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目中,可以称得上是现象级的洗发水,除了宝洁军团之外,奥妮皂角是一个,霸王防脱显然也是其中一个。事实上,在中国洗发水发展的历史中,能突破宝洁海飞丝、飘柔、潘婷三巨头,以及沙宣、伊卡璐等卫星阵营的屈指可数,现在风头正劲的则是无硅油的滋源洗发水了。而近日,霸王创始人夫妇内斗,女方申请清盘控股公司,这个因为成龙duang一下火遍中国的洗发水品牌,可能就此走向末路。

想突破宝洁只能靠功能

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来,凡是有突破的洗发水,大都是功能性的,奥妮皂角的纯天然,霸王的防脱,以及滋源的无硅油。其实这里面大部分都是营销的结果,霸王的中药世家和一直存在争议,一开始这个称呼是自封的,后来则拿到一个官方的认证,发证单位叫广东省岭南中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领导小组,最后也算师出有名。至于效果嘛,看创始人就知道了,不过据说如果不用霸王,他早就秃了,这也说的有道理,所以脱发这个事情基本上算是玄学。很多时候又叫雄性脱发,大概男的都要脱,不是两边发际线升高,就是中间地中海,目前看除了成龙,基本逃不掉的。

霸王崩塌,尚防脱否?-焦点中国网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挺火的无硅油其实也是炒作,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不加硅油其实还便宜。以前洗发水加硅油是因为中国人之前穷,不愿意分开买两瓶洗发水和护发素,喜欢洗护二合一的,而护发素就含硅油,而硅油确实不能用于头皮,所以上护发素的时候,也不要弄到头皮上。其实有点儿像昨天说的小米会员去手机广告,基本就是以前加硅油赚一道钱,现在去硅油再赚一道钱。

当年霸王在国内的市场份额最高接近8%,在中草药洗发水中更是占了半壁江山,在香港上市后,市值一度突破180亿,而目前霸王的市值则只有6亿多,不过2016财年霸王洗发水已经从连年巨亏转为盈利4370万元,刚刚看到一点希望的霸王却在这个时候因为创始人夫妻反目,而再遭重创。

被黑公关黑死的上市公司

经常有人会说,好公司是黑不死的,但这句话在霸王身上恐怕失去了效力,因为可以说霸王就是被黑死的。霸王巅峰时期在香港占有率非常高,同时也引来了竞争对手的攻击,最为致命的就是《壹周刊》爆料霸王洗发水含致癌物二恶烷,而这个消息第二天就传遍大陆,操作手法非常犀利。据说稿件刊发前,记者是找过霸王老板的,不过当时霸王正如日中天,理都没理,就把人赶走了,如果知道今天的结果,相信就算出再多钱也不在话下。事实上,洗发水含有二恶烷几乎不可避免,需要很强的技术攻关。这个潜规则在当时还是引发了相当的恐慌,这却变相的拯救了宝洁,今年9月份香港也曝出宝洁旗下洗发水二恶烷超标,不过这次的反响就没有当年霸王那么大,宝洁顺利涉险过关,能不说是这几年霸王官司对洗发水中二恶烷残留知识的普及带来的结果。

霸王崩塌,尚防脱否?-焦点中国网

《壹周刊》曝光后,霸王迎来连年亏损和股价暴跌,营收从17亿元一直跌倒2亿多,连续六年亏损,而霸王告《壹周刊》诽谤的案件则在六年后才胜诉,可以说这就是霸王白白失去的六年。这大概对所有传统企业都是一个警示,如何应对危机公关,是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的。《壹周刊》这报道,则充分的显示了黑公关的多种技法,比如生物教授林汉华受访时说“二恶烷”可令动物患癌,记者就写可令人类患癌之类不一而足,同时最终也证明媒体是收了竞品的指使才做的此事,最后的赔偿金额也只有区区300万,相信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弥补霸王的损失的。比较有趣的是,香港法官认为被告严重破坏原告声誉,令原告难以销售宣传其产品,造成长期影响,但同时还认为赔偿额不能定得太高,否则妨碍言论自由。

夫妻反目,要求清盘

霸王崩塌,尚防脱否?-焦点中国网

霸王公司一直是夫妻二人共同创业的结果,之前的股权比例也是51%对49%。霸王集团董事长陈启源的妻子叫万玉华,两年前我和她还有过一面之缘,当时对霸王被黑一事,依旧是恨意难平。不过现在万玉华则表示,丈夫陈启源一直在试图稀释他的股权和管理权,甚至有人还曾伪造她的辞职信,使其被挤出管理层。因此,夫妻二人早已失去信任,一直在分居的状态之中,甚至陈启源在2017年还提出了离婚诉讼。事实上,早在2015年12月万玉华就把自己的首席执行官职务交给了儿子陈正鹤,理由也是希望儿子能够接班减少夫妻摩擦,但目前看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被陈家彻底扫地出局。万玉华的起诉也是没有办法,只是希望能够拿回属于自己的股权,清盘离岸控制公司。万玉华希望霸王公司能够去家族化实现职业经理人的管理,但显然这和陈家的利益有着根本的冲突。

这给刚走出阴霾的霸王又蒙上了新的阴影,所以说企业做大了还是非常困难的不但要面对很多外忧,还有更多内患。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现在比较成功的女企业家大都是单身的原因吧,负担比较轻。总体说来,我们还是可以替成龙洗刷一下冤屈的,霸王遇到的大多是无妄之灾,其产品本身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当然,这也充分说明了,媒体宣传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让你一飞冲天也可以让你迅速落地,但最可怜的还是老百姓,看到的各种信息无论正面负面,大都是推手在编造的,而就算霸王的二恶烷不足以致癌,但恐怕也谈不上是纯中药没化学成分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管怎么说霸王依旧是我们这代人年轻时的爆品,和滋源一样都卖的很贵,但最后各种概念终究还是敌不过宝洁的化学制剂,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个好事,还是个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