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没有焦虑,不要微信做个什么就说微信又焦虑了,所以,不必把自己的焦虑投射到微信这里”,已经被封神的微信创始人张小龙面对台下仰望的人群这样说。

不过,就在同一天,已经推出了子弹短信的搅局者放出消息,不久后会升级产品继续对标,而最微信忌惮的头条系也基本上确认发布“XX”。张小龙的不焦虑更像是一种隔空喊话。

四个多小时,还是在晚上,对于演讲者和听众都是很具有挑战性,不过,做过培训的人都知道,如果要是洗脑,必须是在晚上,而且要长时间不间断。

不可否认,微信是中国互联网最成功的产品之一,而张小龙也是产品经理中的佼佼者,但是,作为一个拥有10亿用户的超级APP,作为一个影响生态状态的顶级产品经理,如果到这个时候,还陶醉在产品经理的角色中,并不一定是好事。

微信没有焦虑?三个新社交与张小龙的四个小时-焦点中国网

在长时间的对外宣讲微信的理念中,张小龙都是在产品的框架中徘徊,成功的东西很值得讲,但也许对未来看,微信需要的更多,面对自然生命周期的不可逆转,面对新技术带来的挑战,微信可能比我们看到的还要脆弱。

在十年前,你敢于预测短信会倒下吗?那个时候,除了被成为傻子的人,大家都认为短信可以统治一切,这个东西这么简洁这么灵活这么快捷,用户使用量呈现暴风骤雨一样的增长,可是,当3G来了以后,短信以及改进版的彩信就如断崖版下降,今天,短信几乎只用在垃圾推销。

说实话,长时间的对白,本身就是焦虑的一种体现,不厌其烦的宣讲,呈现出来的只能是内心的一种焦虑。焦虑这个东西没有任何问题,任正非还说自己始终感觉就在悬崖边,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是任何企业家的必然状态。张小龙却说没有焦虑,有一点此地无银的感觉。

四小时的内容很丰富,比如,张小龙说,用户停留时长不应该作为App产品的价值目标

“互联网工具应该帮人们提高效率。如果用户在微信朋友圈里停留时间变长,说明ta社交效率变低了,我们还是倡导大家放下手机陪陪家人。”

如果说,腾讯、微信和张小龙不关注用户停留时长,那肯定是开玩笑,因为微信在很多场合都是用这个优势来介绍自己能力的,但是,张小龙又表示不看重,看似是背离,实际却是必然。

一方面,在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起来以后,微信的使用时间特别是朋友圈的使用,在很多人切身的体验来看是下降的,在各种第三方监测数据中也能看出来,以微信为代表的社交软件使用时长在下降,这不是微信愿意看到的,更是不愿意公开的数据。

任何产品都有生命周期,微信也不会例外。如今的中国互联网用户数增长已经很慢,天花板到来,很快就会进入到净减少阶段,作为人口红利最突出的微信显然是首当其中。对于使用的下降,微信现在最关注的不是总时间,而是用户使用中的相对时长,是份额。

还有一个原因让微信不愿意谈用户使用时长,因为使用太多意味着成瘾性太强,这显然不符合目前的社会氛围。

如今,很多手机都可以设置用户的使用时长上限。2018年6月,苹果就在ios12系统中推出了“数字健康”功能,向用户提供各个应用程序的使用时间和使用方式细分,用户还可以将自己的使用状况与iPhone用户的平均水平进行对比,设置单个应用程序的每日使用时长上限。随后,有媒体报道,nstagram在苹果“数字健康”功能的基础上,推出了用户使用时长监测功能。Instagram此举是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沉迷社区,以及社区内容越来越虚荣化的现状。

一口气说了四个小时,林林总总,情怀不断,干货不少,也确实值得大家学习,但这里面难道就没有一点无奈和吐槽?张小龙的微信初心应该很多,但现在这样大改大造,难道真的是张小龙的真心所在?微信如今承载着腾讯几乎一切的梦想,也就不得不承受更多的变现压力,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可以风轻云淡,无法再保持轻灵的应用克制,这也许正是几个小时说不出来的内心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