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karl 刀刀


一份来自阅文去年9月的合同在新管理层上任后迅速引起了网文圈的震动,经过两天的持续争论,至今仍在发酵。


今天,有好事者扬言要发起“55停更节”,倡议所有网文作者在5月5日这一天停止更新,试图裹挟更多作者来一起“对抗”。


但平台这一边,已显示出了坦诚对话的意愿。


阅文已于第一时间宣布,将于5月6日启动今年的系列作家恳谈会,刚刚入职不久的程武、侯晓楠等阅文新高层都将参会,就商业模式、作家生态以及作者合约等问题展开讨论。


而在此前,程武、侯晓楠和阅文新团队还曾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承诺将与作家们进行广泛沟通,对不合理的条款,做出相应的修改。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阅文《关于近期不实传言的说明》截图


保护作者的合法权益是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一直坚持的立场,但随着事件持续发酵,越来越多的谣言泛起,事件如果走向非理性,可能对作者和行业都带来伤害。


“我要出于本心说几句。”著名作家唐家三少在微博表示:“作者是资源,是大文娱产业链最上游的存在,网络文学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已经是以内容为核心的多版权运营这条路线在走下去。我深信,没有任何领导会作出舍弃资源的选择。”


“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当你初入的时候,你就要考虑放弃什么而获得什么。”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唐家三少”微博截图


在唐家三少发声后,评论中出现了不理性的人身攻击的言论,甚至其亡妻都被攻击。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沸腾的舆论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情绪宣泄无法凝聚共识,还原整个事件的全貌,积极、理性地推动问题的解决,才能让网文行业健康地发展下去。


阅文合同门背后,事实到底是什么?


这次引发网文圈“地震”的事件,肇始于在5月1日,有网文作者发现阅文变更了和作者签订的合同,合同中提到的“新型销售模式”等都有可能损害作者利益。


于是,一些作者开始在微博、知乎等地发声,反抗阅文的“霸王条款”。


作者群体为什么不满,主要是基于以下三点:


1、 合同把甲方阅文和乙方作者的关系定义为“聘请”,却不提供法律要求的社保等各项待遇。

2、 阅文将根据实际情况推行“新型销售模式”,这可能损害中腰部作者的利益。

3、 作品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乙方作者可以分成50%。但现实是不少作者净收益并不高。


仔细看下来,事实上条款所述和网文圈此前的做法变化并不大,甚至连纵横中文网总编辑邪月,也在微博表示,“阅文的新合同所谓的苛刻,只是老合同的延伸,只是把本来模糊的条款清晰化”,但引发的舆论反响却超乎大家所料。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许多解读文章都曲解了合同的原意,舆论场进一步撕裂。


比如,有人认为,这说明以后签约的作者只能是阅文集团雇的枪手,阅文只是委托作者创作,也就是说作者辛辛苦苦写的书版权不在自己手里。


对此,阅文表示,网传新合同导致网文作者失去“原创”身份、失去版权属于对个别条款的误读。单纯从聘用两个字,无法说明这就是委托创作合同,著作权依然归属作者本人。


还有一个广泛传播的谣言是,阅文今后要全面推行免费阅读模式,这引起了不少作者的反对。一位签约网文作者就表示,平台要推行免费化,意味着网文作者未来只能靠着用户点击的广告以及后续IP运营分成为生,并且在IP开发时间、动态不明朗和渠道数据掌握在平台的前提下,短期内作者收入存在骤降的可能。


对此,阅文表示,关于福利制度方面,因平台与作者一直以来就并非雇佣关系,所以雇员福利成本例如五险一金的确不包括在内。但这里指的福利并不是包括全勤、创作保障、半年奖等在内的作家福利制度,关于作家福利制度将不遗余力进行投入。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而对于“新型销售模式”,阅文也作出了解释:“新型销售模式“,更多指的是原本网文就存在的限时免费、用户时长换取阅读权限的互动机制,属于拉新促活的运营策略,例如《庆余年》在播出期间也曾书影联动,以包月会员卡阅读的方式暂时性取代了单章的付费机制,目前阅文以付费阅读为核心,这块业务之后不会取消,而是继续巩固深化;创新经营模式会积极探索,但第一,不会损害现有业务,第二,收益一定会与作家分享。


最后一个容易让人借机煽动情绪的地方在于,此次合同门爆发的时间正是阅文换帅之后,节点微妙。在微博、知乎等一些社交媒体上,一些认为阅文新的管理层入驻导致了新规出台的观点不在少数,更甚者延伸认为这是阅文新团队要改写网文江湖篇章的第一步。


但如果仔细思考其实也不难察觉这个说法难以成立:阅文团队变更时间是发生在4月27日,即便动作再迅速,也很难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拟定新合同,并大范围推广。


这一点,在随后网文作者愤怒的香蕉博文中也有提及“新合同并非程武的动作,在三四月间已经推行。”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愤怒的香蕉”微博截图


阅文在回应的文章《关于近期不实传言》中也表示,“当前公众讨论的这份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并且在今年1月份就已经开始对外推行。


并非委托作者创作、没有全面推行免费模式、条款变更非新团队所为……遗憾的是,虽然阅文官方第一时间就发出了声明辟谣,并表示将在5月6日召开作家恳谈会,重新协商部分不合理的条款,但舆论场已经失控。


舆情沸腾之下,作者们该做什么?


就在昨天,有网文作家表示,将于5月5日举办第一届#55断更节#,举行网文界的“工人罢工运动”。作者们将在这一天停止更新,表达抗议。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而舆论场中也出现了很多偏离焦点的不理性的煽动声音。有些人以维护权益的名号,不断在平台与作者之间制造对抗和对立,怂恿大家拒绝对话,追求的不是理性对话解决问题,而是扬言要搞垮阅文,以及如果不参与停更的也可能会遭到举报等抵制。而许多过激和非理性的胁迫做法与舆论造势,也引发越来越多作者的反感。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比如有人造谣称,已故作者贼道三痴的遗作《清客》《皇家娱乐指南》被封书,目前在微信读书APP上全文免费。暗指阅文欺负去世作者,不给去世作者的家人发稿费。


但事实是,贼道三痴的《清客》和阅文签订的是买断合同。贼道三痴去世后,阅文编辑不仅帮他更换了个人银行卡信息,还坚持给他的家人发放稿费,从未停过。至于贼道三痴的书籍被下架则与去年内容审核有关,目前已经恢复。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必须承认的是,阅文此次推行的合同中,也确实存在一些有待商榷的条款。比如,作品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净收益”,乙方作者可以分成50%。其中运营成本该如何核算,如果最终净收益为零甚至为负该怎么办,这些都有待细化和补充。


但舆论发酵到现在,有些讨论甚至已经超出了合同是否合理的范畴,跑偏到“资本凶猛”“资本主义割韭菜”上去了。但没有资本就没有这么多供作者写文的平台,网文行业也不会发展近20年依然繁荣。应该感谢工业化的运作和资本介入做大了蛋糕,而不是将其视为洪水猛兽。


归根结底,部分网文作者害怕的不是这一纸合同,而是对阅文下一步做法的担忧。如果今天不反抗,今后阅文会不会有更严苛的合同出现?平台是不是从此要抛弃我们了?


但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在合同事件发酵后也回应过,作家是阅文的根基,这不是口号。阅文还准备在5月6日召开作家恳谈会,充分考虑大家的批评和建议。身为作者,应该抓住这次机会,和阅文积极沟通,共建良好生态。


情绪性的发言无益于解决问题,偏激的行为和言论只会为谣言滋生提供土壤。事实上,因为部分作者的过激言论,作者群体内部已经出现了矛盾,如果大家都忙着站队、割席,不仅无法团结起来向阅文提出合理诉求,整个网文行业最好的生态也会受到影响,这对作者和平台都不利。于情于理,作者们都应该先冷静下来,只有事实和理性才能加深双方的理解。


在为自己争取更多利益的同时,作者们也应该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思考一下。阅文变更合同背后的原因到底什么?资本永远是跟着用户和市场走的。身为作者,也应该敏锐地感知到用户和市场的变化,这才能更清楚自身在产业链上的位置,从而抓住更新的机会。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在网文行业发展早期,作者少,用户多,看网文是当时人们的主要娱乐方式,头部的网文作者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但现在市场成熟了,新作者大量涌入,看网文也只是人们的娱乐方式之一,影视剧、短视频等都在瓜分人们的娱乐时间。文字消费的天花板出现,网文的价值正在被重估。


网文还值钱吗?值。但值钱的恐怕不仅仅是文字本身,更是文字背后的衍生开发潜力。可以预见的是,今后拥有更多IP延展性的网文会更受欢迎,这不是资本决定的,而是资本所追随的用户和市场决定的。


一个优秀的作者,不仅应该积极而理性地与阅文沟通,寻求解决方案,还应该站在全局角度思考网文行业的未来。今后写什么样的文字才能获得市场的认可,要怎样才能借助平台的力量把自己的才华充分发挥出来?要尊重市场,只有了解资本,才能利用资本。


回归商业逻辑,阅文坚持的是什么?


群情激愤之后,也应考虑现实的商业逻辑:在现阶段,全部推行免费模式,放弃中腰部作者对阅文来说无异于自掘坟墓,不可能也不现实。


首先是所谓的免费模式。免费模式的出现,本质上是近两年用户下沉、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算法时代来临和巨头竞争进入下半场的必然结果。作为网文行业的龙头老大,阅文不可能对这一模式视而不见。


但对于免费模式,阅文的态度是审慎的。阅文官方从未在任何公开发言中表示要推行免费模式,即使是在所谓的新合同中,阅文要推广的也是“新型销售模式”。阅文期待与作者一道,共同进行新的业务模式的探索。


而新型销售模式并非等同于免费模式,至于放弃付费模式也无从谈起。


此前在4月27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之时,程武就在内部邮件里提到,即便要通过业务模式升级,拥抱新技术和产业互联网层面打开更多元的价值空间,也是要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和前提之上。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从阅文目前的收入结构和商业利益来看,付费阅读收入也仍是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此前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阅文去年其总收入为83.5亿元,其中在线业务部分收入为37.1亿元,占比超过44%。


至于所谓的“战略性放弃中腰部作者”,更是不符合商业逻辑。在内容行业,作者永远是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环。一旦作者生态被破坏,阅文就会成为无水之源、无木之本。在内容金字塔上,头部作者永远都是少数,腰部作者才是中坚力量,一旦出走后果不堪设想。


阅文显然也明确知晓这一点,所以才会接连发声,期待与作家积极沟通。不少头部作者如唐家三少、纵横的邪月等也在积极劝导作者们冷静下来,理性看待。


比如在邪月看来,作者对平台的误解和恐惧主要还是来自未知,所以会从一开始就往最坏的方向去想。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新的变动也未必是坏事,“订阅当然不可避免会下滑,但如果有声、动漫、音乐、影视、游戏可以有更多突破,对从业网站和作者来说也是福音。“


阅文“合同事件”背后,网文行业的危与机

纵横-邪月微博截图


在腾讯互娱这个庞大的数字生态系统里,阅文还能给网文行业带来什么?某种程度上,这次的危机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果部分作者能放下对立情绪,少一点谩骂和人身攻击,和阅文官方进行充分沟通,结局也会向着好的一面发展。


毕竟,好的内容生态需要作者和平台共同构建。既然大家的目的都是给读者提供更好的内容,让行业健康地发展下去,那何不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呢?如果双方能达成新共识,网文行业或将迎来更多全新的故事和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