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导来了!”

北京还没迎来早春,陈意涵却穿着短袖T恤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喊热,瞬间小娱有些恍惚:上学时是看着她演的《奋斗》长大的,十多年后我都老了她怎么依然那么少女?

她还是我们印象中那个大咧咧的陈大发,但大发变成了“发导”。这两天她主演的《闺蜜2》正在热映,而春节前,一部奇幻爱情剧《幸福,近在咫尺》在腾讯视频开播,细心的网友会一眼发现片头总导演的名号后,赫然写着陈意涵的名字。身边人都说,发导严格起来,让其他演员都有点怕,细节控的她不放过制作流程的每个细节,甚至来客串的陈柏霖背后的粉色翅膀,都是陈意涵特别要求的。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与陈意涵聊天时,常能感受到她身上的反差:上一秒还少女心满满地表示被高圣远帅到,下一秒就严肃无比的聊起岩井俊二。谈到导演处女作,她没有轻易给自己打分,但坦言收获满满,“做导演让我重新对这个行业充满了热忱。”

奇幻爱情故事如何平衡现实与虚构?演员转型做导演,会经历哪些阵痛与幸福时刻?小娱帮大家向发导取经。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适合的团队就像嫁到好老公”

谈到第一次做导演的经历,陈意涵大笑着形容为“梦的瓦解”。最开始公司让她尝试自己导戏时,她一口应下,因为印象中的导演都威风凛凛,“导演好像皇上!每次进场的时候我都有种八抬大轿请进来的感觉,他就坐在那边看monitor,指使周围的人干活。身边很多辣妹帮擦防晒油,鞋带松了,三四个人抢着蹲下帮他绑。”

“当演员的时候我就想管很多事,做导演可以光明正大地控制这些,何乐而不为?”陈意涵回忆,她也曾和钮承泽导演请教过拍戏技巧,“豆哥说告诉我一条‘锦囊妙计’:大全景、中景、对跳,每一场戏都这么拍。——这谁不知道!”

真的当上总导演,陈意涵才发现原来这位置并不容易做。无止境的开会讨论,手机24小时响动,上百号人的剧组调度,每件事都要快速确认。她直言拍完戏重新找回了做演员的热情,“演戏8小时就能收工,导戏基本上收工时间看不到头。”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面面俱到”、“细节控”,是周围人对于发导的形容。有工作人员告诉小娱,从前期剧本讨论、主视觉定调,到拍摄时镜头把控,给演员说戏、调动情绪,平常嘻嘻哈哈的陈意涵严肃起来格外认真。

甚至是细微的场景道具布置,她也不会放过,《幸福,近在咫尺》中女主角蒋一依家里的摆设,比如黑板上的涂鸦,地上散落的书籍,看似随意其实都是有意贴近角色生活的设计。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团队的敬业与专业,让《幸福,近在咫尺》有着接近于电影的制作水准:演员颜值在线,小清新的剧情搭配少女感十足的特效画面,虽然奇幻但并不显得突兀或违和,反而由于演员的演技自然而显得真实生动,令不少观众看过后大呼“少女心爆棚”、“想谈恋爱”。

第一次做导演,最难的是团队磨合。整个导演组是陈意涵亲自搭建的,摄影师、灯光师都是认识多年的优秀电影人,她开玩笑说就拍戏十几年就像收集口袋宝贝,一直在寻找欣赏的团队,导演处女作终于有机会请来大家帮忙。

“其实拍戏不难,最麻烦的是人跟人之间的问题。”陈意涵甚至觉得,“适合的团队就像嫁到好老公一样,嫁错人会很痛苦,有没有勇气‘离婚’更是纠结。”拍摄《幸福,近在咫尺》时,她就经历了这种阵痛:由于磨合不顺利,有道具组的工作人员离开,自导自演还要随时处理剧组人员情绪问题的陈意涵,坦言当时很崩溃。她试图在意和顾及每个人的感受,但当导演让她意识到,顺利完成拍摄任务有时候免不了得罪人。

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内心要强的陈意涵很少对人讲。在她看来,导演就是一部戏的灵魂人物,如果导演自己心情灰暗,整部戏的气质都会受影响。在《幸福,近在咫尺》放出拍摄花絮中,片场上的陈意涵总是活力四射,不时搞笑带动气氛。“拍戏虽然很累,但我永远精神很好,因为大家都在看你,一定要保持状态。”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辛苦总会换来成就。饰演《幸福,近在咫尺》男主角方牧野的王子奇还是新人,第一次拍哭戏哭不出来,陈意涵也不准他点眼药水,她觉得感情真实很重要,“不一定要哭,可是你要痛,如果没有感觉,你是骗不了观众的。”

于是,她把王子奇叫出去聊天,几分钟后回来,“他哭到停不下来,”制片人和在场的人都震惊了,陈意涵则很欣慰,“当你讲到演员听懂时,这种成就感比你自己演好还要满意很多。”

“你到底和他讲了什么?”我们都很好奇。

“其实是我听他说故事,”陈意涵笑着摆手。“我以前也很不会哭,导演老是跟我讲故事,讲到他们自己哭得稀里哗啦,我都很尴尬,天啊导演哭成这样,我要不要赶快挤两滴眼泪。

现在自己做导演,他们不想听你讲,那就你听他讲。你也知道,很少有人愿意认真去听别人讲话,尤其是新人。”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一部不太玛丽苏的偶像剧,怎么拍?

虽然不是偶像剧受众,看过《幸福,近在咫尺》后小娱却被其中的设定吸引:女主角蒋一依在懒人创意公司上班,生活里充斥着机械臂牙刷、智能马桶、超能运动衣等天马行空的发明;男主角方牧野是尚未成为“天使”的见习生,为了达到终极目标必须每日做好事。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对前任男友念念不忘的大龄未婚女青年,这样的角色是为陈意涵量身打造么?“对前男友念念不忘,这完全不像我。”陈意涵狂摇头,并指着旁边笑得前仰后合的编剧,“她们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到我身上,让我好好诠释职业成功女性为什么一直找不到爱情。”

一谈到偶像剧,大家难免会想到一些玛丽苏或者狗血的套路。但《幸福,近在咫尺》看上去梦幻但并不失真,既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也没有女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讲述的就是都市平凡人的爱情感悟与成长。“虽然是偶像剧,我觉得这部剧没有这么玛丽苏,拍的时候还是想尽量呈现比较真实或合理的一面,男主角类天使的设定有后期特效帮忙做,但总体来说他就有正常七情六欲的人。”

在美术场景设置上,陈意涵也力求还原真实。看过这部剧的观众,有不少会觉得其画面质感比较像日韩剧的风格,浪漫但又很生活化。国产偶像剧高饱和度、鲜艳的画风在《幸福,近在咫尺》中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更为柔和舒服的色泽,这让观众看到女主角蒋一依居家或者办公时,场景非常自然。陈意涵告诉我们:“美术方面我就一直跟他们说,我要真实,我要这个地方真的有人住。因为有些剧的搭景一看就是假宿舍,怎么可能会有宿舍这么大,或者怎么可能每家都住别墅?”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当然,一些偶像剧屡试不爽的经典套路仍需遵循。“比如接吻的时候一定要放慢歌,转角的时候一定要遇到爱,相遇时一定会起风,会有逆光,”陈意涵如数家珍。剧情要合理,但画面需要梦幻,“如果真的要拍绝对真实,那就不如去看纪录片了。偶像剧有令人遐想的一面,因此无论颜值还是画面,用的是比较令人憧憬的设定和拍摄方式。”

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陈意涵为陈柏霖、张钧甯、薛凯琪等客串出演的一众圈内好友,都安排了“天使”的角色。看过《幸福,近在咫尺》最后一集的朋友,大概会被一米八几的陈柏霖背后扑闪的粉红小翅膀萌翻,而陈柏霖自己都不知道。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他以为是像鹰一样的翅膀,走路还特意留下空位,结果我给他做了一副超小还是粉色的。”陈意涵脸上露出鬼马的小得意,“我说他最近怎么没和我联络,他该不会是看到了吧!”

大家都以为,看起来永远是元气少女的陈意涵,必然也有颗粉红少女心。但陈意涵自己觉得,“我不是梦幻的人,只是喜欢好看的东西。”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婴儿导演”的自我进阶:

边演戏边“偷师”,查IMDB学器材

这部剧中,陈意涵与高圣远和王子奇都有不少对手戏,三人之间分别相差十多岁会不会难沟通?陈意涵觉得,其实相处下来很自然,而且和剧中蒋一依一样,“跟Archie在一起时忍不住就想撒娇,和子奇一起时总想捉弄他。”

两个完全不同的男主设定,在她看来恰是故事的合理性所在。“蒋一依在两人间犹豫不决,因为她一直崇拜楚天祺,觉得自己不可能会喜欢上方牧野。如果他们两人差不多,大家肯定以为女主有病吧。”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最终,蒋一依的内心天平向方牧野倾斜。但在现实中,陈意涵觉得两人相处互补很重要:“譬如说现在事业不太成功,我就会很欣赏事业成功的人;而当我自己事业成功,我就只想要找人陪。人总会羡慕你没有的,而不会找一样的,不然你们在一起是要比赛嘛?”

目前,《幸福,近在咫尺》已经迎来大结局,对王子奇而言,可能只是人气暴增的开始。这位帅气十足的小鲜肉,当初在众多面试者中脱颖而出,出道第一部戏就演男主角,陈意涵说竟然是因为“猜不透”。

“当时面试了这么多人,就他我抓不到节奏感,也不知道是忘记台词,还是这一秒故意要停顿。其他人我都知道你会怎么演,但他我猜不到,想看他到底要干嘛。”

陈意涵告诉我们,当初把王子奇定为男主角多少有些紧张,但与新人合作的机会,让她觉得十分宝贵。“每个新人都只有一部处女作,在一张白纸的情况下有无限可能去开发。因为不知道如何用技巧去演戏,所以他们永远都会给你最真实的东西,而不像有经验的演员一样交行货。每次拍他花比较多时间,但我觉得是值得的。”

做导演的经验,让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演员的工作。“现在突然又很喜欢演戏了,因为做演员可以光明正大地坐在一个最center的位置学习大家都在干嘛,可以和很优秀的导演与团队合作。做导演失败几次后,你可能就当不了了;演员演不好你还可以说,欸,是导演你不行啦,”陈意涵坦诚中流露出可爱。

把演员说哭、给陈柏霖加粉红翅膀,陈意涵导演处女作让你意想不到-焦点中国网

求知欲超强的她,自觉做导演还是“婴儿等级”。“我很想把整个制作流程,比如收音、灯光、摄影,每个职务我都去打工。”陈意涵告诉小娱,导戏时最讨厌听大家说,这个后期可以调。“为什么现在不能解决?”闲暇时,她就上IMDB扒导演资料,尤其是他们对于器材的使用。“拍电影有几百种镜头,它们都是你的武器,你一定要足够了解它们,才知道这场戏用什么可以去面对。”

虽然处女作是拍剧集,接下来会不会去拍电影?目前找上来的邀约很多,陈意涵却并不着急。比起做长远打算,随性的她更喜欢活在当下,“我觉得一部拍完,下一部再来就是缘分,何必去规划?”

但一旦有好剧本,陈意涵说自己会果断拿下。“我最近学会一件事:到了这个年纪,遇到怦然心动的事情,就千万不要去抗拒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