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石磊

杨宁,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同时也是乐博资本创始合伙人。

进入2018年,他全身心投入区块链,却不巧遭遇“熊市”。他参与的项目——消费链CDC的币价从0.4元快速缩水至0.036元,引发大量散户“维权”。上线火币网前一天,还被爆出,合约地址发生了两笔 6 亿和 7.5 亿 CDC Token 的转账。

如今,他频繁出入在多个散户投资人的微信群、电报群里,不断回应投资者的质疑。

尽管如此,外界还是一度传出“杨宁跑路”的消息。随后,他在朋友圈发布了紧急通知:对自己套现跑路的传闻进行了否认,并在多个CDC的投资群中进行了具体的疑问解答。

4月1日,他在一个微信群里回应:“需要对区块链有信仰,把它当作长期价值的投资,而非短期赚钱……”

杨宁拥有美国密西根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学士学位,以及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电子工程硕士学位。

1998年,还在斯坦福读书期间与周云帆和陈一舟共同创办社区网站中国人网“ChinaRen.com”,融资时杨宁仅24岁,是少年天才的代表。

作为最早拿到“入场券”的互联网创业者之一,杨宁的创业经历了三次大起大落,2013年,杨宁创建悟空搜索失败后,从第一代互联网的“套现者”的身份,转换成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并由此创建了乐搏资本。

回顾自己的创业过往时,杨宁曾多次表达对自己创业项目没有持续坚持的悔意,而在2018年伴随区块链的投资热,乐搏资本入局CDC后,却并没有迎来和其他天使投资人在区块链领域的“名利双收”,反而在比特币的全球缩水中伴随着对项目质疑和幕后操盘的情绪,被CDC的投资者贴上了“骗子”的标签。

深度入局区块链的杨宁,究竟算草莽还是英雄?CDC又究竟是不是一个骗局?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当CDC跌跌不休,杨宁希望“力挽狂澜“

“腾讯这座大山一定会被它自己覆灭的。”

“两三年之内微信就会被替代,像微博一样。”

2013年5月,杨宁在接受一次采访时说完这两句话,便把头往沙发上一仰,架起了二郎腿。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如今5年的时间已经过去,腾讯的大山并没有被自己所覆灭,而微信也并没有像微博一样被替代。反倒是身为天使投资人的杨宁在区块链的进军中,自己频频站台的CDC消费链遭遇了重重打击,币价自2月1日登陆Zb网开始就进入了“跌跌不休”的诅咒循环。

在CDC的白皮书中,官方将CDC定义为一个消费数据交易的区块链平台,用于解决消费者和商家消费数据的账单价值动态评估、交易、使用、价值转换以及广告营销推广等问题。

CDC的官网域名注册于 2018年1月17日,而自CDC在网络出现伊始,杨宁就以CDC投资人的身份拉着国内的众多大佬频频为CDC项目站台,并多次在媒体上发布看好CDC的言论。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而在为CDC站台的日子里,杨宁就带领自己的CDC项目上过“王峰十问”也参加过火币网新加坡直播中心的区块链行业对话。

可以说,在国内进行ICO的数字货币中,和其它数字货币对团队信息隐姓埋名的做法相比,没有任何一个项目的“天使投资人”比杨宁更勤奋,而这份勤奋也提现在杨宁为稳定CDC币价的执念上。

但与“勤奋”和“执念”形成对比的,则是CDC币价在“熊市”中跌跌不休,如今只剩0.036元。

而在CDC币值“跌跌不休”的下滑过程中,CDC在Zb网推出过买CDC送玛莎拉蒂的活动,之后又在微信平台上线了CDC小程序。

据一位CDC的投资者介绍,在Zb推出买CDC送玛莎拉蒂活动后,3毛多进了10万元,当时CDC价格本来已经回暖可以套利2万元,但因为对增长的预期过高“没跑”,最后割肉剩下3.3万元。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在“玛莎拉蒂”的活动之外,为了提升用户对CDC币值的认可,CDC团队还推出了CDC的微信小程序,用于让CDC用户上传账单来实现所谓的挖矿过程,而针对挖矿奖励无法在小程序提现的问题,杨宁投资的CDC还专门安排了人工客服来进行奖励兑现。

甚至当时一度出现了人工客服的假冒者,以及CDC兑换排队等候的情况,但以现在的回顾来看,当时的活动也许热闹,但币价的持续下滑却并不能称之为成功。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在对CDC的币价稳定的各类尝试无果后,杨宁的CDC团队将所有的希望都放置在了对火币网的上线赌注中。

并在3月15日,以1570万分(投票2160万,保证金20万HT)的成绩,成功霸榜HADAX第二轮的第一名,与第二名DATX的900万分拉开了近700万分的差距。

而火币网的上线规则,币圈的老猫也曾直言:“割韭菜已经不过瘾了,毕竟还是素的,现在开始用绞肉机割鸡腿了,这才是白花花血淋淋的肉菜!”所以按照CDC在火币网第二轮的投票得到2100多万票,每票0.1HT的价值计算,当时最少有3200多万的资金投入了CDC拉票环节。

在CDC的投票结束后不久,某币友在简书直接发文:“CDC在火币hadax第二轮投票中排名第一,目测会涨”。

然而CDC在火币的上线并未挽救和稳定CDC的币值,反而给杨宁带了更多的苦恼。

因为在3 月 31 日,CDC登陆火币网前一夜,有投资者发现CDC 的合约地址发生了两笔数量分别为6 亿和 7.5 亿枚 CDC Token的转账,而这两笔交易加起来的 Token 数量远远超出了 CDC 消费链此前所宣称的10 亿流通的限额。

消息传出后CDC在火币网和Zb网的币价应声下跌,而之前看涨入场CDC的投资者也在绝望中做了一首打油诗:

火币官方炼太极,CDC承诺画饼泥;磨刀霍霍牟私利,管你空气不空气;CDC官群随意弃,乱改公告似儿戏;戏笑小散天难逆,诚信早已碎一地。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CDC的争议,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

CDC的币值崩塌并非一蹴而就,早在CDC上线Zb网之初,伴随CDC的各种争议就从未停息。

而在CDC Token转账异常之前,就有多家媒体先后揭露过CDC的白皮书中存在信息不透明、创始团队头像模糊以及地址、电话全部造假的问题,并且还有媒体深挖出CDC共识机制抄袭公信宝以及CDC白皮书和DDM白皮书相似度达到90%以上等问题。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看起来,这些问题几乎是“大干快上“的ICO浪潮中颇为常见的现象。当市场处于牛市,币价不断上涨,投资者们也顾不上深究;但当熊市来临,这一系列的问题,就成为投资者们的维权依据。

今年的熊市始于1月,作为币圈信仰支撑的比特币也在2月之后频频触底,多个数字货币市值缩水都达到了90%以上。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所以大势之下,CDC的币价和走势,除却人祸的原因外,很大一部分也包含了大势难逆的天灾成分。

面对现状,杨宁也并非不作为。

事实上,直到4月4日晚,两笔大额交易发生后的第4天,在beechat 的CDC群里,CDC客服“币圈冰冰月”还依然在群中积极进行各种消息的打理,而杨宁本人也在社区进行了现身,这样的反差和其他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官方群中暮气沉沉的官方声明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杨宁在采访时也曾说:我们不怕被骂,怕就不会出现在各种社群里解释了。

走到“骗局”当口的CDC也许并非意外,作为一个只用了不到2个月时间,还曾跳过众筹阶段就匆匆入场的区块链早产儿,CDC的仓促给投资者留下了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而在2017年就已经经历花式骗局后的韭菜们也早已成了市场上的“惊弓之鸟”。

“市场恐慌型的抛盘,我们无法把控,现在基本每天都有人在骂CDC,我们也在反思自己团队在币值管理上的不足,这个目前依然是我们的短板”杨宁如是说道。

作为区块链领域跑步入场的杨宁,在2月6日曾表达过:“拥抱区块链,是在革自己的命”的观点,只是这场革命的崛起与落幕应是杨宁所不曾预知的。

面对白皮书的质疑,杨宁昨天晚上在群里回复到:第一版白皮书确实有很多问题,团队还不完整,刚开始接触区块链,我个人对区块链的理解回过头来看这份白皮书确实很多硬伤。

我们新一版的白皮书会在2周左右发布,里面会增加很多新内容,也会对CDC的项目做出新的描述。

我认为改白皮书不丢人,有错不改才真的没有未来。

据浑水君了解,CDC并非币圈第一个被质疑为“骗局”的区块链项目,因为早在2017年6月,EOS诞生之初也就曾被多家媒体打上骗子的标签,只是在2018年4月经历多次代码更新后的EOS已经被市场认可,而CDC某种程度上也许会和EOS有些相似。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EOS曾经在币市牛市时期也遭遇过大规模抛盘)

而相似的原因则在于,跟据杨宁在投资人群里面的介绍:他曾在两家上市公司担任过首席技术官,所以CDC会是偏技术型的创业项目,虽然目前CDC建立在以太坊上,但CDC自己的公链也已经在独立开发。

因为在杨宁看来,目前的公链更像是瑞士军刀,什么都行、什么都不行,根本满足不了CDC项目对数据规模、数据效率以及功能专用上的开发需求。

而对于公链开发的进度,杨宁给出了CDC在github的代码地址:github.com/cdcchain,并留言称欢迎检测。

杨宁的CDC究竟诚意几何?也许以目前的进度还很难去做论断,但是假若未来真的以杨宁所说的进度去做事和落实,CDC在不久的未来也未尝不会具备成为一匹币市的黑马的可能性。

只是CDC的韭菜们在经历这次愚人节期间的“真假乌龙”事件之后,又还有多少韭菜会为信仰站台?恐怕这里早已成为一个未知数。

但至少,杨宁面对CDC币值下跌大势,没有失去一个创业者应有的偏执和执念,而这份勇于承担的执念也让尚未离场的投资者看到了重新信仰的希望。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杨宁的执念

杨宁对区块链的坚持,背后也并非没有原因。

在此前的媒体采访中,杨宁曾这样介绍,自己第一次接触区块链是2009年。当时一家风投公司的创始人和他介绍比特币,他只是把比特币当作游戏币,不认为有多厉害。

第二次接触区块链是2013年。有人让杨宁放一两千万在区块链,因为杨宁觉得这东西很虚,背后没有价值支撑体系,所以他还是选择了不为所动。

杨宁第三次接触区块链是2017年。据杨宁回忆说:当时ICO很火爆,但他并不知道这帮人在搞什么,很奇怪,直到9月14号,国家“一行三会”出了禁令,叫停ICO,杨宁才意识到他差点和区块链的革命失之交臂。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杨宁对CDC的这份执念除却在区块链上的“错失”经历外,也许还能在杨宁过去互联网行业的创业经历找到些许影子。

1998年,杨宁还在斯坦福读书时期,就曾和陈一舟以及周云帆一起创立了ChinaRen网站。1999年,杨宁3人从斯坦福回到中国,ChinaRen依靠校友录短时间内成为了国内同类产品中规模最大、数据最全、用户最多的网站,并拿到了高盛的1000万美元融资。

据杨宁介绍:“高盛当时在中国只投了四家公司,第一个是ChinaRen,第二个阿里巴巴,第三个网易,第四个平安保险。但是,很惭愧我们是表现最差的”。

事实上,杨宁对自己过去创业经历的总结,他总是有意无意将自己自嘲为第一代的互联网套现者。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ChinaRen也因此成为了他至今都无法回避的一个“心结”——如果当初没有卖掉ChinaRen,会不会成为现在的腾讯?如果当初坚持一个方向而不是养大了就卖,是不是现在就能挤进一线大佬的阵营?

而在2013年,杨宁创建乐搏资本时曾说:他的人生好像是老天不断给予机会,一两年就给一次能赚很多钱的机会,但每一次他都选择了赚最少钱的那一部分,赚最多的那一部分总是被放弃。

2018年,在杨宁为CDC站台之后,多次公开直言:“区块链给了90后掀桌子的机会,而他自己也已经在挑战BAT的路上”。

杨宁:中国天使会会长如何卷入CDC“骗局争议”-焦点中国网

从创业者到天使投资人、再回到创业者,面对CDC的投资者对杨宁的质问时,杨宁回复说:我再次创业,从投资人角色转成创业者,我更能理解双方的感受?也许我在你们心中不受欢迎,但是由于你们支持了我们的项目,也就是我们CDC社区中的一部分,恨不恨我都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