个裁判员在安徽一个集训基地接受培训,为第一场赛事做准备。据李连杰透露,他们花了六年考虑如何建立一个赛事规则,在这个赛事上,会有一个1.5米的擂台,一对一竞赛,谁把谁推下去就算赢。简单明了,可以通过短视频传播。

除了将功守道发展成一项体育赛事外,把其推入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更是李连杰的心愿,奥运会有日本的柔道、韩国的跆拳道,为什么没有中国的项目?“上一次奥运会评选新项目的时候,我们输给了滑旱冰和攀岩,旱冰和攀岩是一个多简单的,谁快谁赢,在功夫里面几乎是一个入门的东西。”

李连杰想,如果功守道能够推广到40个国家,这些国家都有相关组织、专业运动员,就能达到申请进入奥运会的门槛了。“我们按照这个去推广,奋斗到2028年,去尝试有没有机会进入到奥运会,如果没能成功,我们会继续努力推广,把功守道做成一个产业,一个品牌。”

接下来,功守道赛事将在11月15日正式亮相,马云和李连杰也都会参加。

“我们不是为了电影而做电影,而是希望有一个中国的体育产业,文化产业能够跟全世界分享。所以拍这个电影,再组织所有武术界兄弟们一起共同完成这个梦想,大家都义不容辞,都有这个梦想和情怀。”李连杰最感慨的还是与马云的合作,“这次比较幸运,找到了一个跟我一样疯狂,甚至比我还疯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