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长江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到的消息随着香港“同股不同权架构”的落实,快手赴港上市也有望在今年完成,最新估值也已经达到180亿美元。

与以往对待传闻的态度一样,3月16日,快手相关人员回复长江商报记者称:“没有相关信息的发布,后期可以关注我们的公告。”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快手注册用户从4亿涨到7亿,日活跃用户也从3000万变为1亿,增长绝对值高达7000万。不过,快手由2011年3月成立至今,从未披露具体收入及利润数字。

“小镇青年”家的快手也想IPO?这次真的不上市、毋宁死-焦点中国网

快手如果上市,将会带来短视频领域的地震吗?就此,长江商报记者张璐和笔者进行了一番交流。愚以为:

快手谋求上市,其实还是为了输血和续命。

对于快手来说,其发展其实进入了瓶颈期,即内容和流量已经相对稳定,而变现难题依然无解。其需要从资本市场中获得更多的输血,而不能仅仅依赖于随时可能断顿的融资。

血拼财力和背景,苦撑待变将是下一阶段短视频大战的关键词。不上市,毋宁死。

快手在用户存量上,和其他对手有着较大的差异性,主要表现为用户的结构和兴趣属性上,即当下常说的小镇青年,

“小镇青年”家的快手也想IPO?这次真的不上市、毋宁死-焦点中国网

但作为一个短视频平台,上市最大的挑战就在于其盈利问题如何破解。

差异化的用户群体、小镇青年的热力,是快手走到今天的关键词,但也是它盈利难的同义词。

未来,它其实和其他短视频平台并不在一个空间里进行交战,而是和自己的用户属性进行挖掘,找到真正的掘金点,而不是流量战争。

针对快手正在招聘国际运营和游戏研发类职位的传闻,可以看到这种变现难,对于快手当下的压力。

“小镇青年”家的快手也想IPO?这次真的不上市、毋宁死-焦点中国网

其实,从视频到游戏,这种引流模式,是很多泛娱乐平台都用过的招式,近期颇为醒目的就是二次元弹幕的头牌B站,其游戏营收才是真正的收益来源一事。

某种意义上,快手要挖掘小镇青年的市场,引流到游戏之上,进而达成盈利是一个有效途径,难点在于,自研游戏的成功率,对于完全没有此类经验的快手来说,难度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