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位列互联网10强榜单预示新老势力交替大幕开启-焦点中国网

7月27日,中国互联网协会和工信部信息中心联合发布了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并发布了《2018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发展报告》。100强榜单排名前10的企业分别是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网易、新浪、搜狐、美团点评、360、小米。榜单中8家老牌互联网企业,两家新兴平台,说实话结果差强人意,如果10强榜单中能有更多的美团和小米,尽管这两家也有的发展状况也有这样那样的争议,那才是更为令人欣慰的状况。

因为互联网的绝大多数势力,都掌握在老牌平台手中,这对于整体行业发展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妙的事情。

流量垄断、用户垄断,资源垄断、资本垄断,集中化带来的所有这些副产品,都意味着新兴平台的崛起要付出比那些前辈们更为艰苦的努力。相比于互联网荒芜时代成长起来的老牌平台,新兴平台的成功更显得是那么的难能可贵。老牌巨头能从自己体内孵化出一个个大型独角兽,又算是什么本事,不过是你往日成功的一个延续与传承罢了,在孤立无援的乱军阵中从无到有杀出一条血路奠定自身地位的新兴平台,其成功才更值得尊敬。

在这份100强榜单公布之前的一星期,《财富》杂志发布了2018年“全球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排行榜,Instagram创始人Kevin Systrom和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并列第一,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排名第三,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徐立和今日头条张一鸣并列第七,他们都是40岁以下的年纪。

比第一代互联网数字英雄取得成功时的平均年龄更小,竞争力更强,未来也更有希望。把颠覆些什么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显然更为实际,颠覆什么呢?我们当下对眼前的这个互联网所有的不满,我们阅读的方式,获取服务的方式,买东西的方式等等,他们是有能力对此做出改变的。

这批为数不多的互联网新生势力,在思维逻辑,行为方式,对未来的理解等等各个方面,都与那些前辈们不同。以其中最耀眼的美团点评为例,其在8年前的创建之初并没有获得巨大成功,但却在一场血战之后积累下了帮助其日后再度向成功发起冲击的关键要素,一支过硬的特别能战斗的地推铁军。

彼时互联网上百度和阿里的轻模式大行其道,如无必要勿增实体是这种模式的核心要义,只负责连接将一切脏活苦活累活推给他人才是最流行的做派,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获得最高的资金使用效率,最大化的利益和最小的商业责任。当时的美团却走了一条南辕北辙的路,从团购到外卖再到其他业务,借助线下地推这个价值中枢,历经数年艰苦卓绝的拼抢,最终建立起自身牢固的商业模式。

在舆论场中比较可笑的一个状况是,没有人去指责阿里巴巴将战线无限扩大,把触角伸向所有能伸到的地方,但却总会有一股舆论揪着一个相对弱小的美团点评说三道四,历数其四处出击不断扩大边界的不智、危险和没有必要。为什么电子商务发展了15年时间,仅做到了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成份额即宣告告别高速增长,却还有人叫嚣着上不封顶的远大前景,而比电子商务市场规模更大的生活服务,就必须在渗透率不足十位数之时戛然而止,让美团点评安安心心去搞自己的货币化了。吃了饭要看电影,看了电影要打车,要住酒店,住了酒店要旅游,这不是一条毫不违和的需求链么?为什么要让美团点评对其中的潜在需求视而不见?是让其忽略这些需求,让那些在这方面落后的巨头们俯拾即得么?

好在美团点评在商业上是凶狠的,在对前景的预判上是有前瞻性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还极具独立意识。赶集网被58同城收购之后,被认为是最后一个失去独立地位的中型互联网平台,除此之外再没有与巨头毫无资本关系的平台之时,接受了巨头注资的美团却展现了与大多数接受巨头投资的平台不一样的花式走位。

美团点评要是没有这些坚持,要是没有对巨头说不的勇气与骨气,这份100强名单上的前10强中将会完全都是些老家伙,尽是些吃红利吃老本的资本实体而非创新实体,那整个互联网接下来还能有什么意思?

从美团点评的核心价值来看,让用户吃得更好,生活更好,总是没有错的,这个定位辐射的是一个比电商消费品更为广阔的市场,也是曾经被无数巨头所忽视的市场。

美团点评在巨头环伺的艰难环境中闯出一条自己的路,不靠任何人找到了自己可以服务的旺盛需求,也奠定了开发一个庞大市场的优势与先机,不明白有什么理由不为其感到高兴,至少其高难度的突围动作也是不常能见到的吧。

互联网100强中仅有两席归新兴平台实在是太少了,40岁以下创业者中只有三个中国人也不算多,希望未来的10强中能有更多新兴平台,也希望能有更多30岁以下和20岁以下的互联网商界精英。互联网是年轻人的行业,一个主要由新兴平台和年轻人构成的榜单,才预示着这个行业更有活力、潜力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