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卫视的道歉姗姗来迟,而网友的骂声早已铺天盖地。为何要在夜间录制节目?为何要做如此高强度的游戏?为何要让艺人超负荷工作?

真人秀,“跑”偏了

在综艺导演冯斌(化名)看来,这是游戏类真人秀节目组为了给观众造成刺激的惯用套路。“明星被折磨得越惨,节目效果越好。”

近几年,从一海之隔的韩国肇始,中国综艺同行抛弃了美式综艺那种靠宝典、少机位的拍摄方式,户外游戏类节目通通染上了一个“机位症候群”的病,动不动4、50个机位怼着一堆艺人,时不时号称的3000:1的素材成片比。

表情不够机位凑,剧情不够游戏凑,反转不够通宵凑,前期不够后期凑,整个综艺行业陷入了“大数据时代”。

可惜这么几番下来,户外真人秀同质化严重,观众早已对其产生审美疲劳。于是像《追我吧》这样的综N代节目只能想方设法创新,设置更高难度的游戏来虐嘉宾以达到提高嗨点、刺激收视率的目的。

“我们一个勘景导演从城市换到乡村、从钢筋水泥到原始森林,上天入地无所不入。”今天,有业内导演默默地吐槽,然后又默默地删掉朋友圈。

在河豚君看来,在挑战高难度的同时,因节目组的经费不足,明星嘉宾的档期有限等原因,在短期内完成大量的超负荷工作,于综艺节目而言已是习以为常的状态。但即便如此,参加此类节目的明星依然络绎不绝。

说来也奇怪,小透明们无缝对接进组也就算了,有些明星俨然已经是顶级流量,为什么还在刷存在感?

“你不做,我不做,明天就有他人做。”曾在影视行业负责安全管理的carol嘲道。

明星虐经纪,经纪虐选管,选管虐后期,后期虐制片,制片虐导演,导演又来虐明星。这个行业007的莫比乌斯环就此闭合。

真人秀,“跑”偏了

谁好像都没有错,但怎么好像谁又都成为‘高以翔’之死上的一个因子?

真人秀,“跑”偏了

艺人档期难敲,节目组经费有限,超负荷工作成常态

在这场意外事故中,艺人无疑是最直接的受害方。种种致使事故发生的原因,的确是行业的弊端所在。但这不仅是综艺行业的弊端,同时也有艺人属性及艺人经纪行业的现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排除节目组设定,许多户外真人秀都会将夜晚视为最佳的录制时间。不仅是为了综艺效果,更是因为有些节目有流量明星参与,白天外拍会吸引大量粉丝及路人围观,极易造成拥堵、踩踏等事故。

不过,对于棚内节目为什么也经常会在夜晚录制,许多艺人经纪从业者则表示费解但习以为常。“这就像是约定俗称的,很多节目都是说好了录制时间,观众到了嘉宾也到了,但就是要延期两三个小时才开始。”某偶像团体的艺人宣传男男无奈的表示。

另外男男还透露,节目组一般是按天付酬劳敲艺人档期,虽然有的合同中会显示一天录制8个小时,但加上妆发、沟通等环节,根本不可能在8小时内结束。“合同里写的是哪天,我们这一天都得交代在那。就算节目超时录制,我们也不能说违约了就要走,节目录不完对艺人也没有任何好处。”

的确,大多数艺人在综艺录制环节是没有自主权的。几个月前,朴树因《乐队的夏天》录制到夜晚,直接告知观众他到了休息时间进而离开现场。这段视频在高以翔出事之后,也被网友搬出来讨论。可是,如今常驻综艺的艺人和朴树的性质并不一样,他们需要综艺节目带来的曝光量,同时也不希望落得一个“不敬业”的下场。

某三线艺人的宣传杨杨向小娱表示:艺人当然不会和节目组撕破脸,节目组需要“加班”录制会和艺人协商,理由无非是节目素材不够,时间比较紧密,希望艺人理解并配合。而大多数艺人都会同意,尤其是新人或者是咖位低的艺人,更加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拒绝。

而这在行业内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综艺的高流量端口于艺人而言无疑是有巨大吸引力的。比如过去几年大张伟、薛之谦、刘维等歌手出身的艺人为了“生存”而转战综艺行业,进而提升了知名度。而对于大多数艺人而言,要赚综艺口的流量,就必须配合节目录制。尤其是在影视寒冬期,综艺更是艺人不可缺少的曝光渠道。

而如果艺人如果需要大量的录制节目或赶其他行程的话,那压缩的只能是休息时间。不过很多从业者也表示,能连轴转的艺人说明他红,时间才会排的紧。也正是因为这样,艺人才会严格的控制合同时间,因为他还要赶往下一场。

高以翔发生事故之后,也有不少其他艺人的粉丝纷纷要求偶像合理安排时间。陈伟霆的粉丝便晒出了他的原定行程,清晰的显示了通宵的节奏安排。而当红艺人无缝衔接的工作流程,在娱乐圈更是习以为常的。

也正因如此,节目组敲艺人的行程也并不容易。因为艺人给的时间有限,酬劳又是按天付,大多数艺人又会自觉配合拍摄,因此开工一次就会尽量多拍。另外,如果有一位一线艺人给出的档期低于节目组理想时间,那么节目组和其他嘉宾也会按照一线艺人的档期赶工。

除了档期原因,艺人的片酬也是令节目组头疼的问题。有些节目组资金有限,而压缩成本的最好方式就是压缩艺人的合约期。“比如,某一期节目需要艺人3天的时间,但预算只够两天,那么就只能在两天内超负荷完成工作。” 一位基层综艺工作者花瓣向小娱表示。

同时,小娱还透露也会存在节目组为了保证综艺效果,尽可能大量取材,明明可以在5小时内完工非要延长到10个小时的情况。

在这个链条下,艺人是被压榨的一方,同时也是施压的一方。艺人紧密的工作流程,以及高昂的片酬,是促成节目组高强度拍摄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过除了艺人经纪行业导致的悲剧之外,综艺行业的浮躁、急于求成、不专业等原因,更是致命问题所在。

真人秀,“跑”偏了

艺人越累得像狗,节目越好看?

“我的确是想看到喜欢的明星在专业领域以外的闪光点,也喜欢通过综艺看到他们的生活状态,但这绝对不是希望他们去挑战生命极限。”一位偶像明星的粉丝愤愤不平道。

近几年,大型户外节目式微,节目组为了抓住观众绞尽脑汁。冯斌告诉小娱,综艺节目制作遵循的规律变了,制作人和导演会通过数据来揣摩受众喜好,“比如说这一段虐心了,他们会发现数据很高,所以说下次做节目的时候会觉得这样的环节要多加,因为在这个环节数据或者收视率、点击量马上涨起来了。”

在冯斌看来,“虐心”普遍存在于各类大型户外真人秀或者棚内真人秀中。不同的是,棚内真人秀相对来说伤害没那么直接,主要是通过语言刺激对方,达到笑点,“基本上也是用语言的软暴力起到虐心的作用。”

户外真人秀要直接得多。《追我吧》就是这样一档典型的以“虐待”嘉宾为看点的户外游戏类真人秀,“这种节目在设置上一定是让艺人很苦很累。”奥运冠军受不了、经常健身的黄景瑜和陈伟霆也被虐到抽筋,“他们还是想追求给观众带来感官刺激的东西,一定是随着这几年节目的变化不断升级。因为之前用过的形式不新鲜了。”

《追我吧》主打城市、夜跑,在宁波的CBD录制,必须等到晚上九、十点清场之后才能开录。可以想象,炫酷的舞美、明星大咖,符合节目组认为的吸引观众的所有元素,但本质上和多年前的《智勇大冲关》没什么区别,只是难度增大了。

冯斌告诉小娱,一般这类节目在最开始为了达到最强烈的感官刺激,会在初期设置成极限值,然后节目组的人去挑战,再从极限一点一点往下降,降到艺人可以承受的难度,“基本上导演组测试完极限状态,在录制过程中肯定会降低很多难度。”

所以事实是,在艺人受伤之前已经有不少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替他们受了伤。“执行团队里有专们负责的游戏执行和艺人导演,需要对整个游戏环节在极端条件和非极端条件下进行完整的测试,还要对整体游戏过程中的危险性进行评估和预判。”

做执行导演时,冯斌认为只要有1%或2%的危险性就会建议总导演进行保护。而艺人在签合同之前也会从艺人导演口中了解到一些节目设置。只是为了保证节目的可看性,有时艺人导演会选择保留一些内容。在这之前,艺人导演要告知艺人游戏怎么玩儿、会出现哪些危险、在哪些点上一定要注意、询问艺人是否有哪些方面的疾病。这是每一个节目组都会事先执行的固定流程。

至于发生这次不幸,很多人猜测是现场的安保措施有问题。

“很多艺人、身边的同事都在这种高压环境下受到了一定身心上的影响。所以我看到高老师的事之后真的非常气愤,是因为可能也从事过相关安全工作,知道这个的重要性。但是眼看着这个行业的安全措施达不到基础标准。”事情发生后,Carol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斥责行业的不规范。

Carol之前从事安全管理相关工作,机缘巧合进入娱乐行业,看到了很多让一个前安全管理从业者无法忍受的事情。“像录真人秀时,一些过于激烈的运动或是设计的桥段可能都会有不安全的情况发生,很多时候虽然节目组说我们这边安保已经很好、有一定的保护措施,但其实你去仔细确认的时候发现很多都是不完善的。”

Carol曾在一场爆破戏前去检查现场灭火器材,发现器材已经过了质检期。还有一些剧组的脚手架也会不符合规范,但这些通常只有熟悉安保工作的人才能看出来。

大型户外节目受伤已经是节目组的常态。冯斌之前负责一档户外旅行类节目时需要测试一个把人吊起来的道具,虽然下面铺了稻草,但自上而下被扔下来的那一刻,他的脚还是被扭到了。同组的一位女导演也闪了腰。

这尚算幸运。入行这么多年,冯斌对同事加班进医院已经习以为常。

真人秀,“跑”偏了

不止艺人,“做这行的肝脏、肾脏、心脏都不好”

“都是钱闹的。”

冯斌告诉小娱,现在综艺节目的录制基本上是属于超时间的负荷运转。艺人片酬是一方面原因。虽然有限薪令,但总能通过各种方式给到艺人原先的价格。艺人片酬降不下来,制片人只能通过拉长录制时间来弥补档期。但实际上,冯斌说,就算艺人片酬真的降下来了,制片人也不会乐意请三天艺人,还是要用一天档期录完所有节目。“追求高产出”是所有制片人的终极使命。

另一方面,经纪人对艺人的过度开发和艺人自身的危机感,迫使他们一项工作接一项工作地连轴转。“现在的经纪人开发艺人恨不得榨干了他们。两个项目中间有几天休息,经纪人恨不得把这休息的时间都卖出去,让他尽快赚回来。”如果是自己能做主的艺人,也因为被焦虑逼迫不间断工作。综艺节目《演技派》里,担任女主角的年轻演员王玉雯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的睡眠。“24小时”、“007”是这个行业自嘲的常用词。

真人秀,“跑”偏了

“整个行业弱肉强食,有些艺人可能本身已经很疲惫了,但是为了表现出一个很好的状态,非常积极地参与节目里的游戏,对自己身体造成很大伤害。”

实际上每天14个小时并不是真正的录制时间,很多时间都在等待和准备中度过。“有的节目组执行上有问题,没有做好准备,有些节目组发生了问题需要调整,可能四五十分钟就过去了。但这个过程中艺人并不能得到休息,只能找一个屋子简单坐下,也不能卸妆。”

一起熬着的还有剧组所有工种。“其他工种要超过14个小时。尤其是导演组,开录前要提前到现场布置,录完要回去开会部署第二天的录制,基本上是深夜三四点。三天录制期大概每晚睡两个小时。”

有些节目组给工作人员安排的住宿条件奇差。一位编剧曾跟小娱吐槽,只有艺人和导演、制片等人可以住星级酒店,再往下一些住快捷酒店,最差的只能住小平房。甚至有些节目在荒山野岭录只能睡漏雨的帐篷、吃冷水泡面。

真人秀,“跑”偏了

“我经常听到,突然说心脏受不了住院的,要不就是肝受不了住院检查的。基本上干这行多多少少肝脏、肾脏和心脏都不是太好。录制的时候可能一天没时间吃饭,有时间吃饭的时候因为心里装的事儿太多根本吃不下饭。”

小娱曾经参与了一档大型真人秀的棚内录制,一个三四分钟节目的道具准备最长时间花了一个小时。十个小时的录制呈现出来只有半个多小时。不成熟的体系导致节目所有素材靠前期疯狂堆积。国内很多节目组喜欢拿素材量来证明节目内容的丰富性,殊不知给到后期手里就是加班符。

“有的时候增加机位确实是为了保证节目效果,可能单机位照顾不到一些细节。但增加机位意味着准备时间更长,素材更多,所以工作周期是一定会被拉长的。”

真人秀,“跑”偏了

不一样的是,美国真人秀机位非常少,但要求每个摄像都要拥有导演思维,在变化发生的关键时刻现场摄像会马上判断进行取舍,“但目前中国的真人秀摄像基本上做不到。你不可能每个机位后面站一个导演盯着,基本上是几个主力导演带一帮实习导演就干了,所以说很多时候是盯不过来的。”

影视行业门槛低、鱼龙混杂是常态,而人海战术、时长战术往往维持国内影视制作正常运转的机制,也是拖垮每一个从业者的根本。有时候决定一个行业工业化高度的往往不是高峰,而是最基础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