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红拂女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2018年进入到6月,网大领域的“奇迹”仍然在以日更的形式每天刷新。

一会儿是已上线四个月有余的王牌《灵魂摆渡·黄泉》仍然在不断刷新自身成绩,分账已过4000万;一会儿是王牌IP“西游”系列的又一部衍生之作《齐天大圣·万妖之城》,上映天数已经超过90天,日点击量仍然霸屏前10。

更多大快人心的利好消息仍然陆续有来。继最早发力网大的爱奇艺成为当之无愧的霸主之后,去年下半年,优酷以一个“HAO”计划也跻身网大市场,并于今年上半年推出了详细的分账细则,鼓舞人心。而腾讯视频也以一部三部曲的《罪途》,刷新了网大的豆瓣评分制高点。

BAT队伍已码好,制作公司的合作伙伴选择显然多了起来。而观察过近期霸屏的十余部网大作品的题材和内容,我们发现:网大领域,IP系列化、头部作品集中化的趋势仍然在越来越明显。

早期草创阶段中混乱的“蹭IP”现象渐渐少了,网大已经形成了特有的王牌IP:以“西游”、“白蛇传”等为故事核的作品,受众面广、受众基础深厚、自带基础票房和热度;而该市场也早已形成了数家头部公司挤站桥头、头部作品集中化的格局,网大,正式进入下半场。

在这样的环境下,新入场的玩家,面临的竞争态势异常激烈。必须要有足够雄厚的资本、资源,以及深思熟虑后制定的清晰发展方向,才有可能一争。正巧,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与一家成立不久的影视公司,聊聊他们眼中的网大市场。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这家公司就是吾道南来,由奇树有鱼创始人之一刘朝晖创办,奇树有鱼则是网大行业最早、最资深的玩家之一。刘朝晖的新公司吾道南来,目前最重要的项目是总投资千万级别的网大《狄仁杰之幽冥道》,正在横店紧张拍摄中。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知的“狄仁杰”系列网大,不完全统计有10部之多。网大本身也是一个尚在高速发展、未成形的市场,为什么吾道南来仍然愿意投身在《狄仁杰之幽冥道》?这家公司有什么秘笈?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与“狄仁杰”有关的故事

林珍钊是爱奇艺最近热播网大《黄飞鸿之南北英雄》的导演,最近日程非常紧的他,还是抽时间与我们聊起了《狄仁杰之幽冥道》。在该片中,他担任了监制。

“我最初接触到这个项目,是因为看了香港一本炙手可热的小说——《神探狄仁杰之阴兵借路》,被其内容深深吸引了。”监制林珍钊说,该小说有相当多拥趸,且题材较为适合拍成电影,出于对故事的喜爱和对市场的考察,团队决定开始着手改编工作。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狄仁杰之幽冥道》监制 林珍钊

那么,这个题材究竟为什么适合拍成电影?据吾道南来创始人刘朝晖介绍,“狄仁杰”这一系列,糅合了古装、悬疑、动作、探案等元素,其中有至少三个元素,都是爆款网大会有的品相。

据监制林珍钊介绍,这一版“狄仁杰”在内容上会更符合新一代观众喜好猎奇的特点,他们团队会在故事中加入一些符合时代的年轻元素,凸显猎奇特色。

再加上今年,院线电影领域,徐克导演的新一部“狄仁杰”《四大天王》也会上映,院线电影与网络电影之间的共振作用,不容小觑。

所以,即使市面上有消息的“狄仁杰”网大已经有十部,吾道南来仍然决定投身其中,成为竞争队伍中的一支。“我们之前也有过犹豫,但后来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团队能力的机会,其实就是一次大型比稿。”刘朝晖说。

此前也有过成功的“狄仁杰”案例。同样是爱奇艺独播的《狄仁杰之轮回图》,性价比很高,收益不错。2018年,网大领域,不怕撞IP,而是到了真正拼工业标准和故事可看性的时候了。

“我应该是第一个来提网大工业标准的人。”刘朝晖非常直白。早期网大是严重没有达到工业标准的:拍摄周期,15天、11天、7天甚至更短的都有,演员还没进入状态,刚找到一点感觉,片子都拍完了。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吾道南来创始人 刘朝晖

而《狄仁杰之幽冥道》,目前暂定的拍摄周期在27、28天左右。“我们每天拍摄的工作量还是很大的,因为这部电影所要呈现的,无论是内容本身还是光影表达都非常复杂。”监制林珍钊说。正因为视觉方面有显著的升级,这部《狄仁杰》在剧本层面就经过了非常严密的探讨,保证了拍摄时的顺畅。

而且,该片近期曝光的一张概念海报,据悉花费高达3万/张,这已经逼近了院线电影常规的价格。这张海报传达的信息量相当大:手绘的精细风格和丰富层次,透过画面传达出来;整体的上色风格、明暗对比度等,也不是一般网大“堆人头”式的简陋粗糙可比的。

“我一张概念海报都这个价,主海报可能少吗?”刘朝晖说,这一定是今年全行业最贵的一张概念海报,一开始也有旁人说不值当,但他和吾道南来都非常坚持。出这样的价格做一张海报,第一是对外释放出一个信号,表明吾道南来这家公司的从业理念:从头到尾、从制作到宣发,都愿意出精品;

而且,这张海报也的确值得这个价格。据刘朝晖的分析,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目前在宣发上的分水岭,从一张小小的海报就能看出:

院线电影的海报更注重高级的概念性,而网大更注重故事性,注重一张海报里尽量塞下更多的信息量,“比如我这张海报,能反映出来片子营造的氛围,大的故事背景,会更加夺人心魄,而不是一支枪摆在那里,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是很高级,但你觉得现在看网大的人会去看这种片子吗?”

对于网大的市场和受众偏好,刘朝晖看得可谓精准。他也直言不讳地表示:尽管市面上的“狄仁杰”网大很多,但每个人来拍狄仁杰的目标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就是为了蹭一下、赚个快钱,但吾道南来想要做头部和爆款,并借此树立起公司的品牌认知度。

“一年里能拿到爱奇艺A类的网大100多部;我们必须要做到A级,只做到B级别、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并不怕,拼到最后一定是拼工业标准。”要么不做,做,就肯定要做到最好,那意味着最多最靠前的推广资源位,能辐射到最多的受众,拿到最高的票房。

外界的担心当然还是有的。那么多“狄仁杰”,免不了会撞档期,目前《幽冥道》还未定档,但万一届时真的和另一部前后脚上线呢?怕不怕市场无法短时间内接连消耗两部风格接近的作品?

刘朝晖坚定地认为,当前的网大市场已经做到很大,连续消费两部“狄仁杰”一点问题都没有,一定会是一个互相推动和拉动的过程。而且,从网大每年的成长性来看,例如与“西游”这个已经比较成熟的大IP类比,去年《斗战胜佛》是最大的赢家,分账票房达到2655万,按每年30%左右的增长率,今年的西游题材可以超过3400万;“狄仁杰”IP如果按西游IP的一半算,那今年也有最起码1700万的分账票房空间。

前途很光明,尤其是吾道南来和刘朝晖已经把所有事项都想得非常清楚和肯定了。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投资、制作、宣发

网大下半场该怎么玩?

《狄仁杰之幽冥道》之所以能如此硬气,恐怕还是因为咖位和量级摆在那里。

目前,绝大部分网大的总投资都在300~500万的区间,而《幽冥道》对外报的总投资在1000万左右,一下就升了好几个level。“目前网大市场很多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好的类型线上找到工业标准达标的团队,然后再来优化它的配置。如果要做爆款,必须要加入更多的投资体量和卡司。”刘朝晖说。

过去,网大市场有很多混乱现象,例如制片主任在一部投资600万的片子里想抠50万作为他或者其公司的利润,看上去似乎抠了就抠了,打个9折而已,其实不是那么简单。50万至少可以支撑2到3天的拍摄量,如果默认这种行为,整个工业水平都会被全线挤压。这个片子就废了。

提高网大的工业标准,不仅是要提高投资体量,还要建立起完备的人才制度和工业流程,杜绝此类浑水摸鱼的现象再发生、

“我还听说过一个团队写一个本子花了4万块钱,写了半年多、一年多,最后出来一个很烂的本子,结果公司说已经耗费团队很多精力了,钱都花了,就把它拍了吧。这就是省了4万块钱、浪费了400万拍一个烂片。这种事儿在网大领域相当普遍。”刘朝晖说。宁缺毋滥,不为烂本子盲目买单,这是吾道南来的底线。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所以,慢工出细活,这是《狄仁杰之幽冥道》、以及未来吾道南来所有项目的宗旨。拍摄周期达到27、28天的《幽冥道》,确实给网大领域树了一个新标杆;此前,行业平均拍摄周期在15~20天左右,但仍有相当一部分粗制滥造的网大,仅拍摄不足1周就为蹭当时院线电影或新闻事件的热点蜂拥而上,最后自然也收不到什么好的结果。

而且,不仅投资上不去、制作短平快,连网大的宣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一个伪命题。此前很多人跟刘朝晖委婉表达一张概念海报不值3万块的建议,是因为大部分的网大宣发团队,海报都是不怎么花钱的。

“一张主海报或一套海报,25000到30000,给到一家公司,所有的海报全都在这几万块里面,很多公司都是这样对付的:主海报他们认真画,其他海报就用草稿、素材,找几个人随便画一下,就这样就交差了。”砸钱做宣发的人也不专业,宣发团队也想方设法从预算里抠回扣,这样的环境必须要改变。

刘朝晖认为:网大的精品化时代,是从每一个细节做起的。《幽冥道》这1000万的总投资,不仅在宣发上很舍得砸钱,在项目的源头,吾道南来花了10万购买了版权。

10部狄仁杰网大争锋,这家公司却仍勇于一战,网大下半场怎么玩?-焦点中国网

“很多人说这是个无主IP,还花钱买版权是浪费钱,其实这是一种基础意识,它已经是一个IP,已经有稳定的小说销量,要尊重别人的工作。对一个好项目来讲,购买IP的费用一定是微不足道的,但它能给你好处的加成是无与伦比的。”

曾经在湖南卫视参与过现象级营销事件、又在投身网大领域后,两年里策划出品宣发过200余部网大,包括60多部头部作品,刘朝晖对营销尤为有心得。他认为,目前网大在已有受众群里的热度已经达到稳定值,最重要的是要做到“出圈”。

“有很多现象级的营销案例,除了刺激性、突破性以外,转化并不高;营销的本质应该是去做内容,有原始内容做支撑,而不是光靠流量的服务。现在绝大多数公司是这样:10万用于做一些PR,10万找一个公众号,20万在播出平台铺点量,我可以这么做,但我没有。”刘朝晖说。

破圈是网大最重要的课题,前提是首先要有具备破圈的片子。一个片子,有一天很多人只能通过某个媒介看、并且看了以后觉得不虚此行,那网大领域的下半场,就是真的玩开了。

未来,刘朝晖和吾道南来想要做系列片的公司,不一定是“狄仁杰”系列,但一年可能成系列的片子,做2到3部,三年达到9部,形成了有价值的IP,再去做网剧等等。对投资、制作、宣发都想得如此清楚的吾道南来,相信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