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吉安

“我宁可大家对我不满意,也不希望大家说王牌家族不好笑了,这档节目不好看了。”吴彤说。


《王牌对王牌》第六季(后简称《王牌6》)完结的3天后,总导演吴彤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在为新一季《青春环游记》看场地的间隙,他与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分享了关于这一季节目的欣慰与遗憾。


“比较高兴的就是这一季成功制作完成,保持了以前的水准。较遗憾的就是因为档期的原因一些剧组的嘉宾没有凑齐,这一季的内容也因为时长和剪辑方法有一些争议。


毋庸置疑,第六年的《王牌对王牌》依然很能打。数据显示,《王牌6》首播收视即破3创下六季之最,此后同时段收视一路领跑,全网热搜突破了2000个,且播出期在各视频平台的正片有效播放量超过10亿,首创的直播短综《营业吧王牌》观看人次破亿,可谓一骑绝尘。


但也是在这一季播出期间,越来越多观众对节目的内容设置、嘉宾时长等表示了不满。  不同圈层用户对嘉宾和内容的割裂式倾向让《王牌6》面临着口碑争议。

image.png

以第六季第九期为例,节目播出后,《山河令》的粉丝认为自家偶像龚俊和张哲瀚镜头太少,剪辑稀碎。而《上错花轿嫁对郎》的情怀观众则觉得黄奕和聂远时长太短,没看够就完了。

“大家都希望自己喜爱的艺人内容能更长一些,但我们是电视综艺,时长有限,做不到让所有粉丝都满意。”谈及此,吴彤颇有些无奈。

这也是当前电视综艺面临的难题:作为面向更泛化受众的节目,在垂类受众喜好极度不同的当下,满足各圈层用户的喜好,实现“千人一面”似乎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

于是有很多台综也开始转型,力争“千人千面”,瞄准更年轻或是更垂直的用户。但经过6季发展,已然成为国民综艺的《王牌对王牌》需要兼顾的是各个圈层的受众喜好。

“我希望《王牌》始终是一个面向全年龄的综艺。无论是老人孩子,还是年轻受众,都能在看节目的时候感受欢乐,看到自己喜欢的嘉宾,也能和家庭其他成员产生代际交流。”吴彤说。

image.png

《王牌对王牌》总导演吴彤与贾玲、李宇春合影


image.png

飞行嘉宾镜头少?剪辑跳跃节奏快?

 时长是问题关键

“请来的嘉宾就这么当背景板啊?”
“内容好跳,感觉转场很突兀!”
“重聚牌打了这么久,正片里怎么还不到十分钟!”
……

向来嘉宾丰富、撬动大牌能力强、擅长经典重聚的《王牌对王牌》,却在第六季播出期间,在关于飞行嘉宾的设置和内容呈现上出现了不少争议。

网上越来越多的观众围绕节目的剪辑、嘉宾的镜头分布表达出不同声音。“感觉嘉宾越来越多,但是内容却有些零散,尤其是剪辑上做的很跳跃,不如前几季流畅。”王牌系列老粉嘉嘉在采访中告诉小娱。

而对于更多粉丝来说,嘉宾的出镜时长是引发不满的核心。“期待了两星期,还没看够就没了!”山河令粉丝燕婷在社交媒体上吐槽。

也是在这一期,《上错花轿嫁对郎》剧组重聚。在游戏的间隙,借助才艺展示的空挡,黄奕一身李玉湖的打扮,坐在花轿里登场。随后该剧主演聂远、小李琳、师小红等人依次上台。除了黄奕还参加了此后的游戏环节,其他演员便在短暂重聚后退场。

image.png

“就这???”弹幕中许多期待重聚的观众打起了问号。“要做回忆杀能不能好好做!”社交媒体上一片质疑声。


“其实这归根结底都是时长的原因,”对此,吴彤也有自己的无奈:“这一季王牌赶上了双播。晚上10点另外一档节目要上。这也限制了节目的时长,我们必须在台里编排时间内结束,所有的东西需要在这个时间段完成。所以势必压缩了嘉宾的时长,也打乱了一直以来的剪辑节奏。”

例如嘉嘉所说的开场剪辑跳跃问题,便是节目组权衡后的无奈之举,“入场剪辑会录制20分钟左右,如果很顺畅的话,需要保留10-15分钟。但这样就不够后面呈现3个游戏了,必须删掉一个。后期也让我选择到底保留什么。考虑到游戏阶段的笑点更密集,王牌本质是个喜剧综艺,所以我选择把出场压缩成一两分钟,还是保游戏。”吴彤解释。

而针对嘉宾时长的不满,吴彤则认为这和节目主打全年龄各圈层的性质有关。

《王牌》系列是想让各个圈层的人都能看到喜欢的内容。我非常理解喜爱《山河令》的粉丝和想看《上错花轿嫁对郎》更多镜头的用户,他们希望满集满屏都是想看的人。但是我们做卫视综艺,也必须考虑到各个年龄的观众。比如父母一辈,可能就想多看陈建斌蔡少芬,这些不同的声音也必须都顾及到。”吴彤表示。

image.png

除了时间的有限和嘉宾的多元化,录制过程中还需考虑更多现实的问题,如嘉宾的档期安排,节目的先后邀约顺序,艺人自身性格与节目契合度等,这也都影响着节目在制作、剪辑时的呈现。


据综艺编导阿雯介绍,像《王牌》这类经典国民综艺,每一期的嘉宾安排其实往往很早就会确定,由于其强国民度,不少热播剧的艺人团队都会主动联系节目方,以期获得更高的关注。

同时考虑到嘉宾档期,实在难以协调时,就只能单独录制,以独立的表演环节出现在节目里,“像《山河令》的演员就很典型是参与时主题已经定了所以只能作为辅助参与。最后一期也很明显是因为张彬彬的档期问题,节目组才会策划给景甜和张彬彬单独录制了才艺部分,满足《司藤》剧粉的诉求。”

综艺后期从业者瓜瓜则认为,作为一档强喜剧风格的综艺,在后期阶段也必须进行强取舍,“很多时候一些演员尤其是流量艺人其实综艺属性明显不够,可能在普通的综艺里不明显。但是对《王牌》这种要求笑点很集中的综艺来说,就会显得有些突兀和尴尬。所以相应镜头也会被删减。”

也正是因为这些综合原因,《王牌对王牌》很难做到让每一期飞行嘉宾的受众都感到满意。“好在嘉宾还是很理解我们的,大家的关系都是很好的,每一期我们都有前辈也有晚辈,大家互相给出综艺效果。”吴彤说。

同时他也告诉小娱,节目组正在努力研究更多平衡嘉宾镜头和观众需求的办法,例如这一季的衍生综艺《王牌少年加载中》,便是一个容纳更多未播内容的尝试。“同时,可能以后我也需要控制邀请嘉宾的人数,比如只请4个人,充分发挥嘉宾的特色和专长,这样观众能看的更过瘾些。”

image.png

image.png

腾玲组合太辛苦?新增小宋太偶像?

王牌家族不会主动换人

“心疼我腾哥玲姐,感觉在节目中他们也太累了!”
“王牌家族才是节目的核心!只想看他们的cut部分。”
“拒绝下一季换人,少一个人都不是王牌家族!”
……

经过了3-4年的磨合,腾玲喜剧二人组和沈腾+贾玲+华晨宇+关晓彤这四位经典王牌家族搭档也受到了观众的广泛认可和喜爱。

四人在节目中的功能明确:沈腾和贾玲是家喻户晓的喜剧演员,自《王牌3》开始持续以常驻mc的身份录制,凭借强现场反应能力和造梗能力保证节目的喜剧性;华晨宇和关晓彤从《王牌4》开始常驻,分别擅长唱作和舞蹈,在节目的才艺和游戏环节发挥作用,也逐渐成为才华和机智担当,收获了大批节目粉丝。

image.png

随着一季季节目的播出和团魂的养成,许多节目老粉也对王牌家族产生了深厚感情。他们也会日渐在意王牌家族在节目中的时长,在环节中的作用,甚至是“带不太适应综艺氛围的嘉宾时是否太辛苦”。


嘉嘉便告诉小娱,每每看到沈腾和贾玲在舞台上努力搞笑,又要接梗又要受罚,都会觉得很心疼。

对于这样的声音,吴彤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一件好事,说明观众们对王牌家族的认知有了变化,从逗乐解闷的喜剧人变成了家人一样的存在,所以才会有护短情绪。

“观众也是产生感情了才会有这种心理。看腾哥摔跤,玲姐淋雨,也会想他们会不会冷,会不会痛,会不会受委屈。但其实节目中的表现也正说明大家都在很认真的面对游戏规则,没把这个当行活儿,所以观众才会买单。”

image.png

吴彤用中流砥柱和定海神针来形容沈腾和贾玲,“他们是王牌最重要的人,他们带给观众欢乐,自己本身也会变得更默契,更有梗。”在他看来,对于沈腾和贾玲来说,最难的不是在节目中奔波受累,而是源源不断带动气氛,营造笑点。


观察可以发现,为了满足观众求新的诉求,《王牌6》中邀请了章子怡、李宇春、袁弘、汪峰这些没什么喜剧综艺录制经验的嘉宾。而沈腾和贾玲作为节目的东道主,便需要更努力地抛梗,带动他们,对比下就会显得格外卖力。

“但其实他们自己是玩的挺开心的,可能有一些体力上的辛苦,但是没觉得心理上有多累,第一他们和嘉宾本身就是朋友,再有就是他们也是真的很投入。”吴彤告诉小娱。

此外,出于团魂,本届新加入常驻嘉宾阵营的宋亚轩也遭到了不少争议。这个来自时代少年团,性格文静,并不会主动造梗的王牌“小师弟”被不少节目粉质疑“放不开,有偶像包袱”,甚至连节目中将他纳入常驻的行为,也被认为是“向资本和流量低头”。

“我必须要明确的是,从最开始选小宋,我就没指望他是一个综艺担当,我当时就是特意希望挑一个乖一点的男孩子,安安静静不打扰,他能代表他这个年龄的很多人,是一个成长性的、探索性的学习者,一个晚辈角色。”

在吴彤看来,宋亚轩的存在代表了00后甚至10后观众的喜好。在大众呼唤节目增加新东西,又想最大化保留王牌家族人马的前提下,找一个不抢不闹的安静男生,跟着主持人沈涛,从旁观者的角色去进入这个节目,能够给《王牌6》带来新的化学反应和新观众群。

image.png

而《王牌》老粉们最关心的王牌家族人选上,吴彤也坦言,很多事情节目组是不能左右的。“我们跟他们之间都产生了感情,我们当然再一季再再一季都会优先考虑请他们。如果他们愿意,我们当然会一直走下去。


image.png

游戏老套?经典ip快用光?

快乐是唯一坚持的基调

除了围绕嘉宾的探讨,伴随节目进入第六季,关于节目玩法、内容构成的争议声也逐渐大了起来。

最出笑点的棚内游戏频频被质疑“缺乏创新”,“陷入老套”:传声筒、你画我猜、接歌等游戏几乎在每期中都持续亮相,可谓是节目中的固定环节。因此,许多老粉也不免陷入审美疲劳中,呼吁更多新游戏玩法。

对此,吴彤解释道:“棚内的综艺游戏从大类别上看翻来覆去就是那几种,因为毕竟有场地这些限制,它没法像户外那么百变。而且其实我们并不是真的就像大家看到的只有那几个游戏,我们每期会准备大量的游戏,然后经过层层筛选定五个游戏,其中两个是经典的,剩下的是新鲜的。最终根据录制出的效果选择3个游戏播出。”


image.png

据悉,《王牌对王牌》有一个十余人的游戏策划团队,每一期会进行20-30个游戏策划。然后,节目组会从中挑选8-10个,再由工作人员反复测试,选出可能会出“笑果”的五个让艺人们玩。


“这其实是很大的工作量,并不是老游戏就不动脑子,越是经典的游戏越要考虑怎么出喜剧点。我们会猜测每一个人对词的不同反应,安排词库甚至站位。比如传声筒,每一个人站哪儿都是有讲究的,我们会根据每一格站谁,会有什么反应,是能救回来还是彻底走偏,去推测不同的线和结局,然后设计最有趣的可能。”吴彤说。

这也意味着节目组需要在对艺人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对他们的各种反应做出全面的预判

第五季播出时,沈腾曾因在你画我猜游戏中表演“项羽虞姬”词汇时,按王者荣耀中的角色招式进行诠释,引得众人捧腹,还登上了热搜。

而据吴彤介绍,他们在词库设计环节,便猜测到了这种可能。“因为腾哥特别喜欢玩王者荣耀,他是我所有好友中排位最高的。所以我当时就想到他看到这个词儿第一反应会是游戏角色而不是历史人物,可能有’点’,所以才设计了这个词。”吴彤说。


image.png

甚至有时,节目组还需要根据现场嘉宾的反应做出机动调整。例如第六季最后一期中第一次来到节目的李宇春在你画我猜中显得有些生涩。于是节目组临时加入了一个“李宇春黄晓明”的题目,沈腾贾玲二人给出的托腮模仿也一下子调动了现场的气氛。


同样,在另一经典游戏接歌词的设计过程中,选择曲库更是一件颇为费时费力的工作。“我们不能说随便找一首,万一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也不能太简单,这样都猜得到就没劲了。为了保证他们有时候错一两个字,将对而未对的效果,就需要找嘉宾常听的歌曲来放,进行选择。”

为了保证节目效果,歌曲名单无法直接从艺人处获得,找经纪人打听、翻此前的采访资料、找各种渠道私下获得艺人的曲库也成为节目组的必备环节。在吴彤看来,出的每一道题都需要踩到点上,才能保证节目的喜剧效果。


image.png

“必须承认的是,有时候就是老游戏效果才更好。我们也常录新游戏,但是笑点就没有老游戏那么多。那肯定不能把大家都不乐的游戏放进正片,所以选来选去最后常被挑中的还是经典的像传声筒这样的游戏。因为它就是好玩。”


至于因此而引发观众对自己“不创新”的声讨,吴彤则认为需要有取舍:“有趣是第一位的。我宁可大家对我不满意,也不想大家说王牌家族不好笑了,节目不好看了。”

另一方面,《王牌对王牌》系列颇为出圈的经典IP重聚环节也面临更多不同的声音:经典ip会不会用光?还能有真正大众向回忆杀的作品在这里重聚吗?

“经典ip是不会用光的。但是像《还珠格格》、《武林外传》这样的国民级ip用一个少一个,我们今后再做的重聚,可能没办法是所有人的青春,但一定是一群人的回忆。我们只能说是把属于某一个族群的特定记忆带给更多人,带向更国民化。”吴彤解释。

image.png

综合来看,《王牌对王牌》的发展之路,也反映着电视综艺一路走来的尝试与探索。这个始终坚持在棚内为全民制造欢乐和感动的综艺,持续努力于切中最大众、最普适的情感诉求。


但随着用户圈层化的加剧和喜好内容的割裂,在喜剧内容中打造全民情绪共鸣无疑十分困难,这既是《王牌6》面对种种非议的原因,也是这档节目在后续打造中必须正视的现实。

而作为传统电视综艺中坚持走大众化路线的领跑人,《王牌》未来能做的,或许是尽可能找到最大公约数人群的内心共鸣点。

正如吴彤所说:“我们始终保持一个基调,优先给尽可能多的人带来快乐。”


留言讨论

你怎么看待《王牌6》的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