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酷,公关有风险,洗地需专业啊-焦点中国网

今儿应该不算是什么好日子,我大魔都烟雨朦胧,害得老子逛一趟宜家都特么淋一身雨。

打开朋友圈,我大帝都的朋友们差不多快被大风吹没了,本来一直以为等风来了,雾霾就没了,结果人算不如天算,PM2.5没了你们以为就没污染了?哪义务!PM10照样爆表,呜呼哀哉。。。。。。

自打昨天写了篇关于“猥琐男版马佳佳”的公关稿分析后,我的公众号后台差点被私信刷爆了。本来打算休息两天,可没想到一大早一篇《少年不可欺》的文章再次横扫朋友圈。势头之猛烈甚至压过了前两天风头正劲的90后CEO,几乎所有互联网圈的人都转了。

这充分说明,微信里还是不要加太多工作朋友为好。。。。。。。

说实话,看到《少年不可欺》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是非常淡然的。从我的职业经验来看,这件事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其主要原因,完全是因为本次事件被针对的两位主角是用户量超大的两家互联网企业:优酷和陌陌。

今天一整天,都有很多人不断来问我你对这件事怎么看。本来我想回他们说:问我怎么看我得去找优酷和陌陌收费。但是想想这点事儿他们自己的公关稍微动动脑子就能处理了,按照危机公关所需要投入的精力来讲,离收钱还差得远。所以我就非常客气的回复他们说:“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儿,反而会是个机会”。

可就在我被淋成落汤鸡,狼狈的从宜家回来后,打开微博,发现优酷的公关不仅没把事情早早平息,反而更增添了很多新的花絮。这让我不禁感慨我大公关圈世风日下,从业者者水平已经沦落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地步了。。。。。。

这件事儿的起因是什么呢?

大概的情节是这样的:

有两个孩子,做了个气球放飞拍地球的活动。被优酷的编辑知道了。正好优酷接了陌陌的活儿,要做个系列视频广告。优酷的编辑觉得这俩孩子这个事儿是个好素材,于是派人联系了这俩孩子,要把这俩孩子的故事做成广告。

站在一个以方的立场上,为甲方收集素材肯定是要有费用的。就好像做广告公司的没少收到过“华盖”“昵图”一类的图库站的收费单或者律师函一样。请人上广告多少都是要给点钱的。

于是优酷很“大方”地开出了他们的价格:6000块人民币(估计可能还是含税价)。

放飞气球的这俩孩子估计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拿这事儿当个赚钱的买卖,于是就答应了。。。。。。(6000块居然就答应了)

答应就答应了吧,这事儿按理说就应该办妥了。可没想到优酷的视频制作人不知道是因为被扣了奖金还是想给小情儿买个iPhone6,居然连6000块都不想给了。于是从这俩孩子嘴里套出了放飞气球整个过程的技术细节,自己找了俩“替身”,就把这广告片儿给拍了。。。。。。

拍了还不算,还直接拿了这俩孩子所拍的照片,明晃晃的放进视频里了。想必是觉得真的放飞气球成本太高,既然省就省个彻底吧。

这俩孩子看到片子出来立刻就不满了,马上打电话给视频制作人理论。优酷这制作人就开始耍无赖了。说出镜的不是你们俩,放飞气球这事儿也不是你俩第一个做的,所以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

后来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

从危机公关的角度上讲,这件事大约有三个直接利益相关方。这俩孩子,优酷,陌陌。

从舆论危机来源和舆论诉求可以发现,在这三个相关利益方中,陌陌可以说是受到舆论冲击最小的一方。因为按照行规,甲方是不太会管乙方的素材来源。老子付了钱,你给我把东西拿出来就完了。所以从危机公关的对策上来看,只要向公众解释清楚陌陌和优酷之间的委托关系和权责界限,这事儿和我没关系就结束了。

如果做得漂亮点,陌陌完全可以站在和那两个孩子相同的立场上,把鼓励创造反对剽窃一类的观点重申一下,不仅不会受到此次危机影响,反而还可以顺势为洗白自己“约炮神器”的核心品牌策略添砖加瓦。这在正处于上市申请期,需要话题炒作的陌陌看来,应该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事实上,陌陌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其危机公关的反应和处理能力可以说达到了及格以上的水平。

而反过来我们再看优酷的危机公关应对,真是让人有些跌破眼镜的感觉。

在危机发生后的这24小时之内,优酷的公关干了点什么呢?

首先,他们发了篇声明:说我们正在核查此事,我们支持原创,老大介入了,别着急。

然后,

他们在首页上放了一条几个外国小朋友四年前拍摄的放飞气球拍地球的视频。。。。。。

更为离奇的是,他们居然还把这条视频的评论区锁了,所有评论需经过审核才能出现。。。。。。。

好吧。

我经常在我的文章里抨击公众的群体智商不高,但是对公众群体智商的评价是建立在一个非常客观的理论基础之上的。换句话说,这是相对的。

如果一个公关团队的智商还比不上公众的群体智商,那么说公众智商低完全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错觉。

优酷的公关莫非是想通过此条视频证明这俩孩子的行为不是原创,所以你们的抄袭行为不是针对这俩孩子而是抄袭了这几个外地小朋友?

你们莫不是觉得抄袭了外地小朋友的创意就不用花钱了?反正他们不能坐飞机跑到我大天朝来起诉你侵犯了知识产权?

如果你真的觉得公众智商低,你还想让公众绕过这俩孩子,跳过舆论压力让公众明白在广告圈,“创意”这玩意其实根本不值钱?

这真是悲哀。

你们特么的不能这么毁我们公关广告营销圈啊,尽管我们也知道“创意”这玩意卖不出价钱,但是好歹我们也是靠着这点小聪明混饭吃的啊。这回好了,你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我们还咋在亲戚朋友面前装逼?逢年过节回家总不能跟我爹娘说:“我是在城里搬砖”的吧?

其实说起抄袭这事儿,在我大天朝本来不是个新鲜玩意儿。不说别的,昨儿我写的《手把手教你写危机公关稿》就被一家名为“砍柴网”的二逼媒体改了个名字,原封不动的转走了。我发私信过去问,对方连个屁都没有。

可是优酷贵为我大天朝第一视频网站,美股上市企业,又顶着广电总局反盗版压力的互联网大咖,自然不能和那些野鸡小站比啊。既然不差钱,也就无所谓什么差不差的吧。做危机公关,首先要在时间节奏和机会成本上有一个评估。换作我是优酷的公关,可能就二话不说,先拿6万块钱把账结了,然后再发公告说慢慢查。这样可以给自己留出更多的时间和余地。

作为一个职业公关,在面对突发危机时,你首先需要搞清楚,你等的其实不是事实,而是公众的耐心什么时候会爆发。

而公众往往是没什么耐性的。花钱买时间绝对是一个公关必须掌握的一门基础技能。

如果本文讲到这里就结束了,我只能算是完成了一个公关行业解读者的义务。

作为PR公敌,我还有些花絮可以和各位来分享。

就在大家都在等待优酷查出个结果来的时候,微信朋友圈里又出现了一篇名为《最新/“少年不可欺”谁在说谎》的文章,来源为传媒内参,标示作者:微主编,温静。

这篇文章以阴谋论为主题将矛头对准了陌陌。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是:这件事儿有可能是陌陌联合那两个孩子,从背后暗算了优酷。

同时,该文章还重点指出,早在几年前,几个外国孩子已经做了同样的事儿,根本算不上原创。甚至,清华附中的孩子们在2012年也已经干过类似的事儿了。

从整篇文章的调性上看,文章虽然抱持着一种阴谋论的态度,但明显透露出为优酷洗地的成分。

但是看到这儿我又不太懂了。

既然是洗地,那自然就按照洗地的套路来就好了。把陌陌搬出来当作假想目标的意思,莫非是以后不打算再接这个客户了?或者说,你优酷已经牛逼到可以把甲方拿出来玩的境界了?

如果本文不是洗地文,那么站在公司业务的立场上,在危机发生期间,最敏感的话题自然是自己与客户之间的话题。在这样的敏感时期,优酷公关居然连最基本的舆情监控都不做,放任这样莫名其妙的文章进入公众视野,挑拨自己与甲方之间的关系,这个责任恐怕就不是“内部监管不力”这种理由能搪塞的了的吧。

难道这篇文真的是第三方机构授意所发?用以挑拨优酷与客户之间的关系?我大天朝互联网公关终于有人达到了如此境界?

我想啊想啊就放心了。

应该不是。

因为我在朋友圈里又看到了另一篇文章:《少年不可欺——真相,究竟谁在说谎》。

这篇来自于互联网圈著名自媒体人丁辰灵的文章,将整个事情又带入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俩孩子拍的照片可能压根就是假的!

丁爷摆事实讲道理从各个角度对本次事件的发起方,这俩孩子,做了一次全方位地剖析,用以证明这俩孩子放气球拍地球这事儿可能根本就不靠谱——即便靠谱也不是原创——所以优酷赖账情有可原。

嗯,这我就懂了。我还是处于人间的。。。。。。

讲到这儿,本文基本上就可以收尾了。看到我大天朝公关的理论水平和技术执行能力还处于“遇事儿先把水搅混”的LEVEL上,我就觉得我还是能在这个行业中混一口饭吃的。

现在广告来了:

危机公关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