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谢维平

郭靖宇,一个传统又新潮的导演。

传统的是,他可以拍出《娘道》这样的年代剧,他的郭家班也是以老戏班的方式建立起来的。他还坚持尊师重道的老传统。为了尊重老艺术家,在老家河北承德话剧团,他至今依然还是一个初级演员。

但另一方面,郭靖宇又是一个无比新派的创作者。他很早就拥抱互联网,跟马东、龚宇在一顿火锅上拍板拍了《灵魂摆渡》这部最早的网剧,他还培养了小吉祥天这样的网剧编剧,拍出了网络电影标杆作品《灵魂摆渡·黄泉》。同时由他担任主任的青工委不但接纳网络电影的行内人士,未来还会拥抱短视频。他现在最想拍的是五分钟长的短视频。

这样一个创作者,到底是怎么思考创作以及培养人才的?最近在青工委承办的初心榜颁奖典礼活动现场,我们跟他进行了一番交流。

郭靖宇的创作观:从角色类型出发,拒绝价值观先行

采访郭靖宇的时候,他正在忙着自己《霍元甲》的后期,距离上一部剧《娘道》已经过去了一整年。

关于影片价值观的争议已经消散。在影片上映期间,大多数时候郭靖宇是沉默的,他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老派又新潮的郭靖宇:最想拍的是短视频

真实的情况是郭靖宇驾驭不同题材和人物,有着不同的处理方式。他认为,塑造娘道这样一个女性角色, 就应该是这样的。对他来说,《娘道》是一个旧社会的戏,瑛娘就是一个旧社会的人。

对于播出之后,年轻人甚嚣尘上的抵制声音,他其实知道,但他并不想要去讨好或者迎合。有人跟他说,婆婆这么可恨,儿媳妇为什么不抽他?他清楚那些网友们的心理,“你要抽他一巴掌,我就不再骂你了,你儿媳妇不抽婆婆,我天天骂你。”

他觉得拍这么一个戏,就应该尊重当时的现实环境,年代特点,为了尊重现实他宁愿背负一些创作争议,“我允许你骂一万年。中国传统文化就是这样的,而且在那个年代怎么可能回避,那个年代不可能回避的,儿媳一定要跟婆婆住在一起。”

如果理解了这一点,也就理解了,《娘道》其实不可能会是《延禧攻略》那种面向年轻观众的爽剧。“我这个戏有特别多的中老年粉丝,他们非常热爱,不然怎么来的那么高收视率?”

争议的产生其实是不了解郭靖宇的创作历程,他拍过这种价值观传统的人物,但也拍了《小娘惹》这种独立女性创业的题材,去年跟《娘道》同期播出的《最美的青春》,也是他编剧的作品,在这个讲述第一代造林人的故事里,女性就没有任何压迫。

更早时候的《铁梨花》,女主角则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性角色。在处理铁梨花的时候,他也尊重这个角色的特性,“铁梨花是一个充满女性力量的角色,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而是盗墓贼的女儿,这个角色怎么可能让别人卖她,她自己恨不得把他爹卖了。”

郭靖宇有一种老派创作人的包容性,并非年轻人那套价值观先行的逻辑,他更多的是一种从角色类型出发的逻辑。

郭靖宇自己认为,在2010年那个时候,拍摄《铁梨花》这样一个人物,是符合时代精神的,那个时候市场确实也需要这种特别有个性的女性角色,但短短八九年过去了,社会其实有一点呼唤回归,“需要更多的人了解母亲的付出,母亲的尽心、女人的忍让。”

类似这种价值观的争议,并不构成郭靖宇的的创作困惑,作为一个从业20多年的创作者,他有驾驭不同题材和人物的柔韧性。更多的时候,他依然表现出对创作的极大热情。

直到现在,他依然保持每天上午雷打不动写剧本的习惯,早上7点起来,一直写到下午2点,剩下的时间留给社交活动。他一年保持着150万字以上的创作量,《最美的青春》、《娘道》都是这么创作出来的。

而且,郭靖宇有一个特别的习惯,不看任何其他人的剧,最多也就是看看新闻,了解时事,“不然的话在剧情上多多少少你就会有逃不过的影子。”他说,这叫避免下意识抄袭。

《霍元甲》是郭靖宇编剧的下一个作品,郭靖宇跟团队在研究了历史上这个真实人物的时代之后,重新写了这个故事。霍元甲所处的是民族遭遇大变局的动荡年代,他觉得霍元甲这样一个人物的传奇特别适合今天的国情。民族需要振奋,但民族要想自强,必须要向西方学习。在这部戏里,霍元甲拥有非常开放的心态,会主动了解敌人,他为了打败西洋大力士,会专门请西洋搏击的人学习,了解对方的搏击术,才打赢了对方,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任何人物和过去都没有重复。

从片场培养起来的“郭家班”

一直以来,郭靖宇的作品,最为外界熟知的,就是有一些固定演员,比如岳丽娜、杨志刚、于毅、张少华、史可、刘智扬等老面孔,变换着形象扮演不同的角色。

熟悉行业的更清楚,除了演员,在导演、编剧以及制片人班底,郭靖宇的作品同样有着高度的稳定性,一直都是巨兴茂、柏杉等一群固定的人,显得丰富而稳定。郭靖宇的说法是,他的团队是典型的戏班文化,因为他自己是从河北承德话剧团这样的剧团走出来的。

这种独有的戏班文化是在片场形成的,郭靖宇习惯在片场培养自己的团队,他最多的一个戏,安排了12个副导演。平时他也会从片场寻找苗子,“这个人,哪怕上一部戏是场工,是跟组演员,他只要好学,人格中有过人之处,都有可能获得培养机会。”

而且,他会在团队成员的个人发展上,提出自己的建议,他去年就动员了自己导演组的两个人改了制片人,这两个人都跟了他多年,其中有一个还跟了他超过二十年了。

老派又新潮的郭靖宇:最想拍的是短视频

在创作上,他也发挥自己宗师的风范。之前网络电影的标杆之作《灵魂摆渡·黄泉》,是由小吉祥天在内的一堆年轻人共同创作出来的,而那个戏最终剪辑也落到了他手里。郭靖宇透露,最初《灵摆》剪到200多分钟就剪不下去了,一堆导演们舍不得删,最后只能他上手,“我说,这条线不要了,这条也是,他们就不舍得,说这条花了多少钱,这条又花了多少天,我说,你看你们浪费了20多天,还好意思说。”

他也耐心培养新人,颇具才华的小吉祥天,是他河北承德话剧团时同事的孩子,交到他手里,被他一手带了出来。他现在也给自己公司的戏做监制,多数是团队新人的作品,至今也没挣过一分钱的监制费用。

郭靖宇是典型的从体制内跳入市场的代表。1991年,18岁的郭靖宇以演员身份进入河北省承德话剧团,但并未获得什么重要角色,干着拉大幕、扯大绳这样的杂务活,但受到了话剧团创作氛围的熏陶,他开始接触创作,写了很多剧本。

后来跟着李少红一起创立荣信达的知名制作人李小婉看中了他,把他带到了北京当助手,由此进入了影视行业,这些经历让他保留了传统戏班里面那种尊师重道的观念,他至今还是一个承德话剧团的一名四级演员,成名后,当地政府多次提出要给他评职称,他想到自己评一级导演,可能会占去剧团某位老师的名额。

“可能有一位老师傅,人家已经等了十几年了,马上退休了,岂不是人家会觉得这个学生不靠谱,靠自己在外名气混大了,直接把一级职称抢走了吗?我说我永远不评职称。虽然我是河北省文联的副主席,但是我仍然是四级职称,初级演员。”

“超龄”的青工委主任呼吁行业互助


当然,作为一个一手把郭家班带起来的影视前辈,郭靖宇现在也开始参与行业建设,现在他还有一个新的身份,青工委主任。

青工委的全称是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青年工作委员会,成立于今年3月,是一个服务于青年影视工作者的新组织,作为主任,郭靖宇跟同僚们一手搭建了这个组织的会员体系。

目前的青工委,只接受导演、编剧、制片人三个工种的申请。

成立后,协会收到了三千多份报名,青工委最终只批准了706个,还有58个预备会员,基本涵盖整个行业。明年计划向短视频优秀创作者开放。

在接纳门槛上,青工委没有电视剧协会那么传统和保守,一直以来,很多网剧导演没有办法加入电视剧协会,因为协会规定必须在全国有两个电视台播出,有两部署名的导演作品才行。

但青工委不一样,它与时俱进,更多地拥抱新生力量,之前接纳了网剧创作者,后来又接纳了网络电影创作者,明年还计划接纳短视频的创作者。今年青工委的年末表彰,还特意为网络电影设立了奖项。

老派又新潮的郭靖宇:最想拍的是短视频

青工委要求成员必须是45周岁以下,按道理郭靖宇已经超龄了,据说郭靖宇自己一开始也没有那么想当这个主任,后来中制协的领导找他聊天,希望有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可以在青工委刚成立的时候扶持一把,“团队还比较年轻,希望我们能过渡一下。”

郭靖宇自己也年轻过,深切地懂得作为年轻创作者没有找到组织的那种感受。“因为我自己是二十几岁做导演,太多的创作者在年轻时,可能确实也很难找到组织,有很多组织高高在上,门槛稍微有点高,当然有些组织门槛高也情有可原。”

郭靖宇觉得,现在行业需要有一些服务于年轻创作者的组织,把更多的青年创作者团结在一起。他希望青工委可以扮演大家庭的角色,给到年轻创作者以帮助。

对于个别委员,他给予最大的包容,今年在报名的时候,出现有两位成员递交申请时表示自己是青年才俊,想要加入青工委,但是不交委员经费。“秘书处当时很生气,问我能不能通过?我说这太能通过,因为这是青年人的一种表现。”

作为一个曾经也不羁过的过来人,他特别理解年轻的创作者。这次在青工委的活动中,郭靖宇说,“我们接受不同的声音,也欢迎有个性的家庭成员。”他希望青工委真正对年轻人有帮助,同时有一天如果这些人成长了,也应该回馈给组织,才算是合格的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