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最近稍微提升了一下Model 3的产量,昨天还宣布了第三季度实现盈利消息,但这款车型的产能仍然被不断诟病。

周五,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发推特自曝称,Model 3量产瓶颈有很大一部分原因的确是自己的责任:“特斯拉的过度自动化是一个错误。准确地说,是我的错。”

马斯克松口承认Model 3产能太渣:太信任自动化 是我的错-焦点中国网

在CBS播出几个小时之后,他接受了一次采访,他承认在特斯拉的独立汽车制造厂里安装了太多的机器人。“人类的作用被低估了。”

他同时表示,车主们还得再等3-6个月。

马斯克松口承认Model 3产能太渣:太信任自动化 是我的错-焦点中国网

这是46岁的马斯克做出的一项重大让步,他不到一年前就宣称,特斯拉正在通过对机器人进行编程来快速生产车辆,从而获得比老牌汽车制造商更优的竞争优势。

分析师马克斯·沃伯顿(Max Warburton)上个月就指出,马斯克太沉溺自动化“过于野心勃勃”,是拖累特斯拉量产的一大败笔。

“过去很多人都尝试过,包括大众汽车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但都失败了。”

德国给的“灵感来源”

2016年末,特斯拉收购了德国制造技术专家格罗曼工程(Grohmann Engineering),马斯克2月份曾表示,该设备在其位于内华达州里诺附近的电池工厂设计一种新的模块生产自动化系统。他说,该生产线需要在三月份运往美国,以帮助提高更多包装的产量。

马斯克松口承认Model 3产能太渣:太信任自动化 是我的错-焦点中国网

而在加入金融行业之前,伯恩斯坦的分析师沃伯顿曾在世界各地为一家颇具影响力的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小组研究汽车组装工厂。他写道,特斯拉收购Grohmann收购和使用Kuka机器人,表明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受德国自动化的启发很深。

“德国原始设备制造商——传统上是自动化领域最热心的支持者——近年来实际上一直在不断重蹈覆辙”“而最好的生产者——仍然是日本人——他们反而试图限制自动化。因为它很昂贵并且与质量在统计上呈负相关。精益生产的一个原则是‘稳定流程,然后才能实现自动化’。如果首先自动化,则会出现自动化错误。我们相信特斯拉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

节奏太急的未来火星“狂想曲”?

特斯拉的工程团队正在研究一个名为“Alien Dreadnought”的项目代码,以使弗里蒙特工厂实现高度自动化,Musk在2016年10月说,这将导致“真正疯狂”的效率。他还谈到了这将形成一种产品的制造能力,称其为“制造机器的机器”。

“对于其他制造商来说,这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马斯克在2017年5月的收益电话会议上表示。 “如果我处于他们的位置,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去年11月,特斯拉收购了Perbix,这是一家制造业用自动化机器的制造商,因为它正在努力获得Model 3产品。

熟悉“钢铁侠”的人其实不难猜到,他如此执着于自动化生产,其实并非没有理由——希望未来在火星上也能生产特斯拉,自动化可能是降本增效的最好手段。

马斯克松口承认Model 3产能太渣:太信任自动化 是我的错-焦点中国网

但这次的险冒得太大。Model 3还要成为特斯拉产品走向千家万户、营收水平大上一个台阶的重要一步。就算能够增发股票,也容易导致恶性玄幻,导致投资者抛售。在不扭亏,“被收购”很可能就是它的最终下场。

在公司宣布这笔交易的前一周,46岁的马斯克终于“揭穿”了机器人如何导致量产缓慢。“相比之下,Model S或Model X的自动化程度低得多,但我们却可以缩短工时并实现高水平的生产。”

同时,马斯克宣布:“没有必要筹集资金,第三季度开始,特斯拉就会扭亏为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