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一可

“我是山西人,票号生意是200年前山西人的老本行。我接触比特币不久后意识到,老子天生就是干这个的”。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如果你不记得币圈扑克牌的黑桃8是谁,你一定听说过“票号商人”赵东的名字;如果你不知道谁是赵东,你一定用过BeeChat或Opengram;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了解,那只能说,距离币圈太远了。

2014年下半年,在经历比特币大幅滑落低谷期后的赵东,凭借挖矿时期积累的比特币场外通道,在自己微博开通了代售/代购大额的比特币的新业务,并由此走上了“票号商人”的传奇旅程。

去年7月,赵东通过组建了自己的区块链投资基金DFund。

在DFund所投资的18个已经公开的项目中,就包括汇聚了币圈上千万用户的社交平台BeeChat。此前,曾有报道称国内的另一款区块链社区Opengram也和BeeChat有关,均是同一个团队所控制。

浑水君不禁好奇,坐拥“票号商人”称谓的赵东,为何要通过区块链投资基金DFund不断布局?成功投下一系列项目之后,赵东的“局”到底有多大?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BeeChat的超级流量:

千万用户,巨量韭菜社群

公开资料显示, 截止2018年1月,DFund一期项目比特币净收益为620%,美元净收益为2543%,DFund已成为中国前十大区块链投资基金之一。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支撑起如此高收益的项目主要包括,TNB、QASH、aelf、Cybermiles、LLT、MobileCoin和BeeChat等。其中被称为“区块链版微信”的BeeChat则是赵东目前已经投资的项目中,崛起最快,影响力最广的项目之一。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2017年12月,BeeChat开始出现在国内币圈人的手机上, BeeChat定位为区块链上的微信,并在APP的功能中加入了即时通讯、货币钱包、货币社群等功能。

因为BeeChat平台很好地契合了币圈用户的信息摄取需求,加上BeeChat在推广时期给予了种子用户很多的真实奖励,所以,从去年12月推广开始,半个月的时间就迅速积累了150万用户,并在今年3月初实现活跃用户500万,注册用户数1000 万的骄人成绩,成为世界上仅次于telegram的第二大区块链通讯社区。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很快,BeeChat发行了自己的数字代币CHAT。

伴随注册用户和入场人数的增多,CHAT币的价格也不断飙升,先后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就经历了从1元到4.8元再到0.48元的过山车式惊魂一幕。

在一位曾经参与过CHAT币ICO的投资者看来,CHAT币在登陆币安,并被拉升到4.5元以上时,CHAT币的主要玩家就已经迅速离场,而后来跌至跌到0.5元的低价,则是BeeChat的幕后人在有意操控,做进一步入场的准备。

根据CHAT白皮书,BeeChat创始团队持有CHAT20%,也就是2亿枚。随着CHAT价格从4.5元一路跌落至0.5元以下,团队理论上最多可以套利8亿甚至9亿元。

而DFund作为BeeChat项目的投资人,在币价大起大落中,或许也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而在2013年,赵东以“东叔”的名号初入矿场时,“矿工”东叔还在默默盘算一个月的电费:100多万元的账单,差不多要用掉多少个比特币……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疑似关联项目Opengram

或许,BeeChat并非赵东DFund基金旗下的唯一一款区块链通讯社区产品。

今年3月初,深链财经报道了Opengram和BeeChat的关联信息。当用户进入官网下载OpenGram的IOS软件时,点击安装数字证书的链接,网页链接会瞬间跳转至download.ibeechat.net,而且此证书的签名者正是ibeechat.net。

而在BeeChat上,深链财经还曾联系到了一名GRAM的投资者,据这名投资者介绍:GRAM的推广方以及BeeChat群组的管理方均是BeeChat的工作人员。

在BeeChat软件的社群中,比特小熊、烧鸡、flash和芭蕾等人除了在BeeChat的铁杆粉丝群担任群组管理员外同时也在Gram的中文官方群任职管理员。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Opengram的消息最早出现在2018年2月13日,一个gramplus.io网站的上线。而这款软件上线之初,便一直打着币圈最大的即时通讯工具Telegram的名号进行自我宣传,甚至直到今天在网上搜索Telegram的文章时,仍然会有大量以Telegram项目作为介绍,但在最后的链接上却将网站附加为gramplus.io的广告软文存在。

面对质疑,Opengram曾在3月4日通过媒体以匿名方式发布了对外声明,宣称Opengram和Telegram是两个项目。

但这一简短声明,并没有解释Opengram与Beechat的关系,尤其是,为何此前媒体调查中,Opengram背后的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高度重合。

与Telegram的“TON”、BeeChat的“CHAT”类似,Opengram也发布了数字代币GRAM。

而如今,GRAM的币价已经趋近于0,在币圈大大小小社群中,不少GRAM的投资者开始踊跃“维权”。

与CHAT价格的大幅下跌相比,GRAM基本上已经价值归零。这个“疑似诈骗”的项目,早已被视为是一场骗局。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押注BeeChat背后的“票号生意”

在布局BeeChat的动作背后,除了BeeChat所发行的chat币可以对外进行价值收割外,BeeChat究竟在赵东的布局中还有那些其他价值?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还要归结于赵东在“票号商人”的生意上面。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提及赵东,他在币圈最为知名的事迹无外乎两个:一是早期的挖矿,二是后来利用挖矿的契机转型做了比特币的场外交易,并因为场外交易的事情,被币圈封为“票号商人”,而他自己也自嘲为“黑庄东”。

不过因为场外比特币交易为洗钱开辟了渠道,所以票号商人的生意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也都并不好做。

据一位区块链创业者表示:“东叔的生意其实很危险”。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票号商人”的事业高峰出现在2017年2月,据第三方数据平台的资料,世界最大的比特币场外交易平台LocalBitcoins,因为国内场内交易业务调整的原因,而促使LocalBitcoins网站的人民币交易量翻了42倍,当月该场外交易平台的月人民币交易额超过4亿元人民币。

然而这个看似对赵东利好的消息,对“票号商人”的生意而言却并非什么好事情。

因为国内的数字货币交易所需要用人民币去和比特币直接兑换,来为其他ICO的区块链虚拟币提供流动资金的支持,所以人民币和比特币的场外兑换在9月4日的文件下发后,就成了交易所必须涉足的领域,而这也直接导致了如今市场上几十个比特币场外交易平台一起混战的状态。

面对市场变故,作为“票号商人”的赵东,显然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票号”帝国,而赵东在“票号生意”上的反击就是BeeChat等即时通讯工具。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币圈的终极问题并不是什么币会涨,或是什么生意好做,而是韭菜在哪?

如今这个问题在国内的最好答案或许就是BeeChat,因为目前已知的区块链产品中,没有谁能够实现BeeChat一千万的用户下载量,而一千万用户量的背后价值,远不止于曾经在CHAT币上最高20亿人民币的市值。

事实上,从BeeChat加入区块链数字币钱包开始,BeeChat的软件就已经为数字币的场外交易打开了一扇门。其次还因为BeeChat的钱包支持不同的数字币流转,所以赵东在BeeChat上面所构建的也远不止于一个比特币的场外交易平台,至少还有以太币、莱特币和其他诸多币种的交易中介。

而为了保证数字货币的场外交易安全,在BeeChat的社群中,BeeChat还专门组建了“官方认证的交易担保群”来复制赵东当年在“票号商人”上的生意模式,而浑水君在BeeChat上面搜索“担保”一词时,发现许多在群内都会分布着各种担保生意的“票号商人”存在。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根据BeeChat在担保群上的布局,也就不难理解Opengram在原telegram上面一开始就放置钱包功能的做法,毕竟有了钱包才能真正为数字货币的场外交易提供切实可行的便捷性。

只是根据国外区块链社交平台BitWhite创始人的爆料,目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钱包技术并不成熟,不建议大家在BitWhite上面储存大额的数字货币。不过,对于已经拥有1000万散户的BeeChat而言,小额的交易也足够支撑起一个赵东在区块链领域的小帝国。

因为在构建完BeeChat的流量接入场景之后,赵东的局还远没有在这里结束。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黑桃8“票号商人”的生意局

为了探求“票号商人”的深层布局,需要看一下赵东旗下基金DFund的18个已经公开的投资案例。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根据浑水君整理,目前DFund的直接投资中,18个项目横跨了数字货币、区块链媒体、数字交易所、区块链技术工具和公链型项目四个领域。

其中QUOINE是第一批获得日本交易牌照的基于区块链的科技金融公司, 而Hydro Protocol则是共享协议下的第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此外还有数字货币的期货交易平台EverMarkets。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而在BeeChat现有软件版本中,目前Bee Points窗口导向5个交易所,除却火币pro和exx.com外,其他三个域名均已停用。

可以预见的是,在BeeChat未来不久的版本更新中,QUOINE、Hydro Protocol以及EverMarkets迟早会以官方平台的姿态出现在BeeChat的生态系统中,并成为BeeChat场外数字货币交易体系的一部分。

此外,受制于数字货币在场外交易的信用问题,赵东也通过DFund投资底层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服务商CMT以及为网络平台的用户提供安全、私密的数字货币管理服务应用MobileCoin进行了更深层次的布局。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从矿机“东叔”到“票号商人”,再到今天的布局者,面对成长的过往,在3月29日王峰十问的采访中,赵东直言:投资和创业,其实本质上都是在投资自己,没有本质区别。每个人最珍贵的都是时间,如何用有限的时间做成最牛逼的事情才是关键。

不过,BeeChat的前景虽好,但目前的BeeChat也和Opengram一样,存在着许多自己的小问题。

此前,根据iFuun.com的一篇文章对BeeChat的代码解析,BeeChat也并非基于区块链技术所做的软件,而只是用中心服务器,在信息传输过程中做了一个信息加密处理,和BeeChat所宣传的区块链版微信存在很大出入。

而在3月21日前的BeeChat也十分神秘,除却官网宣传的量子链帅初和火星人的站台外,就连BeeChat的白皮书也对团队信息进行了隐藏,甚至BeeChat的官网还是从第三方域名公司进行的临时租借,租借时间从2017年10月到2018年10月,只有一年期限。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在王峰十问中,赵东曾说:大家都认为市场有庄家,是因为如果赔钱了就可以说是庄家在收韭菜,而赚钱了是因为自己智慧。而我以前以为自己能操作市场,但事实证明我错了,是年轻太狂傲。

今年2月,赵东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签约买房,移师东京,国内工作,创业多年,到头来孩子上学仍发愁”,引发币圈热议。

布局BeeChat背后,赵东的“钱庄”局有多大?-焦点中国网

在“王峰十问”中,赵东表示:“什么时候回来?这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历史大潮流势不可挡,历史是有宿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