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可以一直火眼金睛,也没有谁可以预测未来,即便是行业里久经考验的高手,也经常会有失手的时候。

美团现在要挑战滴滴在互联网约租车行业的领导地位,但曾经,这确是一个黑色幽默。有段子说,2012年决定离开阿里出来创业后,程维拿着滴滴的初版产品给王兴看。当时的程维信心满满,即使后台上的北京地图只显示16个司机在线。没想到王兴看了一眼说了俩字:垃圾。

当然,故事是开头如此,后面的发展就是众所周知了,滴滴拿到了已腾讯为首的很多投资,然后与阿里巴巴投资的快的展开了出行大战,后来滴滴与快的合并,又合并了优步中国,目前占据中国互联网出行市场份额超过85%。在与美团的估值争夺中,好像也已经要后来居上。

不仅仅有这样一个案例,如今大红大紫的盒马鲜生,已经成为新零售一面旗帜,但很多人一直津津乐道的是盒马鲜生虽然是阿里巴巴旗下,但创始人却曾经是京东物流的总规划师。对于盒马鲜生来说,物流显然是重要的竞争力,可京东却失之交臂。

据媒体的报道,侯毅与京东、与刘强东的一则故事,已是行业公开秘密。早在京东任职期间,侯毅就曾对刘强东汇报过提议盒马的雏形方案,被刘强东否决。后来侯毅在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花名逍遥子)的支持下,成功在上海创立盒马鲜生。从人之常情来说,侯毅几乎用了史上最完美的结果,完成了对当初在京东被否定的“逆袭”和证明。

如今,盒马鲜生将自己的店面开到了距离京东总部不到3公里的地方,把京东上班族纳入到了自己的服务半径中,算是面对面的给京东上了一堂新零售的课。

所以,京东也开始在生鲜超市方面发力,旗下的第一家店就开在公司附近,然后通过自己最擅长的价格战想盒马鲜生开火,当然,以最熟悉京东策略的盒马鲜生应该是对价格战最有准备的,也有可能是故意挑起战局。

新零售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以样板的力量帮助线下商超转型升级,实现与线上电子商务巨头的共赢,而在盒马鲜生的逼迫下,京东却祭起价格战大棒,直接误伤的就是相邻的传统零售企业,这会让京东生鲜下一步的选址遭遇多重阻力,也让京东提出的无界零售可能处于无解的未来状态。

京东与美团为何都相继与新经济失之交臂?-焦点中国网

美团的当家人之所以错过投资网约车风口,主要原因是美团擅长的都是落地型的点对点交易业务,开始无法理解滴滴这种即时性的出行供需撮合服务价值。京东之所以错过盒马鲜生,主要是因为京东的核心能力就是物流,而物流速度提高到当日达已经是辛苦自知,要实现半小时送达的生鲜服务在京东看来无异于异想天开,更重要的是,京东作为一家以采购销售为基本模式的线上商超企业,生鲜市场难做且短期看不到收益,没有必要去第一个吃螃蟹。

不过,不管是美团,还是京东,都是腾讯的左膀右臂,也是承载着对抗阿里巴巴的重要使命,而且,两家也都是营销的高手,绝对不能也不会坐看对手做大而无动于衷。

美团现在要亡羊补牢,目的性非常强的杀入到了滴滴的核心业务区,使用的方式是拉拢司机,这一招确实是直接指向要害,也是滴滴赖以盈利的商业模式关键所在。京东的生鲜超市也是直接低价冲击,与盒马鲜生店面类似但价格更低,这也是京东多年来与对手较量屡试不爽的招数。

但是,拉拢司机容易,留住司机却很难,美团的平台也难以适应打车这样专业的互联网应用操作,从吃饭到打车到外卖,看似连在一起的客户消费行为却因并非一致性场景二难以被串联。京东可以用低价保质干掉中关村,可以用低价量大冲击当当,也可以用补贴亏损打败苏宁,可是,新零售的目的是线上与线下共赢,低价冲击的结果很可能与新零售背道而驰。

从业务发展的未来看,美团与京东的此番上阵,依然只是为了争夺而争夺,并没有真正理解新兴经济业态的内涵,只是把这些新的互联网经济形态看成是自己遏制对手的范围而不得不做,至于自己能否从中获益或者发展起来,不在考虑之中。

自己曾经成功的经验往往都会成为下一步继续成功的阻碍,路径依赖对于大公司或者成功的企业家都是最致命的伤害。美团和京东曾经失去了新经济的创始窗口,如果不能适应新的思路新的路径新的模式,就只能成为搅局者,而不能成为行业的成功部分,这也值得所有创业者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