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B站正式上线“知识区”不久,准备一手扶持在最近一年兴旺起来的知识类up时,财经知识up主“巫师财经”却以一个告别视频,表明自己将要告别B站,视频还会再做,但在哪发布却是另说。

告别的原因,他在视频中几次提到“在冲州过府后,用爱发电的积极性低了很多”、“恰饭收入太低”、“做知识科普类视频是件费力不讨好事情”。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言下之意,做视频能带来的收入和利益规模,成为了他目前更关心的话题,也是决定是否做下去的一个衡量标准。

在视频中,他还提到自己因为不懂自媒体市场行情,对外报价150W,使得大厂PR望而却步,视频的商业化,已经被他早早提上议程。

其实巫师财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踩中了B站当时尚未兴起的知识区风口,到如今也才发展尚不足一年,从内容创作者积累原始用户,再到流量变现通常要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过程来看,半年左右就将商业化作为重心,未免显得有些操之过急。

而随后B站表示巫师财经属于单方面解约,违背契约精神,巫师财经则矢口否认,表示自己仍然是“自由身”,而此时微博有相关网友表示,巫师财经此次出走是准备签约其它视频平台,签约费或将高达千万。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至此,此前已经经历过一轮质疑的巫师财经在“人设”上也更加崩塌,此前“不差钱的中金高端人士”,力图用保姆级的知识讲解,打破韭菜始终只能是韭菜的局面,帮助人们冲破阶层固化的巫师财经仿佛换了个人,更重视利益,更重视收入,身体力行的展示何为“资本永不眠”。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根据B站以及巫师财经透露的相关文件,巫师财经这次另选其它平台,也正好卡在他与B站签约过程的时间节点上,巫师从B站一路起家,到收获大量关注并成为知识区的代表人物之一,如果顺利签约,他的高光时刻也正要到来,但巫师却选择了另投其它平台,让不少用户们感到诧异,加上其本人在告别视频中提到的对收益的追求,可以推断其动机大概率就是巫师常常提到的“资本的力量”了。

但是,巫师财经的快速崛起,和B站的流量、生态及用户密切相关,换到新的东家,他还能保持这样的流量与知名度吗?

另外,B站作为一个造血能力十分强的平台,常年也是被挖的目标,像巫师财经一样,漂流到外站的up主也不在少数,他们如今又过的如何呢?

巫师财经与敖厂长:先后尝试站外漂流的人

论与巫师财经的经历之相似,敖厂长几乎可以说是游戏区的另一个翻版。

敖厂长的早年崛起经历,再到中间的口碑跌落和换平台,都与巫师有很多的共通之处,其中最相似的是他们分别代表的硬核人设。

其中包括语言风格,巫师财经语调冷静、沉稳、霸气,常常使用大量的华丽辞藻,仅在告别视频里就用了“雪泥鸿爪”、停辛贮苦“等几十个成语,从而形成有文化、背景高级的精英人设,在内容上,则以知识提升,打破阶层固化为使命,让”普通人“用户们感到真正获益。

敖厂长的川式口音本身就自带“笑果“,加上逗比搞怪的解说风格,奠定了幽默的氛围,但在吐槽上,又选择了硬核的吐槽模式,创造了对”垃圾游戏“绝不姑息的态度,嬉笑怒骂中,将游戏的优缺点一并点出。

B站的流量主要是通过up主的个人视频所形成的私域流量,弹幕和评论区成为了用户们最主要的交流场所,在B站视频下的评论区中,可以看到用户彼此间形成了密切、频繁的交互,争相表达自己的观点。

而随着up主和视频的影响力增加,用户自身的观点也会被放大,由此用户们形成了良好的粉丝习惯,通过三连的方式支持up主,用充电等方式形成内容消费,而这些好的内容经过用户推荐,会获得更高的热度,从而使up主快速出圈,加上B站的扶持,形成强大的造血能力。

B站用户对于up主的感情很强烈,只要你有足够的特色,有独立的人设,他们就愿意对你的内容进行投币、充电、安利和支持,甚至会自发的保护你的权益。

但如此优质的粉丝基础在另一方面也是严格的,其中B站用户的两个大忌,一是抄袭,二是“恰烂钱”,前者正好是巫师财经踩到的雷区,后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敖厂长。

抄袭让巫师财经的口碑大跌,被用户发现其在B站发布的几部财经类视频中,文案存在大面积抄袭现象,如分析杨幂&杨超越的资本博弈的视频就从逻辑、到文案上都涉及抄袭公众号数娱梦工厂的文章,甚至至投行经历也有抄袭匿名知乎用户的嫌疑,导致口碑大跌,一时争议四起。

在巫师财经的告别视频中,他将自己遭遇争议的历史总结为“我经历了【楼起】——【楼塌】——【再楼起】”的过程,也含蓄的用”冲州过府“将这些经历指向为自己“用爱发电欲望降低”的一个转折点。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口碑的下降使敖厂长与巫师财经都开始重新思考如何让利益与声望最大化,最终巫师财经选择了靠向签约费和其它平台,而敖厂长则尝试在其它平台上更新自己的游戏内容。

但换了平台,就真的能重新让收益最大化吗?答案却并不一定。留在B站,“用爱发电”也并不是的唯一收益选项,或许巫师财经应该用自己最擅长的分析,重新评估自己的“跳槽”。

离开B站,就会更好吗?

敖厂长在争议爆发前,一直声称处于半退休,再过几年就要完全退休的状态。

在争议爆发后,他又将签名改成“不退休了“,表示要做更多好的视频回馈观众。

但后续的努力并未能在短时间内挽回自身的声势,后来敖厂长签约其它平台,拿手的游戏视频大量在其它平台上发布,但视频播放量未能重回巅峰,多数在十几万至几十万之间,偶尔有百万级别。

而敖厂长至今仍在保持更新的B站账号上,视频播放量依旧保持几百万的级别,虽然更新频率已非常低,但其粉丝和观众,依旧有大量的人选择留在了B站。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敖厂长在B站播放量依然多达百万

离开B站后,敖厂长并未能够重回人气巅峰,看来“退休计划“还要很长。

此前,B站独家签约主播404NTFounD(杨帆),直播时宣布违约跳槽虎牙直播,他同样发迹于B站,通过和知名up主“渗透之C菌“的互动提升知名度,最终制作了一些爆款内容达到爆发性增长,成为知名主播。

但随后正值直播抢人大战,404NTFounD宣布跳槽虎牙,而B站在此前已多次提高其工资,

此后,B站就合同纠纷起诉404NTFounD。

2020年3月,违约主播“404NTFound”终审结果公告,仲裁终局裁决其需支付195万违约金。目前,主播“404NTFound”致歉B站,并表示支付违约金,并重回B站直播。

当时B站在知乎发布的公告中曾表示:“一直以来,杨帆在直播和微博中,都曾经说自己是一个不以直播牟利,只为陪伴粉丝的人。但是,在利用B站的合约和报价拿到千万级主播合约后,B站和B站的粉丝顿时变成了‘老酒馆’被放弃。“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当时正值千播大战,造血能力强的B站成为了诸多平台的挖角目标,而当时关于主播违约的法律和法规也并未完,也就造成一些重视短期利益的人,抛弃原平台,主动违约的行为。

404NTFounD就是其中一个重视短期利益的代表,然而最终他又选择了回到B站。

事实上,在新平台,缺少原始用户和信任感,也很难长期保持良好的收入水平和人气,而且平台的用户属性差异也非常大,虎牙的用户长期兼容秀场用户和游戏用户,与404NTFounD主要以女性粉丝为主的定位也并不符合。

这也导致,除了签约金外,如果不能持续提高粉丝数,未来他能够拿到的其他收益也很少,在404NTFounD转投虎牙的第三年后,他最终又选择道歉并主动回归B站。

如今,游戏主播的跳槽成本已经相当高,行业间的跳槽也更加规范化,不久前,虎牙绝地求生主播韦神被判决要向斗鱼赔偿超过8000万元的违约金,依靠违约赚钱短期利益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知识类、财经法律类的视频化兴起是2020年内容领域新风口,也造成了相关up主、视频博主崛起的现象。

但在如何权衡短期利益与“用爱发电“之间,或许更应该考虑的是自己合适新平台吗?能否与平台形成共生关系?还是就只想做一个赚快钱的机会主义者?选择后者的话,违约成本是否又承担的起?

从巫师财经的自述看来,他的离开,大体上离不开两点:一、用爱发电,却又因为抄袭遭遇口碑滑坡,没有形成理想的人设和粉丝群体;二、在口碑滑坡的情况下,又没有爆发性的收入增长,继续投入的理由在哪?

这些对投入产出比的考量,与进而得出的结论,倒也坐实了巫师投行人士的身份,思维逻辑与判断最终回归在投入与回报的层面。

但即便在这一层面上,巫师财经未免也显得有些操之过急,B站如今在商业化层面上的运营正在不断被证明是成功的,越来越多的品牌如小米、oppo等都会选择在B站上开展线上发布会及新品预售,越来越多的广告主选择通过B站与up进行商业合作。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OPPO与《EVA》联名产品发布会选择在B站上直播

广告主看中的是B站的流量、up主与粉丝间的黏性,以及用户主动的内容消费行为和支持行为,这些都可以让广告主的投放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而巫师财经,在新平台上,可以预知的既得利益就是拿到一笔签约费,但新平台的用户是否接受他、粉丝会不会跟随、以及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广告主的态度,其实都还是未知数。

但这些在B站上,其实都是确定的,从投行追求长期价值投资的逻辑来看,留在B站,巫师财经能获得的长期利益或许会更多。

巫师财经无疑是踩在知识风口转向视频化、面向更下沉(年龄、社会身份等下沉)用户的风口,他的选择对自身最终是对还是错,都很难预料,至少他的前辈们,在外漂流的过程中,很多都并没有重新回到自己的巅峰,也有人最终选择了重回B站。

B站up主站外漂流记

B站被挖的历史已经很丰富,这主要得益于B站造血能力强大,有独特的用户氛围和审美,容易形成平台、用户与up主间的共生关系,天然适合up主快速成长,而如今up主在变现渠道上也在越来越丰富,参与到B站的更多品牌、推广活动中,也许巫师财经再等一等,他也不用再反复衡量自己的投入与产出,可以随着知识区的壮大,真正形成名利双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