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的心目中是,这个社会上只要是新经济产业,都处在不断的降价周期,上网流量费越来越低,汽车的价格越来越便宜,但也有逆向而行的,几家共享单车公司在年会悄悄取消了月卡优惠,而令人意外的是,一直以物流体验和品质口碑为核心竞争力的京东也陷入到了“投诉”漩涡中。

就在春节前,西方情人节的2月14日,京东物流一方面宣布将大数额的融资,另一方面悄然提高了运费。虽然普通用户方面在提高运费之后并没有多大的反响,可惹怒了一众京东PLUS会员。

根据PLUS会员的投诉,在京东提高运费和降低了PLUS会员“权益”之后,消费返利比例从购买时PLUS会员时承诺的数码1%变成0.5%,会员返利上限从购买时PLUS会员时承若的2000元改为500元,会员享受电子书免费阅读权益取消,更敏感的是,京东将邮费优惠券的名字免邮券改为6元一张的“运费券”,运费改为15元后,用户需要叠加三张运费券才能去免除邮费,导致由原来的每月5次全品类免运费,变成了每月只能免1次运费。

由此,网络上引发了一场论战,而投诉也接踵而至。针对投诉平台上多名消费者关于PLUS会员运费调整的相关投诉,京东客服今日首次进行回应并给出解决方案。京东客服表示,目前PLUS会员正在运费权益优化升级,升级完毕后订单金额低于49元的订单,可以继续享受6元基础运费。在此之前,会为受此次运费调整影响的、订单金额低于49元的PLUS用户补差额运费券。

京东为什么会缩水PLUS付费会员的权益?-焦点中国网

在提高运费和降低PLUS会员权限之后出现这样的情况,京东可能也是没有想到,最终不得不“亡羊补牢”,但此次事件的影响并未消除。除去服务方面的讨论以及对京东口碑造成的负面影响,深层次的问题依然值得研究。

对于京东来讲,虽然多年来是以产品品质来塑造口碑,但其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在物流上。通过长期的巨资投入,京东形成了速度快服务好的物流体系,从而在中国电商江湖站稳了脚跟。

不过,有利必有弊,任何的商业模式都不会是完美的,在初期表现越完美的模式越到后来就会越暴露出缺点。电子商务的核心是“卖家、买家、支付和物流”,京东就是握紧了物流,但是,就仅物流竞争来说,保持优势也并不容易。

物流是重资产的行业,对于管理的要求也很高,同时也是薄利的领域,京东在物流上经历了十几年的长期投入,导致盈利迟迟无法真正实现,只能依靠不断的融资和供应商占款的“持续经营现金流”来进行,但这种模式并无法长期支撑物流业的发展。作为最熟悉京东物流的“内部人”,盒马鲜生CEO侯毅就指出,集中性的物流一定有个最佳规模的临界点,超过临界点之后效率降低,成本不减反增,模式迭代的时候跟不上,世界连痛哭的时间都不会留给你。

我们都看到,国际上的邮政公司往往都拥有自己的“银行”。行百里者半九十,物流建设往往骑虎难下,京东重视物流建设却没有相应的低成本高稳定的融资途径,摊子越铺越大,风险会越来越高。因此当京东物流分拆出来先融资然后传出准备IPO,就显得合情合理。

即便物流可以生存下去,京东的模式也在现实中还面临盈利压力。面对10多年无法盈利的投入,投资人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如果要想盈利,一个是采取互联网思维“羊毛出在狗身上”,物流在烧钱,那就从其他方面来收割,比如可采取的方式包括取消和减少产品优惠,提高商品的售价,压低供货商的价格和拖长支付货款的账期等等。这些方式可以做,但风险非常大,因为等于是降低自身的行业竞争力,无异于自杀,京东显然会慎之又慎。

另外一个,就只能是利用物流的优势来实现资源变现。比如,对优质服务收费,既然用户相信并确认京东物流好,那么,京东物流的价格比其他竞争对手高,他们也是应该接受的。因此,京东几年来多次提高快递的价格。

但是,京东这种套路一方面受到两种制约。一种是,京东的体验能一直这么好吗?实际上随着对营收的追求,对外扩大单量,已经造成既有的物流资源不堪重负,难免会影响到服务品质和用户体验。许多第三方平台的订单,通过京东快递来运输,就经常发生绕路拼单的情况。此外,京东的涨价也受到行业竞争和消费者接受度的制约。物流快是相对的概念,即便拥有优势也会是暂时的,在无限接近用户需求底线之时,快就不再是竞争力。比如,在新零售的情况下,京东苦心经营的物流资源正变得失去价值,盒马鲜生的三十分钟送达和门店闪送等正在深刻改变行业未来。

亚马逊是采取付费会员运营模式的,甚至有报道说,美国超过一半的亚马逊用户已经订购了亚马逊Prime会员服务。亚马逊的付费会员服务的主要优势就是免费送货,这成为了用户付费的动力,一切都是得益于亚马逊在美国电子商务市场的统治力,从而亚马逊可以在建设好物流体系之后开征“快递税”,收割用户红利。

我们假设,如果京东也在中国电商市场拥有同样的地位,京东送货快服务好,那么,京东不管在物流上如何提价,用户都会“忍”,如此,京东就会通过物流方面的资源成为行业的绝对领导者,利润将如黄河之水滚滚来,躺着也挣钱的时代总会到来。

但是现实很残酷。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不是亚马逊的美利坚,京东占中国电商B2C份额也不过三成,在电商总量中占比可能连五分之一都没有,并不具有优势,京东学亚马逊的模式没有发挥的空间。在物流领域,京东物流的市场份额也不大,比三通一达和顺丰等要低很多,再加上新的物流模式出现,在效率、成本和体验上都超过传统的仓配模式,京东物流征收行业的“快递税”还远远不够实力。

京东在研发费用上的投入比例还很低,需要加大;国内流量成本也在剧增,京东的营销费用支出一直增长,这些都在提醒京东是不是已经过时了。在新零售大环境争夺中,京东也加入到了腾讯在线下的跑马圈地之中,大概也是看到了这种危机。

京东这次提价运费和降低PLUS会员应该是为公司盈利期待和可持续发展做的一次尝试,也有试探用户心理承受能力的意味。不管怎么分析,京东十年如一日长期为物流输血,不计成本的打造仓储和送货能力,然后通过物流帮助京东电商变现盈利的道路基本已经被堵死。毕竟现实摆在眼前,京东创办已经20年,依然没有实现盈利。如果救不了母体,不如率先突围。未来,对于京东物流最好的方式就是加入到社会化物流统一大网络之中来,在物流升级迭代的时代中做到自己的角色实现自己的价值,才有可能曲线救母体,帮助京东从亏损中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