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撕逼大战到“丁磊困境”-焦点中国网

一个文化上还好的公司,怎么会爆出这样的狗血剧情?是网易的个案,还是背后隐藏着普遍性问题?

网易与陌陌之间,或者丁磊与唐岩之间,眼下已经是在互联网业内闹得沸沸扬扬。网易尽管是首先发难的“受害方”,但在舆论上却没有占得半分便宜,李勇、方三文等其他网易离职老员工纷纷站出来支持唐岩,而认为网易是家“奇葩”公司。而在朋友圈里,吐槽丁三石的段子也大批量流传。有恩怨分明的科技博客作者甚至直接要丁磊“去死吧”,认为他是看不得下属成功的loser。

众说纷纭之下,到底谁对谁错,对围观者来说,真有点看罗生门的样子,困惑了。

说实在的,在撕逼大战频发的互联网圈儿,我这样的观者已经失去了追寻到底谁对谁错的兴致。但此事中却有一点令我非常之好奇,丁磊和他的离职员工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这简直与外人一贯的印象大相径庭。

三大门户中,如果这种势不两立发生在新浪、或者搜狐,其实都比网易好理解。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在门户还算辉煌的时候,网易在三大里,给员工的条件算是比较优厚的,也更人性化。那时候经常会有想跳槽到互联网界的年轻媒体人向我咨询意见,我总是优先推荐网易,因为我的印象里就是网易给传统媒体人的环境最宽松,待遇更好,气氛也更契合。据说,他们的编辑常不打卡,早上还能在家更新,主编们则更宽松。

这应该不止是我个人的印象。因为三大门户中,确实网易的内容由传统媒体人掌舵的最彻底,先是李学凌、后是李勇、方三文,他们都曾经是优秀的记者,给网易带去了浓郁的媒体文化,在这些领头人之后,网易还吸纳了大批南方系的媒体人,他们在网易上激扬文字,阐发立场......网易在三大门户中更敢言,更有立场,更理想主义和更自由主义,至少在外界看来,网易有更宽松、开放和自由的公司文化,你很难说这些跟丁磊没有关系,就算他的放手不管其实也是一种以信任为基础的管理方式;也很难否认,丁磊与这些媒体人曾有过不短的蜜月时期,因为网易门户那从上到下很“特别”的文化,离了他们彼此信任的基础很难培养起来。

为什么网易出去的创业者成功率更高,恐怕与网易的文化吸引到更多更好的人才脱不开关系。

假想当年,网易新闻初创时,丁磊也一定与这些来自传统媒体的干将们有过相得益彰,把酒言欢的一幕。

但问题是,恰恰就是这样曾经有过更甜美蜜月的网易,爆发出更激烈的老板与前员工的冲突,以及更普遍的对立与不满,这是为什么呢?是丁磊个人性格的问题,还是他的管理和公司文化出了问题?其背后有没有中国互联网业或者中国企业普遍的问题?其实很值得研究。估计站在老板和站在员工角度,都会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丁磊为什么在最初网罗到这些优秀人才,并且也一度用好了这些人才,但最终却大面积的反目成仇?是因为丁磊的狭隘和小肚鸡肠?但若如此的话,就连蜜月的开始都不该有。更遑论网易新闻后来的成型。是这些优秀的前媒体人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但从当前舆论,以及他们的素养看,显然也并非如此。抑或一切都是像传说中的那样利益使然?

这真是企业管理上的一道高端难题,估计在中国互联网业中,也一定存在某种共性。 破解这些“网易之问”,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是把丁磊看做一个病态的SB和loser,所以他能做出一切离奇的决定,比如明朝末代皇帝崇祯那样。但用这种办法恐怕并不能找到真相,因为丁磊曾经是中国首富,以个人能力成功,并且至今为止网易还平稳运行,没有太大的混乱。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是一个丧失理智的人。

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如果抛开那些个人恩怨之类的八卦,网易前员工胡琛离开后所说的话可能更值得参考,他说,“网易更像一个图书馆,而不是指挥部。使他们有了飞翔的本事却无法自由飞翔。”

胡琛的话指出了两个问题,其一是网易更像一个“图书馆”,“使他们有了飞翔的本事”,这本身应该是对网易公司文化的一种褒奖,“图书馆”自由的氛围使网易的员工在为公司服务的同时也较能获得个人能力上更多的提升。

其二却是一种批评,他们有了飞翔的本事却无法自由飞翔。图书馆尽管有更自由的氛围,但却也有四壁和天花板,在特定的时刻,就限制了有能力员工的发展。而其背后的事实则是网易近年来发展的相对停滞--至少与BAT三巨头以及很多创新公司相比是如此。

所谓大发展没问题,小发展小问题,不发展大问题,这大概就是网易陌陌事件本质上的真相吧。在整个发展过程中,网易吸纳了那么多人才,这说明丁磊还是有识人之明的,但最终却没有驾驭和用好这些人才,使他们纷纷出走,这是值得反思的。

但话又说回来,没有一家企业能够万年长青,一直蓬勃发展的总是少数,大多数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即变得稳定、停滞,这是常态,也是宿命,三大门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成为所谓loser的不止是丁磊,如果把这作为对一个企业家的要求,那未免就有点过高了,会有一大批中国互联网企业家都被划进这个群体。

关键的是,这些“loser企业”该以何种态度对待那些从它肢体上分裂出去的新的挑战者?在互联网业,这或将是一个新的普遍问题。因为在传统领域,新旧之间的对立绝没有这么迅速和鲜明。联想的高管出去创业,想再造一个联想与旧主竞争,面临的门槛高不说,没有十年八年很难成功,但在互联网业,只要占准风口,多则一两年,少则五八月,原来的部下就能与前老板鼎足而立,甚至力压一头,如果双方存在竞争的话,这种形式,恐怕不止是丁磊,大多数老板都够喝一壶的。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心里吃味也好,市场受到威胁也好,前老板们该如何应对呢?是独自躲在书房里画小人进行诅咒,还是像丁磊一样发通告进行狙击,或者干脆从一开始就自己挖自己的阵脚,成为那些“背叛者”创业项目的投资人?

这可真是个难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