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就像奇点爆炸创造了宇宙,技术爆炸正在重塑游戏的边界。


5G、AI、VR、云计算、区块链…当越来越多的技术创新成果被应用于游戏产业,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愈发微妙起来。


我们可以从VR游戏《半衰期:爱莉克斯》感受到非常逼真的交互体验;马斯克的神经科学公司Neuralink发布了可以让猴子用意念玩游戏的脑机接口技术;好莱坞与游戏工作室制作了由12名AI出演的真人秀节目《Rival Peak》,播出首个季度观看时长超过1亿分钟…….从这些征兆中,我们似乎越来越清晰地感知到,游戏正朝着一个越来越能够融入现实、又在某些维度上区别于现实的数字化场景方向发展。

image.png

《Rival Peak》真人秀截图


前不久,在今年ChinaJoy期间,按往年惯例也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国国际数字娱乐产业大会 (CDEC)。CDEC可以说是中国游戏产业界的“G7峰会”,在会上,来自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工委,以及各方企业代表围绕构建游戏产业新格局,发表了对于游戏产业发展新的看法。


会上,包括腾讯、网易在内的许多嘉宾都提到了“连接”“共创”等关键词,而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提出“共建‘超级数字场景’”,指出需要用新的视角来看待游戏产业的价值,通过技术创新、异业合作等,探索游戏产业的新的边界与可能性,成为让不少人为之一振的观点。

1

游戏产业的“今天”,身在何处?


从主机到PC,到如今的移动设备与VR游戏,游戏每一次革命性进步的动力来自于科技进步,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并且伴随越来越多人的参与、创造及讨论,游戏开始有了更多想象空间。

去年,《堡垒之夜》在游戏场景中,与美国著名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带来了一场“虚拟演唱会”,现场足以填满305个鸟巢的“观众”,《堡垒之夜》也因此创下了一项崭新的世界纪录。

image.png

 说唱歌手 Travis Scott堡垒之夜演唱会


需要明确的是,如果没有能够承载2700万人同时在线的服务器和数据交换能力,动态舞台、星空梦幻布景、巨人化歌手所对应的虚幻引擎渲染技术、实时动捕技术、虚拟照明系统等游戏工业化技术加持,这场注定载入史册的演唱会将不复存在。

我们还可以从很多案例中看到技术进步赋予游戏产业的想象空间:

比如在线游戏创作社区Roblox,通过3D引擎等复合型技术手段搭建起一个游戏化的“超级UGC社区”。平台允许玩家创造虚拟世界的“分身”,在拥有数百万独立小游戏的平台里畅玩、社交、养宠物,依稀可见元宇宙的产品雏形。数据显示Roblox月活高达1.6亿,上市后市值一度超500亿美元。

无独有偶,Facebook宣布5年内彻底转型为“元宇宙”平台。2019年,Facebook宣布了一个名为Horizon的项目,玩家可以创造一个虚拟化身,打造属于自己的空间,参与公共社区活动。这让人很容易想到《模拟人生》这类游戏,而扎克伯格认为Facebook和Instagram是“分享”型社交,Horizon则是“创作”型社交网络。他表示,要把Facebook所构建的用户、创作者社群,以及商业模式、VR平台在未来融合在一起,组合成更大规模的社交内容生态。

image.png

2

为什么“超级数字场景”,

将是未来风向标?

在CDEC大会上,不少演讲嘉宾都提到了同一个共同的趋势——游戏助力社会数字化转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理事长孙寿山,在致辞中提到,科技创新是包括游戏在内的数字文化产业提质增效的首要动能。近几年,信息技术的革命性进步使游戏行业的管理方式、载体形式、服务手段和传播媒介发生了巨大变化。电竞、云游戏等新业态持续爆发能量,元宇宙、超级数字场景等新概念纷至沓来,产业的边界不断被突破,用户的体验不断被刷新,庞大的需求不断被创造。

image.png

△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理事长孙寿山


盛趣游戏CEO谢斐也表示,游戏逐渐由过往所认知的“娱乐化”慢慢向“场景化”演进,游戏行业与外部产业非常频繁的深度融合,也会带来巨大的价值空间。

事实上,当游戏的打开方式和运行规律越来越像“世界”本身,“游戏化”的可扩展性和场景边界都在改变:一方面,游戏对应的商业价值在水涨船高,其中包含了为其他行业赋能产生的新价值。另一方面,游戏能够覆盖到很多待解的社会问题,而不再局限于娱乐消遣本身。

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认为游戏作为一个“超级数字场景”,提供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不同产业之间更广泛、更紧密的连接方式,并不断发生突破性创新。

image.png

△ 2021中国国际数字娱乐产业大会


首先,随着游戏引擎升级、渲染效果提升等技术指标发生变化,游戏带给用户的目标感、交互性、激励效果都在朝着更高层级跃进,在游戏里与现实场景产生更多联动。

比如《原神》将桂林山水搬进游戏;《天涯明月刀》与张家界联动以“张家界地貌”为灵感上线了“云上之城”;《剑网3》里的西湖、华山之巅、千岛湖…这些融入现实体验的做法,得到了广大玩家的追捧和积极参与。

网易公司VP王怡则分享了,用游戏化沉浸式体验与现实融合的新实践。去年10月,依托网易伏羲沉浸式虚拟活动系统瑶台,在端游《逆水寒》里举办了第二届国际分布式人工智能学术会议。

image.png

△ 《逆水寒》游戏截图


其次,从游戏的内涵多样性上看,当下游戏已经具备了承载文化、公益传播、科普教育方面能力。

《王者荣耀》作为一款“国民级”游戏,从世界观到人物设计,从敦煌到越剧,将中国传统文化从各个层面进行新的改编和植入内核,让国风文化成为了流行。近年来大受欢迎的模拟经营游戏《江南百景图》,也在开发过程中,考据了许多大报恩寺遗址景区的历史资料,让600年前那座“会发光,会唱歌”的琉璃塔,在游戏中得以重现。

image.png

△ 《江南百景图》游戏截图


再比如,国内游戏厂商ACE游戏社为支持抗击疫情,花费21天特别打造出名为《逆行者》的非盈利手游。以医生、患者和普通人等多视角,去带玩家体验疫情中不同角色经历,理解一线“逆行者”得不易。

此外,许多游戏行业之外的公司,也注意到游戏的数字化能力所带来商业价值。例如早在2010年,麦当劳宣布与任天堂合作,推出了麦当劳NDS游戏机,通过餐厅游戏为员工进行培训。有数据显示,用游戏进行员工培训的措施为麦当劳节省了一半的培训时间,也更吸引年轻人加入。

image.png

△ 麦当劳NDS游戏机


最后,游戏与其他行业的交融,催生了新业态,交融双方都得到了发展。

以电竞为例,完美世界CEO萧泓博士提到,在线下赛事和展会中合理运用VR、AR技术,放大了游戏作为一种竞技运动的参与感。在2017年英雄联盟S7总决赛现场震撼登场的巨龙,是拳头游戏首次在大型赛事中使用AR新科技,为观众们带来全新的体验。

image.png

△ 英雄联盟S7总决赛


除此之外,类似的IP与前沿技术结合,还可以作用于玩家、选手之间的互动,甚至跟游戏里的NPC互动,从而催生出更多线上线下的协同新业态。

像《恋与制作人》《闪耀暖暖》与品牌咖啡店的联动,游戏中的“二次元男神”现身门店,为门店圈粉导流。而店内从装修到餐饮品类也全面与游戏“对齐”,以此吸引顾客前来打卡合影,与好友完成一场跨次元的社交。

image.png

△ 《恋与制作人》咖啡馆联动


随着“虚实结合”的产业发展趋势被社会越来越多地接受与跟进,游戏作为一种前沿数字技术,正在将其能力不断外溢到别的领域,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动力。

从提供丰富的现实体验,到承载社会服务,再到跨产业融合。这些拼图的边边角角,勾勒出游戏作为一种“超级数字场景”强大的可塑性,意味着游戏在未来将与各行各业发生更深入的化学反应。

3

迎接未来的临门一脚,

该如何踢好?

从本次CJ行业峰会,各位行业嘉宾的演讲中可以察觉到,将游戏看成更大的数字场景,去连接各行各业、创造新的价值,已经成为共识。回到当下,又该如何着手去做?

对此,腾讯游戏副总裁刘铭认为,应该立足中国游戏产业自身优势,做好全球资源整合,基于技术、人才、责任三个关键维度,推动行业“新基建”建设。

这不难理解,游戏技术的持续迭代,可以使得制作成本降低,让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行业享受到游戏行业的创新成果。而跨领域、复合型的人才,则是将前沿技术、创新思维与游戏场景进行深度融合,并满足社会与大众需求的核心中枢。

并且从长远角度看,不管是打造元宇宙,还是建设更好的超级数字场景,正确的方向都应该是促进与现实世界正向影响,而非左右互搏,或是成为年轻人逃避现实世界的“鸵鸟埋头”地带。所以如何处理游戏与现实之间的关系,是游戏厂商,乃至每一个与游戏有关联的个体所需要思考的长期命题。

但无论如何,从这次CJ,我们看到更多人开始认识到游戏作为一种数字场景的丰富意义与价值,并开始加入“游戏改变世界”的联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