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十五年:梦碎“网络迪斯尼”-焦点中国网

多年之后,马化腾基本实现了陈天桥所有的设想,手机和盒子,由雷军来完成。

公元1999年,是共和国的第五十个年头,论天干地支为己卯年,属兔,是日本平成十一年,朝鲜主体八十八年。这一年,中国经济平稳增长,社会物价稳中有降,全年并无大事可叙。纵是国际上风波不断,但似乎也年年不可避免,只要不危及国民经济,也就无关宏旨。总之,在中国历史上,这实在是平平淡淡的一年。

在这平淡的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不起眼的事件。在中国南方的深圳,一家叫腾讯的公司刚刚开通了即时通讯服务;而在千里之外的杭州,一名叫马云的年轻人在自己的家中成立了阿里巴巴;极目之处的太平洋上,李彦宏乘着从硅谷回国的飞机,于一个月后在北京创立百度。

当时流行的互联网思维是:建立一家网站,然后争取投资。

盛大网络就在这样的思潮下在上海诞生,成为二十世纪末众多创业故事中的普通一个。

艰难的转型之路

盛大15年的历史上,一共有四次转型,第一次是由动漫社区向网络游戏转型,第二次以盒子战略为核心,向家庭娱乐帝国转型,第三次则在资本扩张的基础上,提出了“09架构”;最后在第四次的转型中,盛大成为了投资管理集团。

2001年,成立两年的盛大以30万美元的价格购下《传奇》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后者为盛大创造一系列奇迹,并垄断了中国的网游市场,使得“打怪升级”成了网络游戏的代名词。陈天桥也于2003年当选中国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成为名符其实的“红色资本家”。

2005年,在网游市场志得意满的盛大开始实践所谓的“网络迪斯尼”之梦,以盛大盒子“EZ Station”为核心,目标是把中国数亿家庭都变成盛大的用户。但在当时,大部分的中国家庭还没有接入宽带,互联网的内容也远不如今天这样丰富。政策也不允许某由企业来主导IP网络和电视网络的整合。随着2006年广电总局发布《广电总局关于叫停IPTV的通知》,盛大的盒子战略宣告失败。

盒子战略宣告失败后的盛大,加速了在资本市场的扩张,并于2009年成立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与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并称为中国互联网的四大巨头。志得意满的陈天桥再次启动了他的“娱乐帝国”战略,史称“09架构”,希望盛大从内容生产者转型为互联网平台。

但当时的现实是,尽管盛大拥有较多的产品线,却始终没有一个像腾讯QQ、亚马逊B2C之类的拳头产品,将各项业务串联起来。很多有所沉淀的产品板块,由于重叠度不高而难以互通汇集,无法成为用户和流量的自然入口。盛大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一度尝试SNS产品“糖果社区”,但这一产品仅仅运营了半年即遭放弃,而一直以来为平台化战略输血的盛大游戏,也因此受到拖累。

直到2013年《百万亚瑟王》推出,盛大依旧在努力实践着平台化的战略,即便需付出很高的成本。《百万亚瑟王》绕开手游联运渠道,以端游的方式推广,从盛大的逻辑来看,无非是希望用户可以借助游戏留在盛大,而不是仅仅是调用渠道的用户。

盛大对用户和平台孜孜不倦的追求,直到迄今为止的最后一次转型前,都在继续。

一个老大帝国的转身

许多年之后,面对盛大屡被收购的传闻,如今已成为行业中坚的游戏人们,或许会想起10年前逃课买《传奇》点卡的那个下午。

2014年2月,一则“阿里将以30亿美金收购盛大”消息引发了人们对盛大命运的猜想。两个月后,媒体又从“完美收购盛大1亿美元股权”的消息做出“以小吞大”的预测。8月底又传出腾讯将以43亿美金全盘收购盛大。最近,更有媒体说新闻大亨默多克密会陈天桥,出资额也跟着水涨船高,达到了100亿美金的数字。

舆论的焦点不仅集中于盛大被收购的传闻。据媒体报道,自2010年至2012年10月的34个月内,盛大共有22位高管离职。目前除盛大文学外,包括游戏、视频在内的业务已经退出一线主流阵营。游戏领域,盛大已经被腾讯、网易、畅游挤出了行业前三的位置,酷6网在收入上更是跌出视频网站前十名。

面对社会舆论,陈天桥解释道,盛大将要“做互联网文化领域全球领先的投资控股集团”。

盛大的内部邮件也透露,将谋求国内A股借壳上市,并转型做投资公司。转型后的盛大主要有四个业务布局模块:文化不动产、股权投资(PE)、风险投资(VC)和对冲基金。

某种程度上,盛大向投资公司的转型是一个“对”的选择。一位前盛大员工讲:“我丝毫不怀疑桥哥的融资和资本能力,在这个事情上的综合能力,国内比他强的人一个手数得出来”,“相对于一次次看准方向但执行不行,莫不如做点自己更擅长的。”

盛大的资本运作

盛大的投资历史开始于2002年,由盛大集团的投资部负责(即后来的盛大资本),截至2011年的10年间共投资了140多个项目。

盛大官网介绍,盛大资本所投资的项目覆盖游戏、文学、影视、音乐、棋牌、休闲社区、生活文化、移动互联网、O2O、大数据、云计算等丰富领域,投资阶段涵盖初创期、成长期和成熟期以及上市后企业。有6只主要基金,分别为硅谷基金、游嘉基金、黑奔马基金、Android基金、文化产业基金和有成基金。

游戏领域,盛大资本投资的游戏公司主要有10家,其中包括边锋游戏、美娱、极游网、龙魂、搜神记和中国玩家网等。其中,边锋游戏于2012年被浙报传媒以19倍的价格收购,创下盛大投资游戏公司最成功的记录。

据《投资界》报道,目前盛大旗下已设立了一个总计约30亿元的基金在运作VC投资。但最近有消息称,盛大已经开始着手设立一只可能是最大规模的私募股权基金。作为GP,盛大自己将拿出15亿美金,基金募集规模将高达80亿美金。如此规模,在全球PE排行中也位居前列。

除了盛大资本投资的项目,陈天桥本人也参与到了盛大的资本运作中。其中为人诟病的,是2013年,盛大游戏以8.115亿美元从母公司盛大手中收购两家附属公司盛展和盛景。当时的盛大已经私有化,而盛大游戏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现金就从盛大游戏的账到了母公司的账上。

相较于盛大一直以来的“网络迪斯尼”梦,资本运作显然更为盛大所擅长。盛大转型成为投资公司,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对”的选择,尽管许多老的盛大人并不认同。

人生就像八百罗汉

关于为何盛大帝国转型成为投资管理集团,业内一直有多种说法。

1、家族企业说

现在的盛大高层为:盛大网络董事长、CEO兼总裁陈天桥;陈天桥妻子、盛大网络非执行董事雒芊芊;陈天桥弟弟、盛大网络COO兼董事陈大年。作为陈氏家族的个人企业,盛大不可避免地烙上了陈天桥的个人印记。有离职员工在社交媒体上称,盛大的整体架构看上去非常像封建帝制,陈天桥为皇帝,其弟陈大年为“八千岁”,投资部像军部,总办(总裁办公室)像东厂,创新院如御林军。这种架构导致盛大常常因内耗而错过时机。

2、领导风格说

“严肃”、“自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相信别人的判断”——这是一些前盛大人给陈天桥贴上的标签。在现实中,一个上线半年的产品,会因为表现不及预期而被砍掉;一条不切合实际的策略,会因领导人的意见而被强行推动;跟随多年的核心员工,会因领导人的意志而轻易被开。不懂技术和产品,加上独裁式的领导风格,使公司高层的战略决策与现实层面的执行者容易产生较大的冲突。

“如果哪天桥哥能看到离职员工对盛大的吐槽,他一定会惊诧莫名,然后去指责公司的HR部门办事不力”,一位前盛大人说,“什么老大决定下面什么样的人”。

3、企业执行力说

盛大,更精确地说是陈天桥,对于市场趋势和方向一向抓得很准,从网络充值、盒子战略、投资新浪、收购浩方一直到对韩国网游的引进,每一个都抓到了几年后的市场爆发点。而且这种把握也一直与整合产业链、打造娱乐帝国的设想结合在一起。但遗憾的是,这其中大多数的选择,都没有抓住时机,或者守到了市场爆发那一刻。

看准了的东西,却没法强力的执行贯彻。业内在反思盛大为何错过时机时,将这种现象归因于盛大的执行力出了问题。中央集权式的管理制度一度是强大执行力的象征,但在以开放著称的互联网企业,这种僵化的管理方式往往会产生反效果。

盛大十五年的历程是一段难以说尽、也难以说清的故事,背后映射了国家制度、企业家的思维和市场环境的演变,其中之复杂难以为外人道也。但盛大在中国网络游戏,甚至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中的角色却不应忽略。至于陈天桥,他自然是一位战略家,规划了很多远大而正确的设想。多年之后,马化腾基本实现了他所有的设想,手机和盒子的设想由雷军来完成。

盛大转型为投资管理集团,也许不是一种遗憾。毕竟人生就像八百罗汉,各有各的位置,不可能像对待尘土一样,轻易地就用抹布抹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