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款借鉴于tinder的产品,探探算得上陌陌之后唯一突围的社交软件。

成立不到四年的时间,坐拥9000万用户,被陌陌斥资7.71亿美元收入囊中。

在收购前一年,剁主曾和其创始人潘滢聊过,彼时对方表示之所以被用户认可,在于“克制”,不仅是他们对产品功能的“克制”,也是对商业化的“克制”。

正是这种克制带来了良好的社区氛围,从而不断吸引了年轻用户的加入。当时剁主身边的不少朋友也安利这款产品,表示在上面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然而在被陌陌收购一年之后,探探的口碑急速下降。不少用户反馈,现在的探探社区氛围极差,“几乎匹配不到真实用户,除了骗子,就说各种托。”

这一点,从探探的Apple Store应用评论中也能略探一二。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在置顶的一条评论中,除了对应用驴唇不对马嘴的评价之外,还有一条略带敏感的色情信息,“+骚x Q 有福利”。

终于在4月28日,探探在各大安卓应用市场遭到下架。据传下架原因是传播淫秽色情等违规违法信息,并且未设下架时间限制。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没时间限制或许就是永久下架了,除非上面有说可以解开,但是这需要很强的关系才行”绿盟市场在报道中称。

为什么在曾经口碑甚佳探探风评急转而下,而这次被下架又是“死于谁手?”

1

自2018年2月陌陌斥巨资以7.71亿美元收购探探之后,探探已然成为陌陌整个生态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唐岩在收购了探探时曾说“我们认为,无论在用户规模还是收入方面,探探仍然蕴藏着巨大的潜力有待释放,我们的目标是未来两到三年,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长引擎”。

探探也未辜负唐岩的期望。根据陌陌2018年的财报显示,2018年四季度,探探付费人数持续快速增长,达到390万人,季度净增30万人。陌陌首席运营官王力透露,陌陌2018年四季度7.22亿元的增值业务营收中,来自陌陌的收入为4.99亿元,其余的2.23亿元都是探探的功劳。

除了收入外,在陌陌逐渐沦为直播工具的时候,探探还承担着陌陌对未来的想象力,对社交的新愿景。

虽然陌陌对外一直宣称自己的主赛道是社交,但毫无疑问,如今的陌陌更像是一个直播平台。

根据陌陌2018年Q4财报显示,在去年第四季度陌陌直播服务收入为4.3亿美元,占比77%,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从最早的陌生人社交工具转向直播平台,陌陌实属无奈之举。外在原因从2016年开始,直播成为创投领域最大的风口,内在由于“约炮神器”的标签,陌陌的用户男女比例从最初的3:2一度沦为9:1,实在无法撑起“陌生人社交”这个愿景。

另外,社交工具的盈利能力也难以突破,而直播这种现金流极强的模式在PC时代的9158早有验证。用10%~20%的头部女性用户吸引80%以上的男性用户,这一点和陌陌的用户群体是契合的。

打着“陌生人社交”的噱头低价吸引用户,靠着直播的模式培养着用户高ARPU值,这几年在主流视线里少有发声的陌陌其实一直在“闷声发大财”。

直到2018年前后,短视频完成了对直播行业用户的赶超。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2月直播APP的用户规模达到2.2亿人,而艾瑞咨询数据则显示,截止2017年底,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就增至2.42亿人。《2018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报告》则显示,截至2018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为5.94亿,占网络视频用户97.5%。

而到了2019年,这种情况更甚,各大巨头都在抢占短视频和信息流。在QuestMobile发布的《2018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中,对曾经大热的直播甚至只字未提。

直播完了吗?当然不是,这一点从陌陌现在的盈利能力上也能看出来,毫无疑问,直播仍然还是一头现金奶牛。但是风口过去后的直播,只能支撑起一家还算赚钱的公司,难以再孵化一个巨头。

所以陌陌需要找到新的故事。

2

新的故事是什么?或许唐岩也未曾想到,但是陌生人社交是一块可以滋生新故事的基石,这也是陌陌高价收购探探的原因。

在Q4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上,唐岩称,在开放式社交领域仍然看到很多增长机会。“有别于一些快起快落的潮流趋势,探索并建立新的社交关系作为人类一项基础需求将会始终存在。”

根据探探被收购前公布的数据,其手机注册用户达到9000万,有效用户(去除垃圾账号和封禁帐号)6000万,2018年1月,其日活维持在700万附近。若这笔交易按照价值7.35亿美元约合46.6亿元计算,单个日活用户价格在665元左右。

看起来很贵,但对于陌陌来说,这是一步好棋。陌陌看重的除了探探较高的用户规模外,更看重的是其6:4的男女用户比例。

然而,这一点在陌陌入主探探后变味了。

一位资深探探用户在知乎上表示,在被陌陌收购前,自己没花一分钱,匹配了3000+好友,主动聊天的占三分之二。而探探被陌陌收购,并大规模商业化之后,自己充值了三个账号匹配人数加起来不到1000,主动聊天的人不到二十分之一。

他解释,陌陌用户侵入探探,将整个用户群体瞬间拉低,屌丝大军来袭势必会影响平台男女用户比例。伴随着用户的增长,探探也不可避免的开通了“充值业务”,进一步改变了原先探探整体相对良好的社区氛围。

在“下架事件”发生前不久,《南昌晚报》曾报道称,有用户利用探探平台发布网络招嫖信息。《南昌晚报》援引相关用户反馈称,“涉黄用户把招嫖的微信号和QQ号发布在头像和签名上”。为此,用户还举报过这些涉黄账号,但这种现象一直未能得到有效控制,时不时就会在平台上出现。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不止《南昌晚报》,下架前,很多媒体对于探探曾存在直播托、游戏托、博彩引流以及酒托等,并存在涉黄账号,公开招嫖进行过报道。此外,有媒体曾报道探探等社交软件背后暗藏照片买卖的灰色产业链,网上有人收购、出售各种生活照、套图,而想要“窥探”35位陌生女士的海量生活照,只需要19元。

在公众号“满身铜臭“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显示,作者在探探上使用的24哥小时内一共匹配了246人,但真正有社交需求的只有5个。其他的除了骗子外,就是各种托。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3

被收购前的探探,不是这样。

笔者在2017年采访其创始人潘滢时,对方曾表示为了营造良好的社区氛围,对于聊天内容一直监管苛刻。“为了让女性用户能在聊天中不被骚扰,探探也制定了极为严苛的措施。当男用户向对方发送‘约’等字样的词汇,并被女性用户举报骚扰后,面临的后果便是永久封号。”

另外探探拥有(彼时)130人的人工审核团队,7×24小时的监控违禁行为(骚扰、营销、虚假照片等),亲手干掉了3000万用户。所以当时探探虽然手机注册用户是9000万,但对外公布的合格用户是6000万。

在商业变现上,也极尽可能克制。

2015年底陌陌转型直播,探探在内部也曾争议过是否要添加直播这个功能。

讨论后发现,直播对于用户社交关系上没有任何帮助,“目前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后来的探探在面对直播、短视频、狼人杀等一个又一个风口时都不为所动。

而这些风口,恰恰是陌陌都曾尝试过的。

被收购后,探探的话语权势必转移到了陌陌这边。基于唐岩对探探的高期望,这一年,探探开始全面商业化。而要提高商业化,又必须要有大规模的用户倒入(多数付费用户为男用户),平台男女比例失调后,探探原本的社区氛围也就不在了。

虽然探探给陌陌带来了高收入,但这些都是在透支自身的基础上完成的。

陌陌在靠着“约炮神器”的标签崛起的,早期也曾因这个title被监管部门多次下架;当这个称号被探探继承时,似乎探探下架也在情理之中了。

社交软件依靠会员制的商业化其实并没有错,探探借鉴的tinder在过去一年收入高达3.36亿美元,取代Netflix,成最畅销非游戏类应用。但前提在于商业化之后该如何维护好自身的社区氛围和用户群体。

探探死于色情还是死于陌陌-焦点中国网

自被陌陌收购后,剁主身边就有一批朋友开始弃用探探,改用tinder,理由就是“VPN起码能过滤掉一部分屌丝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