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魅族创始人黄章终于发声,丢出了一组魅族新机信息,传说中的真·梦想机 15Plus终于露出了一些面目。这距离2月10日,他在论坛里难得现身时抛出的言论:“感谢大家,我将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15周年”,已经过去了整整10个月。

憋一年大招!黄章的梦想机能救魅族吗?-焦点中国网

对于魅族来说,这10个月是一个灾难性的时光。高层动荡、业务分拆、裁员风波和减少推新等等,让还在2016年喊着“已经盈利”的魅族阴影重重。

最为典型的是7月26日发布的Pro 7系列,这款采取了全新“画屏”设计的智能手机,却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连续价格跳水近一半,而与之同时发布的Flow耳机亦被爆出动铁单元混用,不得不启动召回程序。

2017年的魅族窘境,其实是在为自己2016年的“盈利”埋单。而始作俑者,或许还有阿里。恰恰是2015年阿里携5.9亿美金投资魅族,让黄章一度信心爆棚,甚至喊出“当年雷军隔三差五就来我办公室喝可乐,作为小米的老师目标前三是必须的,不然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结果,2016年开挂的魅族开始了机海战术,按月发布新品的结果是当年度出货量飙升至2200万台的段位,过去一年一机、小而美的魅族风格没了,而一年的狂飙猛进消费的也是过去魅族的煤油红利,最终承受不了这样的品牌消费的魅族,在2017年5月分别为魅族、魅蓝和Flyme成立事业部,试图让高中低档手机各有归属,不再单方面消费魅族的“小而美”。

憋一年大招!黄章的梦想机能救魅族吗?-焦点中国网

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后,就会有灾难延续。

在2017年度大戏变为年度大败的Pro 7身上,这一点表现极其明显。作为一个大胆的试错创新,作为第二屏幕出现的“画屏”,有着强烈的小资意味,“双瞳如小窗,佳景观历历”这样的营销语中,魅族试图恢复“小而美”的旧品味,本身应该在高度同质化的智能手机市场上,收获一股清新之风。

但设计上的超值,并不能改变在系统和硬件上的落后,多出一个副屏这种不实用的鸡肋设定,既不能支撑起最初高达4千的价格设定,亦不能抵消煤油们对魅族在之前“画风转换”中的失落。

或许,画屏这二字的寓意也不太好:画屏的谐音是花瓶。

憋一年大招!黄章的梦想机能救魅族吗?-焦点中国网

败局一旦开启,不会因为一两个“小惊艳”而逆转,此时必须有大破袭。而这个重担,在当下似乎落在了梦想机的身上。

作为魅族15年的生日献礼,这款手机在姓名上已经和早前的魅族手机做了切割,无论如何都将成为极其重视产品设计的黄章用力过猛的“杰作”。

只是单单靠一款手机,就能收割已经过度饱和的手机市场吗?或许黄章会想到老朋友雷军,他前不久还在笑谈因小米全球市场份额跌出前五进入others,一度想要将小米改名为others,这样就能占到39.9%的份额排在榜单的第一名。

但雷军用庞大的小米生态链完成了从other中的反弹,可黄章和他进入other的魅族却只有手机。(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7年1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