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职业人的吴军有权对公司下负面结论,但请提供证据-焦点中国网

《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对包括老东家在内的一批顶尖科技企业做出的负面评价,虽然从观感上足够惊世骇俗,但也毕竟是属于他个人的发言权。只是,顶着原腾讯副总裁头衔出场的他,发表的言论还是能够引起相当程度的舆论震动。职业经理人不对老东家出言恶评,或是在没有根本论据的情况下对其他公司妄加评判,是行业内约定成俗的做法,而像吴军这样以非常确定的语气对各家公司做出负面评判,还是非常罕见的。毕竟他曾是谷歌的高级研究员,也曾担任过腾讯搜搜的副总裁,尽管这个副总裁并不真正等于人们认为的腾讯公司副总裁。

从2002年到2012年这10年间,吴军先是在谷歌当了8年的高级研究员,之后2年又去了腾讯搜搜担任副总裁,其职业生涯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有些光彩,但在他们那个层级的人群中可算是平庸了。可以看到,吴军这10年的职业生涯基本上是顺着搜索这条主线开展的,最高光之时吴军是谷歌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也是谷歌中日韩文搜索部门的创建者。但不巧的是,强大的谷歌虽然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搜索份额占优,但还是有5个国家和地区搞不定,除了被俄罗斯和捷克各自在本地搜索市场击败之外,另外三个让谷歌折戟沉沙的市场恰恰就是中国、韩国和日本。

谷歌败走中国之后的2010年起,吴军加盟腾讯,在搜搜干了不到两年之后离开,至此结束了作为互联网从业者的职业生涯,转而经营起原本在公司时就始终兴趣盎然的出书事业。搜搜最终的结局不必多说所有人也知道,几十上百亿的投入打了水漂,且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从吴军的职业经历来看,由他来做出谷歌平庸、百度僵化、腾讯没有亮点等结论,是非常不具有说服力的。不知道谷歌平庸和腾讯没有亮点这两个他所陈述的情况中,有没有吴军作为职业人所做出的“贡献”。又不知道将谷歌赶出中国,占了搜索市场70%份额的百度僵化在哪里,这仿佛像是败军之将的一员指着胜利者在说,你很僵化,你没有希望了。

虽然作为职业人说出这些话不妥,但作为媒体老师或是文字工作者来说这些,就基本没有问题了。平庸和僵化本身就是无法量化的词汇,以科技观察者的身份将全球市值排在前三的谷歌说成平庸也不能算错,将国内市值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公司腾讯说成没亮点也没关系,将十五年来霸占国内搜索市场主要份额的百度说成是一家僵化的公司也可以,只能说作为媒体人的吴老师在心目中对于不平庸、有亮点和不僵化公司的标准设定得非常高,要去星辰大海中寻找这样的公司谁又能管得着呢。媒体人心目中的理想公司和理想状态原本就应该永远存在于文字中和已经消亡成为历史的烟雾中,现实社会是不配拥有这样的公司的。

问题在于,虽然吴老师写了《浪潮之巅》《数学之美》《文明之光》《硅谷之谜》《大学之路》等十几本书,大部分连这些书的名字都没听过更没看过的受众,仍会不可遏制地将吴老师视作职业人而非写作者,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原腾讯副总裁”头衔,定义了受众思考的方向。他们真的会认为这个既能写书又干过实际工作的吴老师对这些公司所下的结论,是有相当合理性的,是正确的,甚至是极端正确的。结论确实是有了,至于支持吴老师这些论断的证据,很有可能将来被迫要到吴老师所写的书中寻找,这对于吴老师所写的书来说有可能是一场盛宴,但对于当事公司来说,却凭空被塞过来几条难以反驳的被看空理由,而这些理由要是被引用,被学习的话,难免造成相当程度的认知混乱。

事实上,苹果当前的情况虽然并非历史最好,却也完全无法跟其历史上遭遇过的困难局面相提并论,PC时代的苹果最危险时几乎破产倒闭,但当前的苹果仍是全球前三大手机厂商之一,而且是利润最丰厚的那一个,其互联网业务也是从无到有排名居前。微软目前确实在搞云计算,但并没有完成云计算转型,云计算业务在微软总收入中仅占三分之一不到,比亚马逊的云计算规模稍微大一点点,微软最大也是利润最丰厚的业务仍是来源于软件,没人将微软视作云计算公司,正如亚马逊云计算发展强劲却仍被视作一家电商公司一样。

腾讯在微信之后亮点很多且并非缺乏to B基因,开放平台、广点通、支付打通等等难道不是亮点,不是to B业务吗?吴老师将腾讯视作未来生命线的to B转型用一个“腾讯没有to B基因”很简单粗暴地一棍子打死,不晓得正在to B路上前行的老同事老领导们心中作何感想。百度目前市值确实不高,但很难相信一个僵化的百度是如何击败一个个挑战者,牢牢把持国内搜索市场主要份额的,而一个僵化的百度又是如何对AI进行大举投入并成为中国人工智能代表,专利数全国第一,全球第四,并上榜《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所评出的“全球50大聪明公司”之列的。

如果是作为职业人的吴军,毫无根据说老东家坏话是不应该的,会在行业内引起很大反感。如果是作为写作者的吴老师,下一些惊世骇俗的论断时必须要有根据,要能根据现实素材将其证明出来。台湾作家李敖说过,我不但骂你是王八蛋,更厉害的是我还能证明你是王八蛋。不知道吴老师能否用充实的依据来证明谷歌平庸、腾讯没亮点、百度僵化,这些企业确实都各有各的毛病和弱点,但我们读者并不认为是吴老师所说的那些,除非吴老师能在不让我们去书里找的情况下,用逻辑周密的文字将证实这些论断的合理逻辑展现出来,否则那些论断就真成了传说中的媒体人的胡言乱语了,这个锅应该属于职业人,我们媒体人是不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