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洋垃圾”禁令让美英惊慌失措 东南亚甘当接盘侠?-焦点中国网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废金属、塑料和废纸的进口商和回收商,2017年7月,它向世界贸易组织通报说,计划“到今年年底”有效禁止进口24种固体废料,俗称为“洋垃圾”。美国废料回收利用研究所和国际回收局等机构立即警告说,中国的这一举措将造成工作岗位的损失,关闭许多美国的回收设施,并将更多的废品运送到垃圾填埋场。

这些担忧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全球回收市场很容易受到干扰,发达国家多年来对回收基础设施的投资不足。中国还推迟了几个月的实施,并放宽了严格的新污染限制,但是这一转变继续给整个行业带来冲击。废品有关的新闻媒体Waste Dive将之称为“年度颠覆者”倡议。中国的行动可能会重塑全球经济中一个被忽视但又关键的部分:废品的跨境流动支撑着全球可循环市场。

中国“洋垃圾”禁令让美英惊慌失措 东南亚甘当接盘侠?-焦点中国网

世界回收商

在取消了更广泛的贸易限制之后,对中国的废品出口在21世纪初开始大幅增长。2012年,中国接受到了美国出口回收将近一半的塑料垃圾,约占欧盟塑料垃圾出口的三分之一。根据2014年的一项研究,中国在全球废塑料出口中所占的比重为56%。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仅英国就已向中国运送了270万吨塑料垃圾。英国官员承认,如此大量的垃圾没有替代市场。

这种贸易在经济上是有意义的。运输便宜:货船将货物从中国运到西方国家,并将废品运回,这一过程被称为逆向运输。中国蓬勃发展的工业位于主要港口附近,渴望在国内还没有生产的塑料,所以他们愿意为高质量的进口废料买单加以回收利用。对于美国的废品回收商来说,把废品卖给中国的中间商,比把废品运到国内的回收设施要便宜的多。

但塑料废料却又十分令人头疼,经济价值低,难以回收。它在环境中的分解速度也非常缓慢,塑料碎片在世界海洋中的堆积就证明了这一点。很少有人知道,扔进纽约或奥马哈的回收箱中,有一半以上是通过集装箱运往中国。

中国“洋垃圾”禁令让美英惊慌失措 东南亚甘当接盘侠?-焦点中国网

2016年向中国出口塑料废品的国家

中国要求控制品质

为了回收,废料包应该是干净的,无污染的和分类的。中国已经对受到污染的塑料和废纸进行了打击。

在2013年的一项名为“绿色环保行动”的倡议中,中国大幅度增加了对进口棉花的检查,由于运回不合标准的废品,迫使中国更加注重质量。托运人几乎立即开始将废品转移到其他港口进行清理或处置。因此越南和马来西亚的塑料废料进口量锐增。 2017年3月,中国进一步加大了对入境货物的检查力度,随后在7月份进行了WTO申报。

中国“洋垃圾”禁令让美英惊慌失措 东南亚甘当接盘侠?-焦点中国网

垃圾来源国的挣扎

自7月份以来,中国方面已经将废品限制的起始日期推迟到2018年3月,并将塑料和其他废品的最高污染水平从0.3%提高到0.5%。

尽管全球废品行业正在反击,但中国的行为迫使工业化国家重新考虑对海外处置废品的依赖。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在其2017年的基础设施报告中批评美国固体废品行业未能创新并提高回收率。

自2003年以来,美国还没有建立一个新的高质量塑料回收设施,现有工厂很少能够以经济有效的方式处理难以回收废品,通常是污染后的塑料。欧洲回收了30%的塑料,而美国则为9%,但大部分废塑料仍然堆积在垃圾填埋场和海洋中。目前美国已经在进行改善能力的工作,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施。

由于技术,价值或意图,最终回收不起作用。 它需要强大和稳定的废料和再生产品市场。 如果中国关闭废钢市场,那么各国将把塑料转移到其他更不具备回收和利用能力的地区,这将使更多的塑料进入垃圾填埋场和垃圾场。

美国国家废品和回收协会(US National Waste and Recycling Association)的一个贸易组织说,一些美国公司别无选择,只能让废品堆放在美国的仓库或停车场,因为印度尼西亚等可回收物品的替代市场仍然是“新生”的。

中国“洋垃圾”禁令让美英惊慌失措 东南亚甘当接盘侠?-焦点中国网

转向东南亚

Seah回忆小时候会在马来西亚南部柔佛州的街道上挨家挨户收废品,然后花费数小时分离玻璃瓶,铝罐,废报纸和金属。

如今,Seah拥有350名员工,管理马来西亚五大塑料回收企业之一Heng Hiap Industries,该企业每年处理来自国内外供应商的约4万吨废品。

Seah告诉汤森路透基金会,“三十五年前,这只是捡垃圾,与现在相比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时代”。 “我想进军回收业务,做不同的事情。”

Heng Hiap Industries是东南亚塑料回收公司之一,该公司将受益于2018年初中国禁止进口塑料废弃物的决定。

在这个令业界震惊的禁令之前,中国是世界上主要的废品进口国。 2016年进口废塑料730万吨,价值37亿美元,占世界进口量的56%。

“这个行业没有准备好,”Surendra Patawari Borad说,他是在比利时和美国经营一家回收公司的商人,也是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回收局(BIR)塑料委员会主席。

他说:“我曾经这么说过欧洲、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如果中国感冒了,我们会发烧,如果中国发烧,我们就会得肺炎。”

面对越来越多的塑料废品堆积,一些行业研究人员告诉汤森路透基金会,许多英国和美国的公司要么焚烧一些塑料来回收能源,要么将材料送到垃圾填埋场。

他们警告说,这两种方法都会对环境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将塑料废料分解、清洗、分离成不同的塑料树脂,最后制成小球,重新改造成新产品,这种劳动密集型的工作现在预计将落到东南亚国家的身上。

业内人士表示,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是过去一年吸引中国投资者参与塑料回收行业的东南亚国家之一,希望填补中国留下的空白。

这些国家大多数还没有开发出自己的国内回收系统和公众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但是轻易获得的廉价劳动力和接近中国制造业的机会对它们十分有利。

根据BIR的初步数据,汤森路透基金会表示,显示进口到东南亚的塑料垃圾已经在快速增长。

由于去年最后一个季度出货量增加,BIR估计全年进口到马来西亚的废塑料将从2016年的28.8万吨跃升至2017年的45万—50万吨。

越南2017年进口量上升62%,达50万至55万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分别上涨117%和65%。

然而业界担心,这些国家大量不受管制的塑料废品可能会与中国经历类似的问题,导致禁令再现。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行业官方敦促东南亚国家加强健康和安全规定,以便他们能够适当监控塑料进入他们的国家,并制止非法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