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是望文生义的,即便是某狗百科上,都将步步高电子(OPPO和vivo的幕后老板)当成了与腾讯、京东合作的湖南步步高商超。

资料显示,步步高集团于1995年3月创立于湖南湘潭,集团拥有有商业、置业、金融三大版块,是涉及零售业、电子商务、商业地产、互联网金融、大型物流等多业态的大型商业集团。线下业务主要集中于湖南、江西、广西、四川、重庆、云南、贵州等西南区域。

看了这段信息,是否有所触动?2018年1月2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网络发布一则寻祖公告,公告称,家族解放前系湖南省湘潭县刘氏族人,太爷爷在此出生,后因故移居江苏。因太爷爷和爷爷去世较早,目前只留下有限信息——湘潭刘氏钟灵堂,父亲吩咐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家族族谱。此前的2017年11月3日,刘强东就在益阳的一次活动中现场宣布" 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我那么爱吃辣,后来我爸爸告诉我,我的爷爷是湘潭市湘潭县的,所以其实我祖籍是湖南。" 京东创始人高调寻祖湘潭与投资出身湘潭的步步高超市显然不全是巧合。

就在一个月后,2018年2月23日,步步高公告称,步步高与腾讯、京东就智慧零售等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向腾讯转让6%股份,向京东邦能转让公司5%股份,与腾讯、京东探索合资公司或其他资本合作方式。此举被看作是马化腾、刘强东继续联手向新零售布局的大动作,期望通过不断的进入到线下,能够和阿里巴巴的新零售抗衡。

不过,当很多人都认为步步高会因为腾讯京东的入股而股价一飞冲天之时,复牌之后的步步高早盘高开低走随后跌停,振幅达到13.62%,换手6.27%。虽然下午跌停板打开,但截至收盘也跌5.16%,这种情况在腾讯此前入股的公司中非常罕见。

步步高与腾讯和京东的合作,理想是很丰满的。据合作设想,线上流量赋能,步步高以小程序、公众号为工具,建立微信内商城,作为步步高的线上主要自营电商平台,充分发挥腾讯社交流量与场景优势。同时以京东到家为主要电商平台,充分发挥京东线上运营、物流、商品数字化能力的优势。线下业态科技创新,三方共同探索图像识别、人工智能及其他前沿技术在线下业态的应用。通过扫码购物、店内导航、智能收银、智慧供应链、无人店技术等应用场景,持续提升门店用户体验。

当然,现实也很残酷。步步高集团最近几年的日子都不好过,股价也景气,这次攀上了腾讯与京东,未来的景象也还难以预料。在腾讯多方投资的背景下,腾讯系内部也存在京东、沃尔玛、家乐福、永辉、步步高的内斗,而且是不可阻止的内耗。

有业内人士指出,步步高在未来腾讯联盟争取资源将处在弱势地位。永辉可以依靠生鲜优势可聚拢线下客源,而这些低成本获得的实体店客源能够反向导入线上,让电商获益。沃尔玛和家乐福优势则在于品牌和完善的供应链,并与京东实现商品采购的协同,步步高如今所面临的趋势非常尴尬。

从腾讯系的结构看,腾讯与京东是最亲密的,沃尔玛只是把京东当棋子,家乐福与永辉一定是不共戴天,步步高的地位最差。如果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派系内需要牺牲一个做“先烈”,那一定是步步高商超莫属。所以,业内不看好步步高也是必然。

另外,步步高的股价曾经一度波澜不惊,但从2017年9月份开始,股价却一反低迷之态,开始蹭蹭上涨,不到90个交易日上涨了50%。据分析,同一时期,步步高的股东户数也在持续下降,从2017年9月的4.21万人下降至2018年1月的2.42万人,股东人数几乎减少一半。此外,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的更是有令人多方联想的人物出现。因此,当联姻腾讯落地之后,将手中的筹码表现也是炒股高手们共同的选择。

随着腾讯一个接一个入股新零售企业,人们也越来越看到了腾讯借此推广微信支付与小程序的意图,除了可以借助这个时机大大提升自己公司的估值融资一些钱之外,大多数的零售企业也看不到其他的希望。对于股市而言,故事讲多了,必然会露陷,任何的神话都会破灭,股价下跌也就不出人意料,新零售概念越来越变成实体企业趁机“圈钱”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