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在2019中国人力资本国际管理论坛上,高晓松称,到今年年底,每天淘宝给内容生产者的收入已超过中国整个文娱行业。将中国内地所有的歌手、演员、艺人、说相声的等等全算上,包括主持人,收入都不如在淘宝做直播生产内容的那些人,内容生产行业现在做得非常大,非常好,他们的网红已经比明星还要有名。

高晓松:网红收入超所有文娱明星,张召忠却说“粉丝多不挣钱”?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诸多讨论,有感慨网红带货越来越超乎想象的,也有人质疑该结论的合理性,“毕竟明星一个代言就几百万、上千万,不知道晓松老师的结论依据来源是什么,是否严谨。”

而就在今天,局座张召忠也发微博称自己在微博有1230万粉丝,但是赚不到钱,同时拒绝知识付费,不想赚粉丝的钱,不买粉丝不刷流量,并称之为“坑蒙拐骗害人害己”。

底下评论区有粉丝留言支招让他开通广告共享计划,他回复“我不到这个,刷评论总看广告不烦吗?”还有粉丝表示可以一篇文章一元付费,他也回复“这次付一元,下次就取关了。”

高晓松:网红收入超所有文娱明星,张召忠却说“粉丝多不挣钱”?

两位名人,一前一后,一个说网红收入高,一个说做网红不赚钱,一正一反,遥相呼应,倒是有几分意思。

细看之下,虽然都在说网红经济,但是显然是两件不同的事情。高晓松指的是淘宝直播的带货主播网红,以李佳琦薇娅为代表,他们在今年双十一后彻底破圈,成为媒体争相报道、大众争相谈论的焦点,他们的带货流水和收入也被外界频繁揣测、传言。局座张召忠则指明微博网红不赚钱,用他的原话说是“新浪微博是个很好玩儿的社交平台,但就是有个缺点,没有任何经济回报。”

不知道局座是不是有感于现在网红带货势头之猛烈,赚钱之速度和量级已经达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才发此感慨,但显然,他的话似乎有些偏颇。

“况且他的卖书所得款中就没有微博粉丝贡献的吗?怎么能说没有任何经济回报呢?”有网友这样说道。

或者说这种“没有任何经济回报”更多是由于张召忠个人定位和属性的原因。因为很明显,张召忠著名军事专家的头衔也似乎并不适合带货,有网友戏称“局座带货的话带什么?航母吗?”

也有人表示即便没有身份的限制,“直播带货也是有门槛的”,也有MCN告诉娱乐资本论,如今依然有红人不适合带货,“他的人设、内容、风格都决定了可能离带货比较远。”

其次在广告方面,局座目前也好像还没有正式开展这项业务,评论有人说“可以接点靠谱广告”时,他回复“希望小橘子们快快长大,接管企业广告部。”事实上,汽车类等硬核产品还是比较符合局座气质,也有望达成广告合作的。

还有第三种变现方式就是知识付费了,局座尽管明确拒绝了微博的V+付费方式,但对于知识付费或者说内容付费的路子还是比较认可的。

此前4月,局座在蜻蜓FM推出《张召忠开讲2019》付费音频节目,定价199元,张召忠结合自身的丰富阅历和深刻洞察力,从全球的实时热点切入,通过104期的节目,从不同维度梳理关键信息链条,帮助听众读懂全球军政局势。

高晓松:网红收入超所有文娱明星,张召忠却说“粉丝多不挣钱”?

除了《张召忠开讲2019》,局座在蜻蜓FM还有《张召忠说》、《局座时评》、《局座悄悄话》、《局座讲风云人物》等9档节目,其中绝大部分是免费节目。今年8月,他在B站上线了《国之重器.TOP10》24集系列节目,也是免费。

这倒是印证了他自己在最近接受采访时所说的:前几年付费模式很热的时候,我一直压着没让搞,生怕什么东西都朝钱看,最后反而把我们自己的前途给葬送了。但是今年我做了一些尝试,在一些高质量的音频节目和视频节目中测试了一下知识付费,在《今日头条》测试的是《军事黑科技》,做了一个十来期的系列,感觉还不错,所以明年我们准备对一些大家感兴趣的东西做一下知识付费。

说到这,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在网红变现的几种模式中,主要以广告、带货、打赏、知识付费、IP价值延伸(授权、出书、节目)等为主,按照局座的属性明显更适合后两种,因此倒也不必非得顺应带货潮流。

不过,当李佳琦的肯德基广告布满地铁和电梯间,当薇娅李佳琦的PK战在坊间被热议不断,无论是媒体还是公知,似乎都有意无意地营造了一种“当明星不如带货,做大V不如带货,什么都不如带货”的奇怪氛围。

事实上冷静下来思考,我们会发现很多声音放大了行业的红利和趋势,而忽略了人的差异和特质。

但归根到底,无论是何种变现方式,还要看人本身的属性。

克劳锐CEO张宇彤在娱乐资本论CEIS2020大会上曾说,”很多时候能不能带货,或者走不走这条路,取决于一开始你和你粉丝之间建立了一种怎样的关系,关系的定位是很重要的。”

谦寻CEO奥利也在会上说过,李佳琦更擅长借势,以及他本身就有很高的热点,话题度非常强,但薇娅可能还是更垂直于自己的品类,把粉丝服务好。两者是截然不同的风格,不必非要走一样的路。

同样,单凭局座的一条长微博,一句“但就是有个缺点,没有任何经济回报”似乎也很难就做出微博红人难盈利的结论。但跟淘宝直播今年大放异彩、抖音快手的节节高升相比,微博似乎正在被这些我们熟悉的“新物种”们削减了光彩。

从张大奕和李佳琦,也恰恰似乎印证了电商的图文时代到直播时代的转换。

就在不久前,拼多多、小红书都相继宣布进军直播电商,说到这,似乎又要回到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微博为什么做不起来直播?

离明星更近的一直播还在持续走秀场直播,打赏盈利的路子,而大鹏、柳岩的电影《受益人》却将直播见面会和卖票放在了薇娅的淘宝直播间;雷佳音、汤唯的电影《吹哨人》将直播见面会和卖票放在了多余和毛毛姐的抖音直播间;胡歌、桂纶镁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将直播见面会和卖票放在了快手的球球直播间。

微博似乎也意识到了自身在带货直播上的缺失,今年9月微博直播和淘宝直播打通,实现淘宝、微博粉丝双平台分发,但微博的这波自救似乎来得还是有些迟缓,不知道像局座张召忠这样不适合直播带货的大V还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