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根

成就越大越难以复制,因为其一定不是普遍事件,而是偶发性事件。比如乔布斯,他的商业洞察力、决策力、影响力一般人很难达到,当然跟他曾经在印度的禅修有直接的关系,不可否认的是宗教的那种超自然要素给乔布斯带来了影响与帮助。

同样我们再来看,万达、腾讯百度、阿里、京东小米等,在我看来都没有可复制性。这并不是说他们战术不可复制,这些巨头都是一个时代,一个趋势的产物,一定是在特定的时期与环境下,借助于天时地利人和而造就的伟大事业。正如《孙膑兵法·月战》所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

而小米也不例外,我将其成功概括为三个维度:其一是雷布斯个人曾经的创业经验、人脉资源以及资本支持;其二就是乔布斯所引发的苹果风暴所带来的一个产品区间缺位,也就是说当乔帮主的智能手机取代诺基亚的板砖时,留下了一个中低端的空白市场;其三就是由微博所引发的新媒体运动,借助于这股粉丝旋风促成了一种营销模式。

而其他的,包括雷布斯所谓的七字口诀:“专注、极致、口碑、快”,这些都是属于战术层面的事情。因此看待小米模式不能孤立的停留在战术层面,如果没有战略层面,或者说大的时代环境做背书,几乎不太可能具有模仿性。当然在手机之外的领域,小米模式具有参考价值,同样,任何商业的成功元素都具有可借鉴价值。

那么此时魅族的出路在哪里,显然不能谈情怀,也不能照着小米的路径去模仿。我可以很直接的说,如果魅族要照着小米的路径去模仿,那将注定是场艰辛的噩梦旅程。在我看来魅族咬“米”其实并不难,关键还得看产品,借助产品在小米的软肋处发动进攻。商业世界中不存在哪个王国强大到可以统治一切,也不存在强大到完美无瑕,就如同阿里再强大,京东、唯品会、1号店等照样能另辟蹊径。

在我看来魅族必须真正的遵循一条原则,那就是产品力,也就是独特的性能或技术。切记产品就是生产力,尤其是在这个自我营销的时代,营销已经变的不再神秘,也不再珍贵,唯一能赋予营销生命的就是产品本身。华为P7的成功足以证明产品力大于营销力,而尽管小米一直坚持声称自己为极致的产品,很快大家就会认识到这个“极致”营销的成分大于产品实际的成分。

原因很简单,根据报告显示,2013年小米净利润34.6亿人民币(5.66亿美元),相比2012年净利润19亿人民币,增长率为84%。收入同样相比2012年翻了一倍,达到270亿人民币,而今年的净利润增长估计也将达到60%以上。这种硬件制造的利润率能说明的问题无非以下几方面:一是手机行业还具有比较高的利润;二是小米具有极强的成本控制能力;三是营销以及管理成本极低。

而从目前小米的手机性能方面来看,显然没有独特的性能,尤其是红米手机。当然我这不是乱讲,如有冒犯米粉的,还望包容。为了体验小米、华为、苹果之间的差异,特意买了这些手机来使用,红米Note带给我的感受就是一个老话,一分价钱一分货,便宜就是没好货。去动物园拍张照,按下拍照按钮时老虎就在相框中,成像后发现老虎不见了。操作交互的反应灵敏度就跟缺条内存似的。

魅族完全可以借助于产品力,在小米手机产品性能上抓住一项软肋进行进攻,当然其他性能方面也不能逊色于小米。比如要么突出拍照,要么突出操作交互的反应灵敏度,要么突出系统的安全性,要么突出续航等,不论是突出哪一项,还是那个话,前提是产品的品质与性能是绝对OK的。而不要选择跟随策略,一旦在消费者的心智中被定位成小米的跟班,不论你怎么努力都不太容易摆脱配角的命运。在消费者心智中,必须要与小米形成差异化优势,此时再差也是第一。

从产业角度来分析,小米能压缩的供应链环节,或者说制造环节的成本是非常有限的,尤其是分摊到单个产品来看,硬件环节所能压缩的成本非常有限;其次从营销环节来看,小米唯一压缩的是传统3-4级经销体系的利润,这个环节所占的比例也就在20-30%之间,而其它的广告营销投入成本并没有太大差异,当然还有营销人员费用的一部分压缩。

对于魅族而言,或许当前还达不到小米的供应链整合能力,也达不到小米的粉丝经济的边际效益,但可以通过放弃一部分利润来弥补这两个环节的不足。这些战术层面的方法对于魅族而言困难是存在的,但一定是有办法可以克服并解决的。

魅族咬“米”并非白日梦,关键就在于咬产品。在我看来最担心的还是产品,魅族是否能搞出真正具有独特性能的手机,而不是简单的产业链采购组合。可以没有苹果手机的超强体验技术,至少也需要达到三星的使用体验,当然底线也要达到华为的性能标准。只要解决了产品力,营销力自然就来了。产品力研究的是实实在在的产品,而不是吹出来,也不是水军盖出来的。在一个讲究产品力的时期,如果魅族希望借助于玩营销力来获得取胜,那我只能讲“呵呵…”。

(作者简介:陈根,智能穿戴产业专家、智能家居产业专家,产业变革专家。科技、财经评论员。《可穿戴设备:移动互联网新浪潮》、《智能穿戴改变世界:下一轮商业浪潮》、《智能电视:重塑第1屏》等科技畅销书作家,更多关于智能硬件以及智能穿戴设备的探讨,敬请关注鞭牛士,以及本文作者微信公众账号:陈根谈智能穿戴,新浪微博:陈根微博)文/陈根

成就越大越难以复制,因为其一定不是普遍事件,而是偶发性事件。比如乔布斯,他的商业洞察力、决策力、影响力一般人很难达到,当然跟他曾经在印度的禅修有直接的关系,不可否认的是宗教的那种超自然要素给乔布斯带来了影响与帮助。

同样我们再来看,万达、腾讯、百度、阿里、京东、小米等,在我看来都没有可复制性。这并不是说他们战术不可复制,这些巨头都是一个时代,一个趋势的产物,一定是在特定的时期与环境下,借助于天时地利人和而造就的伟大事业。正如《孙膑兵法·月战》所云:“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

而小米也不例外,我将其成功概括为三个维度:其一是雷布斯个人曾经的创业经验、人脉资源以及资本支持;其二就是乔布斯所引发的苹果风暴所带来的一个产品区间缺位,也就是说当乔帮主的智能手机取代诺基亚的板砖时,留下了一个中低端的空白市场;其三就是由微博所引发的新媒体运动,借助于这股粉丝旋风促成了一种营销模式。

而其他的,包括雷布斯所谓的七字口诀:“专注、极致、口碑、快”,这些都是属于战术层面的事情。因此看待小米模式不能孤立的停留在战术层面,如果没有战略层面,或者说大的时代环境做背书,几乎不太可能具有模仿性。当然在手机之外的领域,小米模式具有参考价值,同样,任何商业的成功元素都具有可借鉴价值。

那么此时魅族的出路在哪里,显然不能谈情怀,也不能照着小米的路径去模仿。我可以很直接的说,如果魅族要照着小米的路径去模仿,那将注定是场艰辛的噩梦旅程。在我看来魅族咬“米”其实并不难,关键还得看产品,借助产品在小米的软肋处发动进攻。商业世界中不存在哪个王国强大到可以统治一切,也不存在强大到完美无瑕,就如同阿里再强大,京东、唯品会、1号店等照样能另辟蹊径。

在我看来魅族必须真正的遵循一条原则,那就是产品力,也就是独特的性能或技术。切记产品就是生产力,尤其是在这个自我营销的时代,营销已经变的不再神秘,也不再珍贵,唯一能赋予营销生命的就是产品本身。华为P7的成功足以证明产品力大于营销力,而尽管小米一直坚持声称自己为极致的产品,很快大家就会认识到这个“极致”营销的成分大于产品实际的成分。

原因很简单,根据报告显示,2013年小米净利润34.6亿人民币(5.66亿美元),相比2012年净利润19亿人民币,增长率为84%。收入同样相比2012年翻了一倍,达到270亿人民币,而今年的净利润增长估计也将达到60%以上。这种硬件制造的利润率能说明的问题无非以下几方面:一是手机行业还具有比较高的利润;二是小米具有极强的成本控制能力;三是营销以及管理成本极低。

而从目前小米的手机性能方面来看,显然没有独特的性能,尤其是红米手机。当然我这不是乱讲,如有冒犯米粉的,还望包容。为了体验小米、华为、苹果之间的差异,特意买了这些手机来使用,红米Note带给我的感受就是一个老话,一分价钱一分货,便宜就是没好货。去动物园拍张照,按下拍照按钮时老虎就在相框中,成像后发现老虎不见了。操作交互的反应灵敏度就跟缺条内存似的。

魅族完全可以借助于产品力,在小米手机产品性能上抓住一项软肋进行进攻,当然其他性能方面也不能逊色于小米。比如要么突出拍照,要么突出操作交互的反应灵敏度,要么突出系统的安全性,要么突出续航等,不论是突出哪一项,还是那个话,前提是产品的品质与性能是绝对OK的。而不要选择跟随策略,一旦在消费者的心智中被定位成小米的跟班,不论你怎么努力都不太容易摆脱配角的命运。在消费者心智中,必须要与小米形成差异化优势,此时再差也是第一。

从产业角度来分析,小米能压缩的供应链环节,或者说制造环节的成本是非常有限的,尤其是分摊到单个产品来看,硬件环节所能压缩的成本非常有限;其次从营销环节来看,小米唯一压缩的是传统3-4级经销体系的利润,这个环节所占的比例也就在20-30%之间,而其它的广告营销投入成本并没有太大差异,当然还有营销人员费用的一部分压缩。

对于魅族而言,或许当前还达不到小米的供应链整合能力,也达不到小米的粉丝经济的边际效益,但可以通过放弃一部分利润来弥补这两个环节的不足。这些战术层面的方法对于魅族而言困难是存在的,但一定是有办法可以克服并解决的。

魅族咬“米”并非白日梦,关键就在于咬产品。在我看来最担心的还是产品,魅族是否能搞出真正具有独特性能的手机,而不是简单的产业链采购组合。可以没有苹果手机的超强体验技术,至少也需要达到三星的使用体验,当然底线也要达到华为的性能标准。只要解决了产品力,营销力自然就来了。产品力研究的是实实在在的产品,而不是吹出来,也不是水军盖出来的。在一个讲究产品力的时期,如果魅族希望借助于玩营销力来获得取胜,那我只能讲“呵呵…”。

(作者简介:陈根,智能穿戴产业专家、智能家居产业专家,产业变革专家。科技、财经评论员。《可穿戴设备:移动互联网新浪潮》、《智能穿戴改变世界:下一轮商业浪潮》、《智能电视:重塑第1屏》等科技畅销书作家,更多关于智能硬件以及智能穿戴设备的探讨,敬请关注鞭牛士,以及本文作者微信公众账号:陈根谈智能穿戴,新浪微博:陈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