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两起惊天收购,是联想今日困境之因-焦点中国网

据昨天外电流传的消息,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将在芝加哥团队裁员50%。摩托罗拉芝加哥团队是Moto Z模块化手机的主要开发力量,此举引发了外界对于摩托罗拉是否要放弃模块化手机的猜测。不过联想随后发表声明,证实裁员行动确实存在,但并没有50%那么多,此外联想还否认了要放弃模块化手机的猜测。

联想这一年来坏消息不断,先是去年二季度全球PC老大的名头给惠普夺走,而之前联想在这个位置上已至少停留了十几个季度。接着在移动业务上进行的一系列结果并不理想的调整,也显露出负面效应。如今,曾被寄予厚望的模块化手机业务遭遇挫折,Moto Z进展不利,联想手机业务进一步萎缩,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趋近于零。联想股价也从去年年初的水平跌去了25%,市值缩水。

柳传志在年初承认联想面临着巨大挑战,目前的困境有来自于外部竞争环境的因素,也有来自内部工作失误的因素,这算是给过去几年的问题定了个调。根据来自彭博社的一篇分析认为,联想的向下之路应该还没有结束。文章认为,自联想2015年到达顶点之后,如今已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市值,7名分析师根据联想近一年来的回报率建议投资者卖出,并给出了低于近期市场价13%的目标价。国内的中金公司分析师认为,联想近期看不出任何好转的迹象,给出了2.6港元的目标价,而这低于市场现价40%。

目前是变化的时代,各行各业都在转型求生存,但全球范围内PC巨头的转型却鲜有成功。那些已经日渐式微的富士通、东芝和索尼PC就不说了,现有巨头中的惠普除了坚守PC市场之外,无非是多开辟出一个打印机市场并将其逐渐做大;戴尔在PC业务持续萎缩之际,则是在企业服务市场持续奋进,但像联想这样希望能在PC、企业和消费业务三个方向齐头并进的公司,目前还看不到第二家。换句话说,联想画出的蓝图太大了,似乎已超出了其自身能力所及,而这正是其陷入今日之困境的根本原因。

如果说2004年收购IBM的PC业务是一个神来之笔,直接助推了日后联想登上全球PC老大的位置,那么之后对摩托罗拉移动和IBMX86服务器业务的收购,就不那么美妙了。这两笔交易是在2014同一年进行收购的,彼时联想正如日中天,营收和利润正处于15年来最高点,做些宏伟的规划似乎也是合乎情理的,也符合中国企业被长期市场无止境增长所孕育出来的一种惯性思维。市场增长是无限的,企业必须在这个看不到天际线的市场中快速变化,以争取到最大化的市场红利。于是,悲剧产生了。

联想收购Moto之前,移动业务在国内还是排得上号的,当时国内手机市场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期,小米也正是在那一段时间内挖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而华为和荣耀等品牌也在那个关键时期进行了有效的转型从而占得先机。但是联想移动品牌,在那种环境下却并没有进行有效的调整,仍固守着传统的运营商渠道而变化缓慢。联想曾推出很不错的Yoga系列产品,将宝押在了平板上面,奈何市场形势并不遂人愿,连苹果iPad都卖不动了,Yoga再好也终归没什么意义,这就是天意了。

等到2016 年联想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将繁杂庞大的移动产品线削减下来,对业务环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时,其实已经晚了。该主动割肉的时候不割肉,最后剩一口气了再去割肉,就是神仙来了也没太多办法。这四年来,联想对Moto业务的整合应该算是失败的,既没有吸取其精华,又没有甩脱其负担,这与那起成功的IBMPC并购案,对比鲜明。其实联想移动业务遭遇失败的主要原因是这个业务有很多退路,联想不行了还有Moto,国内不行了还有国际市场,彼此相互对视,弄到最后一无所成。

收购而来的X86服务器业务如何呢?应该会比Moto要强一些,IBMX86本身的业务基础相当雄厚。因此2014年联想在收购X86之后,联想一跃而成为中国X86服务器市场的第一,世界第三。但这一排名到了2017年一季度,竟然跌到了第四,市场份额从21%下滑到了14%,业务收入已被华为超过,浪潮等对手也在步步紧逼,给联想构成了极大压力。联想过去是个销售驱动型公司,在业务和产品整合方面的能力存在短板,而这一点似乎并没有在2014年这两起惊天收购中被注意到。

除了战略上的失误之外,联想给外界一个鲜明的印象是走马灯似的高管轮换,一个不行了再换一个毫不含糊,而这也被外电形象地比喻为revolving door。其实这较为符合联想作为销售型公司的基因所在,虽然一切事物成败的内因最终还是要归结为人,但如果事情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问题,光换人又能有什么用呢?联想也一直在鼓励创新,倡导创新,激励创新,但其庞大的管理队伍和繁杂的管理流程,又能给创新留下多大空间呢?内部团队的冲突,既得利益的碰撞,复杂而冗长的做事程序,低效的做事效率。联想已成一个巨大的创新黑洞,即便是能出现zuk那样的微弱创新之光,也终会被这个创新黑洞所吞噬于无形。

上市公司身份,也使得联想基于财报的考虑而在做事上瞻前顾后,持续保持一定程度的亏损,却并不敢大幅亏损,生怕股价受挫。PC业务在2017年是以市场份额换利润,服务器业务也是如此,移动业务因亏损太严重而进行收缩,完全不敢于看明方向坚决投入,以巨额亏损换市场份额。移动做不起来,企业级下滑,如今看似坚如磐石的PC市场也开始遭遇挑战了。其实如今的困境是4年前那两起不成功的收购业务所引发的效应,可怕的是这一效应还并未消散,正处于蔓延的起步阶段。联想的巨大挑战,其实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