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作者丨阿豪

监制丨阑夕

2021年春去夏来之际,互联网保险业的好消息不断:

水滴公司在5月1日向美国SEC递交了更新版的招股书,拟在纽交所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旗下保险业务水滴保占据营收达到89.1%。

5月10日,另外一家新生互联网保险科技平台,上线运营还不到一年的元保也公布拿到C轮融资近10亿元,领投方为源码资本,源码资本长期专注信息产业投资,投资过字节跳动、美团、贝壳找房、理想汽车等知名企业。

元保创始人兼CEO方锐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核心技术研发,加快实现可以覆盖全流程、各环节的智能化保险服务,力争把用户体验不断做到极致。”

近年来,整个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实际上都在收紧。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约有70余家上市公告拟发起设立保险公司,但从2019年开始,相继有十数家机构宣布终止成立保险公司。

因此,元保融资10亿的消息等于是给市场注入了一支强心剂:市场的大门对科技创新者是永远敞开的,而元保的“科技+保险+互联网”三位一体模式值得业界参考。


image.png

image.png

互联网保险跃迁:从互联网+到智能+


方锐在近日一期视频访谈节目里提到,互联网保险行业的发展可以分成1.0、2.0、3.0模式,分别是渠道创新、产品创新、跨界创新。

image.png

渠道创新比较好理解,就是把保险在网络上卖,但这种模式相对也比较有局限性,保险的服务属性实际上更重,它需要分成四个环节:获客、核保、交易、履约。


拿履约来说,其中的内容非常广泛,包括消费者和保险公司之间的诸多权利义务,比如核赔,而保险公司在不出险状态下的持续保障,也是履约的一部分,所以,保险其实是一个长期服务的过程。

2.0模式是产品创新。

不过在我看来,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场景驱动的产品创新。比如大家比较熟悉的运费险,就是在电商崛起后,诞生的新物种。但做这类创新公司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比较依赖电商巨头平台,竞争激烈,面临着向主流保险市场延伸的问题。

像运费险、碎屏险都属于财险范畴,而财险的大头是车险,但车险被4S店把持的很厉害,很难插入。

方锐无疑更看好3.0模式,他认为,随着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基因治疗等技术的不断涌现,互联网保险将迎来大规模爆发期,而且迎来更加深度融合的跨界创新。

我个人理解,所谓的3.0模式,其实也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互联网保险的跃迁,彻底从互联网+变成智能+,即通过科技驱动与整合服务,让用户接触到保险的渠道更广泛、更精细,同时更透明,更个性化,得到的服务也更高效、更安心。

第二个阶段是保险和健康管理等其他领域结合,覆盖到客户相关投保场景的全周期,彻底从“事后干预”变成“解决方案”。 

今年年初,四川南充一位38岁的先生在元保投保了一份元保·百万医疗险,同时参加了平台上与健康管理有关的活动。几个月后,元保的客服收到系统提示,客户两周没参加健康活动,联系客户得知,客户因静脉炎住院了,也忘了自己买过商业保险,然后在元保客服的协助下,几天之内就拿到了理赔款30544.57元,这实际上就是个3.0模式的案例,当然,在我看来,这个案例还只是个雏形,我们后面再详细讨论。


image.png

跨界者的专业主义


元保创始人兼CEO方锐曾是网易集团副总裁、集团技术部负责人,先后创立网易电商和网易支付,并担任CEO,是个典型的技术派。这也体现在了他对公司组织、业务、人力的管理上,元保公司目前大概有7成以上是技术人员,方锐相信:“技术人员是一个科技公司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无价的。”

image.png

也正是有了这些技术人员的支持,元保在一开始就搭建了一个包容性非常强的技术框架,并打造出了行业领先的元保“智能保险大脑”,能够从获客、产品匹配到销售转化等,全链条赋能保险行业。元保“智能保险大脑”一端基于数据驱动,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另一方面,能够针对不同人员的需求,高效、精准匹配产品,甚至推动保险公司反向研发,快速上线产品, 形成智能化的服务闭环。


元保“智能保险大脑”确保了元保作为“连接者”的职能与价值。

作为全国性的保险经纪机构,元保和与多家人身险公司和财产险公司合作,保险产品类别覆盖健康险、寿险、意外险等,等于说,一端连接着众多的保险公司,一端连接着全网流量。这个价值在哪儿呢?

传统的保险销售一般的获客模式有三种:原客(就是身边的社交、亲朋关系)、转介(就是老顾客转介绍)、拓客(找陌生增量)。身边的资源总是有限的,所以就需要不断去外面的拓展新客户,在这个过程里,面临两个问题:

  1. 流量从哪儿来。
  2. 如何精准定位流量。


“现在很多保险公司自己也会开发智能系统,利用算法给销售定位客户,但保险公司毕竟擅长的是精算和做产品,对网络的流量运营和外部数据的获取并不擅长,所以未来,保险行业产销分离的趋势应该会很明显。”一家传统保险公司的朋友A女士告诉我。

所以,元保在基于全网流量的运营,为保险公司更加精准地找到有实际保险需求的增量,这些“增量”既包括主流用户,也包括长尾的、边缘的,过去被忽视的保险群体。

同时,元保“智能保险大脑”还能根据用户的基础信息、家庭状况、收入情况、健康状况、风险承受能力以及保险需求,构建了1000+的用户标签,为用户进行“千人千面”的保险产品和健康服务的推荐。

需要提及的是,元保“智能保险大脑”除了为用户进行同时间内“千人千面”的推荐,也能够对同一用户不同时间点的“一人千面”进行推荐。因为用户不同时期对于保障的需求不同,包括产品形态和保障额度的需求,都可能会变化。最后,针对这些市场的新增量,可能会倒逼保险公司快速开发出小、快、灵的新产品,元保目前单一功能迭代上线只需要行业平均一半左右时间,可以有力配合保险公司推新。


image.png

从互联网保险跃迁到行业跃迁


开头讲过,保险业的监管在近年来逐步收紧,但不意味着后来者没有机会。今年年初的两会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来中国社会的新发展格局是科技驱动社会的高质量发展,真正能够基于科技能力、提升行业整体的技术、服务、产品水平的公司是有巨大的机会的。

总结来看,元保在本质上是一个以科技为核心的“双边服务者”,用户端是一个智能保险顾问,对传统保险公司而言是一个科技新基建的建设者。

对传统保险公司而言,首先是技术硬件的升级。

比如元保可以根据智能系统的监控及数据分析,及时发现与保司合作时所存在的潜在风险,如业务高峰期性能的潜在瓶颈等,并迅速推动保司进行技术改造,如推动保司相关业务系统迁移上云、推动保司数据库性能优化等。

其次,是整个行业打破边界,完成跃迁。

按照方锐的畅想,在服务模式上,未来互联网保险将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跨行业的深度融合,建立保险行业的大生态系统,基于“健康管理+保险+医疗服务”三位一体,真正实现对用户的全周期动态服务。

目前,元保也在布局健康管理领域。这就可以回到四川那位先生的案例,实际上,未来更高效的一个场景是:他在元保平台投保,得病住院后,并不需要元保的客服来发现他得病、协助理赔,而是理赔在他得病后自动到账。

这也只是理想,这其中涉及到诸多技术、数据和数据隐私、跨公司甚至跨领域协同等众多问题,也希望元保的成长和探索,能够为保险业的透明、高效、智能化之路提供成熟的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