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没有梦想的话,互联网谁有梦想?-焦点中国网

腾讯没有梦想这个标题让人感到无力且无奈之处在于,相同的标题几乎可以用在所有公司身上,阿里巴巴没有梦想,百度没有梦想,网易没有梦想等等,让腾讯对这一称号掠美,实在是相当不公平的一件事。在梦想这件事上,腾讯委实比大多数公司实现了更多的梦想,仅仅在连接人与人这件事上,就已足可在过去近30年中记下浓重一笔。

早期的互联网公司都是有梦想的,大家做事更多还是凭兴趣和理想驱动,有明确财务目的的创始人绝对有,但并没有现在那么多。高春辉在卓越时拿每月几百块的工资,求伯君卖掉自己的别墅开发WPS,任劳任怨毫无怨言。网际快车和吸血鬼这类下载工具的出现,似乎都是为了方便用户,从一开始就毫无商业目的可言。可当人们发现,自己的梦想被用来实现他人的利益,自己做的产品被他人用来牟利时,一切都变味了。

从有互联网开始,商业对这个领域的渗透和介入是越来越深的,到今天为止已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你在1996年可以忍受着高额网费上网的话,一定能体验到一个比如今纯洁一万倍的互联网。但这一切终究没什么用,你今天体验到的互联网功能,却比1996年要复杂上一万倍,这就跟传统生态化农业生产和如今的规模化工业化农业生产一样,要哪个不要哪个是不必多言的。

如今的互联网有BAT巨头,这些巨头怎么产生的值得深入思考一下。没有一个不是在本身有产品能力的情况下跟资本紧密结合而崛起的,要梳理一下QQ、淘宝、百度搜索身后倒下的失败者,估计几页纸也盛不下。但人们只记得成功者,对失败者是不屑一顾的,甚至都会忘了它们的名字,不信啊,雅宝网、乐虎、天网,这些过去式在产品上其实也没差多少,没得到资本青睐才是他们最大的过错。

互联网原本是可以作为一个小清新而存在的,但规模化使其无法独善其身,再加上互联网自己喜欢吹牛,于是就有了与资本的深度结合。这个问题很简单,原本你不算什么,如今业绩突出再加上自我炒作,那么你就没办法再保持独立地位,资本要进来了,你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有些公司是与其被强奸不如顺奸,万般配合上演一出激情大戏。互联网财团化这个提法也就这几年之间出现的,财团化意味着什么,可以自己思考。

BAT财团化了,别家要不要跟着,当然要,不跟才傻。财团化之后没有生存之忧了,东方不亮西方亮,核心业务就算差一点也能保持增长,还能形成事实上的垄断,屏蔽竞争。在流量红利消失,线上的高速增长景象已很难重现的情况下,2015年之后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主流就两个字,变现。弄不来那么多新增用户,其实变现也是发展形态的一种,相当于寒冬期储备实力,等待下一个春天再投出去。但如果你连这个冬天都撑不过,也就看不到下一个春天了。

今日头条和抖音这种擦边而上的产品,在正常的商业环境和监管秩序中,原本是没有任何机会能做成的。头条能做成是因为光脚不怕穿鞋的,可以用各种手段去规避一些显性和隐性的发展障碍。如果说门户连跟帖都要细细监管,各大平台唯恐自己的内容出错,这光景出来一个在内容上天不怕地不怕,叫嚣要把一切交给机器的内容平台,是不是感觉有点怪?头条在监管上遭遇的挫折迟早会来,如今来了,也不能算太晚。这几天在抖音上已经经常能见到看过的重复内容了,什么原因不难理解。

BAT这些大平台为什么做不出头条,也很简单,他们是有产阶级,有产阶级的一个特征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开着路虎在高速公路上去抢倾覆货车上的橘子或方便面,是非常非常少的特例,BAT是干不出来的。这也是为什么支付宝会让趣店去做现金贷业务而不是自己做,腾讯自己不去做社交电商而是让给拼多多去做的原因,这是一种风险让渡模式,钱不赚很可惜,但出了问题不是他们的。而在虚拟货币被严打后各家唯恐避之不及,纷纷表态澄清,也正是这个原因。小公司可以为了赚钱不要脸,大公司不仅要钱,也要脸面。

不过大公司的情怀,也就仅仅要个脸面而已,服务做好了不出事,别被脱了库或者搞出什么恶性事件,安安生生赚个钱,发展到哪步琢磨哪步的事情也就罢了。要再上一层去追究他们有没有梦想,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其实更应该追究一下石化双雄和移动联通电信为什么没有梦想,再问问工行建行农行的梦想在哪里存放,在整体产业环境高度实用化的情况下去让互联网行业独善其身,做出什么有远大梦想和高度的事情来,是罔顾客观条件和历史条件的不问青红皂白。

活下来,做大点,才有一点点实现梦想的机会,或者也可以带着梦想死去,做个悲情英雄也不错,只是看你有没有这份对自己的狠心了。但在成群结队的机会主义者中,腾讯显然并不是最突出的那一个,自己不卖假货,不发布虚假内容,不做医疗广告,最多是在游戏业务上会受到一点诟病。如果非要比个高矮胖瘦的话,其实腾讯还是最大限度保持了节操的,你最多可以说如今的腾讯已不是过去那么纯洁的腾讯,但若论这些大公司里谁离梦想更近,腾讯还是有资格站在第一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