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岁的黄晓明很孩子气。

他在微博上晒出整面墙的超级英雄手办,“他们说我只有15秒钟,来不及了,怎么办!”那段视频的最后几秒,他为没能完全展示的宝贝而仓皇。

终于在采访那天,我们亲眼见到了黄晓明的收藏。“这个铁皮是我刚刚收的,花了我9000多快1万,全球限量版,一共没几个呢……”他如数家珍地介绍着。你很难把宅男形态的黄晓明,与人们眼中邪魅狂狷的霸道总裁,或者最近热播剧《琅琊榜2》中沉稳的大将军萧平章联系起来。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天蝎座的他颇有些处女座的龟毛情结,比如坚称“装茶的杯子怎么能倒水”,然后执意把我们杯中的水亲自换上红茶。聊着聊着,黄晓明开始目不转睛盯着小星的电脑,“我好想擦一下你的键盘,”原来电脑上不规则的纹路也会让他强迫症发作。

说起来,黄晓明算是自带争议体质的明星之一,“霸道、身高、闹太套”再加上接了烂片无数,很长一段时间,大众对他的印象就停留于此,而凭借《风声》《中国合伙人》等佳作得奖的经历,似乎被淹没在《泡沫之夏》《上古情歌》《何以笙箫默》等让人不忍卒看的吐槽剧集里。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黄晓明凭借《中国合伙人》获金鸡、百花、华表影帝

黄晓明其实心里门儿清。“这是自作自受,大家说什么都正常,我只能用100倍的努力去补回之前的错误选择,”他的坦诚令我们有些惊讶。因为一年多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黄晓明依然对贴在自己身上的标签感到有些委屈。

囿于娱乐圈的人情世故、对蜂拥而至的项目缺少清醒的判断力和果断性,让黄晓明一度吃尽苦头。而如今,他悟到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道理。40岁之后的黄晓明,多次强调自己再也不想做滥好人。

但好人的包袱,能说丢就丢么?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网友没再骂我,我都感动得快哭了

“有黄晓明我就不看了”,《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刚官宣时,网上全是压倒性的差评,仿佛复制粘贴般蔓延。

黄晓明早已对差评有所预料。这让他在面对找上门来的《琅琊榜2》时有所纠结。此前他因为档期等原因,先后错过了两次与正午阳光合作的机会,一次是《北平无战事》,一次是《琅琊榜》。

这让黄晓明多少有些赧然。“侯大大再找我,我觉得只要剧本好、人物好,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拍的。”因此顶着着珠玉在前与非男主的双重压力,黄晓明还是接下了萧平章的角色。“团队其实有很多人反对,但所谓再一再二不再三,我不想错过这次合作。”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2017年12月中旬,《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上线,黄晓明饰演的萧平章凭借“控油演出”让人改观,不少网友评价这是《大汉天子》后,黄晓明最好的古装角色。这令他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好久没有收到过这么好的评价了,看到网友不再骂我的时候,我都感动得快哭了。”

出道接近20年,黄晓明真正深入人心的角色可能屈指可数,《大汉天子》中的刘彻,《中国合伙人》里的成冬青,《风声》中的武田.....有人评价他并非不会演戏,只是不会接戏。这点黄晓明坦然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我高估了自己接戏的水平,虽然很多时候我是被动接受的,但这也算我的因素之一。”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大汉天子》的刘彻曾是很多粉丝的初心

《琅琊榜2》中的萧平章,是黄晓明接到的为数不多适合他诠释的角色。“你难得有一个好机会和特别好的团队合作,再加上一个好的角色和一群好的对手,就会分外珍惜这次机会,”他坦言。

喜怒不形于色,一生戎马却不失柔情,这样的萧平章其实也是黄晓明性格中的一个侧面。这让他对塑造萧平章这个角色很有倾诉欲,“我对这个人物的总体设计是隐忍克制的,他需要承担很多东西。比如我今天要跟你说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但我会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出来,不增加你的负担。”

在剧中,萧平章告知弟弟萧平旌自己是被收养的,原本这场戏是两人严肃的对谈,黄晓明主动找导演商量说能不能换成喝茶时的聊天。他觉得以萧平章的性格,肯定不想给弟弟太多压力。萧平旌得知秘密后拂袖离去,萧平章默默将弟弟碰倒的茶杯扶起,这也是黄晓明为角色加入的一个细节:一盏茶杯寄予了匡正扶斜的用心,背后也是萧平章沉静如水的性格使然。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说着,黄晓明也起身为我们添上了茶。

萧氏兄弟去狱中会宋浮那场戏,对方故意断绝军队补给,使军队险些全部丧命,萧平章却没有大发脾气。“我看到有人觉得那场戏可以外放一点,我有一些不同的理解。”黄晓明向我们解释,“对手是外放式表演,你就应该内敛式表演,这是其一,其二本来萧平章这个人物就是一个内敛的人,不喜形于色,所以我用眼睛演戏多点,形体上的展现比较少。”

黄晓明在讲到表演时,真的会有些刹不住,他还告诉我们许多小细节都是自己设计的,包括对弟弟用拍脸表达疼爱、给老婆暖被窝等等。显然,他对这部剧的喜爱溢于言表,这也体现在了他的微博里,近两周几乎一半都是与之相关的,“我恨不得天天挂在嘴上,但又怕别人烦。”

“《上古情歌》我也想使劲宣传,但是它有问题,我就不敢使劲说,咱们都是实话实说,但是自己孩子再丑,他也是自己孩子。”想了想,黄晓明又补充道,“其实《上古情歌》剧本挺好的,但最后呈现的东西和预期的不太一样。”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赔钱也要投

前些天,黄晓明在微博回复粉丝留言时写下“抱歉,让你久等了”。后来他告诉我们,其实那句回复中他原本还想写一句“对不起”。对黄晓明而言,最让他难受的不是舆论压力,而是粉丝因为喜欢自己被群嘲,这种辜负他人期待甚至连累的感觉,曾令黄晓明一度在粉丝见面会上潸然落泪。

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是黄晓明参演的戏,还没上就会被大众定义为烂片,且没有什么转圜的余地。这可能也不能完全怪观众,从《泡沫之夏》到《神奇》《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再到《王牌逗王牌》《何以笙箫默》等,黄晓明接的不少戏的确无法被称之为佳作。

《上古情歌》应该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豆瓣评分3.3,黄晓明的演技再次被群起而攻之。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霸道总裁、邪魅狂狷、烂片代表,当记者委婉地提出一些质疑时,黄晓明打断了我们,“千万别拐弯抹角,再难听的话我也能听,你直接问。”

他不是没有反思过常接烂片的窘境。“中国式好人”是一个社会心理学概念,专指那些习惯性委屈自己成全他人,对说“不”难以启齿的一类人群,性格有些内向的黄晓明恰恰就属于这一类人:碍于人情出手帮忙,接戏时容易在众人的影响下丧失判断力。

比如2013年上映的《神奇》,黄晓明这样说过,“我当时怎么劝他们,我不要拍,他们都不相信。当时他们劝了我两个月!不瞒你说,当时,嘴硬是说‘嗯,没事,我来’,心想还是挺不愿意的,可朋友真的需要你帮忙,所以就去帮一下。”结果这部电影豆瓣评分仅3.2,比《何以笙箫默》的3.6还低。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我自己很清楚,但我不能到处和人说这戏不好,你别买啊。”在娱乐圈从业多年,黄晓明何尝不知道背后的讳莫如深。但他和我们保证,以后做人做事还是要坚决一点,“太滥好人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以后绝对不做滥好人。因为说实话,彻底被(过去的经历)伤到了,一次两次我可以原谅自己,观众也可以原谅你,但多了观众就不会原谅你了,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不过,老好人的形象仍在延续。有朋友的片子上映了,无论好坏,他都会帮忙捧场宣传;在招待我们时,他坚持自己给我们倒茶、送我们到门口,还装上一大包零食。

不同的是,如今黄晓明已经主动把压抑自我的一面打碎,努力做到既尊重外界又尊重自己。2017下半年,我们在《中餐厅》中看到了一个真诚热情的黄晓明,然后接拍《你迟到的许多年》饰演转业军人,年底《风起长林》上线,过几天还有和章子怡、张震等人主演的《无问西东》,他说现在自己有刻意不再接耍帅的角色,比如演萧平章还增重了几十斤,“为了符合角色敦实的性格”。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正如他此刻跨坐在沙发上,白毛衣加运动裤,倒扣着一顶鸭舌帽。一个不再端着、总是顾及别人的黄晓明,让人舒服的同时可能自己也更放松些。谈到《无问西东》,他连用了三个“超级喜欢”来形容,尽管他清楚,“不一定所有人都喜欢”,但他还是决定,赔钱也要投。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四十,不惑了吗?

步入易星传媒,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左手侧的艺人墙。在一众鲜肉、小花的簇拥下,黄晓明的照片在中间显得分外显眼。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黄晓明天生长了一张大众审美中的帅哥脸,这让他还未踏出北影校门就获得了更多关注,更不用提成名后。采访结束时他送我们至门口,有几个姑娘对着他拿手机一通猛拍并交头接耳,“他好帅啊!”就为了看他一眼,她们足足等了两三个小时,其中有几位还并不是粉丝。

但如今的黄晓明已经不再有少年人身上的那种志得意满与自恋。“以前觉得自己帅,现在的话不知道。都是自我安慰自己,你看这不还挺年轻的嘛。”他甚至对于我们提出的油腻中年形容表示坦然,还开起了玩笑,“正常,就到了该油腻的年纪了。好在最近我减肥挺成功的,没那么油。”

年龄带给他的,是更清晰的审时度势与自我定位。“我不是天生的演员,后天我也不能说自己是好演员,但我确实是一个还挺努力的演员。”放眼放去,黄晓明的同学们要么转战幕后,要么进入资本圈,还有的开起了艺人培训业务传帮带,依旧活跃在演艺圈、每年有多部作品出炉的,似乎也只有黄晓明,这个生性害羞、从不被人认为演员天才料的人,却在争议中坚持走了下去。

专访黄晓明:一个“中国式好人”的重启-焦点中国网

这种成名多少来源于幸运,没经历过事业上的太多风浪起伏,也从未淡出公众视野,在娱乐圈人缘极好,从来不愁资源。相比同一代的演员,黄晓明似乎发展得过于顺利。

但站在他的视角,一路走来却是磕磕碰碰:出道时正赶上偶像剧兴起,他们成了偶像演员、明星,但当需要往成熟演员转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卡在了“想再提升的坎儿上”;天才型演员演什么都有戏,黄晓明们却需要等待漫长的时间,才能迎来真正属于自己的角色。

“比如说周迅、章子怡,我都认为她们是天生好演员,只要一碰到好的角色,就会特别光彩,而且特别会挑戏,我真的没那么好的直觉,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说这些话时,黄晓明眼里其实没有羡艳,而是平静。他觉得自己仍需不断碰壁,“这样我才知道,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那条路是可以的。所以一路以来,大家觉得我起起伏伏,演技忽高忽低就是这个样子,我还没那么强大。”

“人到四十,真的不惑了吗?”

“40岁的我看东西更清楚、分辨力更强,所谓的不惑仅此而已,”他想了想,回答道。“以前年轻的时候总是想着说,我要拿奖!我要去拍美国大片!现在就是觉得目标太高,累了,咱们来点小的。就先把角色拿下来,先演好一个戏,戏拍完能顺利卖出去,这样已经很高兴了。”

这样的黄晓明,少了几分顾虑,多了一丝率性。末了,他对自己重新定义,“我觉得40岁之后的我是反着来的,感觉自己越活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