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教师节这一天,马云发表了公开信,表示明年这个时候将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然后再过一年将离开阿里巴巴董事会。时光荏苒,马老师真的要随风清扬了。

有人说,马云要走了,离开将近20年心血打造的阿里巴巴。可马云说,“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

阿里敢放马云卸甲,腾讯能让Pony归田吗?-焦点中国网

马云敢于离开,那是因为他又充足的自信。正如马云在公开信中所说,“我们今天的团队、领导群体、以使命价值观驱动的独特文化,以及不断涌现出的一大批以张勇为代表的杰出商业领袖和专业人才”。

创始人逐渐远离管理一线,马云有这个底气

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这一直以来都是诸葛亮这位超人治理蜀汉最大的遗憾。魏国英雄辈出,得益于曹操的唯才是举,让其在中原混战中脱颖而出,奠定了统一中原的根基。在马云看来,帐下虎将如云,其创建的“新型合伙人机制,我们独特的文化和良将如潮的人才梯队,为公司传承打下坚实的制度基础”,这已经成为阿里巴巴在中国企业里最强的战斗力。

中国的互联网也是英才不断涌现的领域,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雷军、周鸿祎、张朝阳以及王兴、程维等等,都在各自领域缔造了传奇,但放眼望去,能在网络江湖中收放自如且建立了稳固制度,自己可以闲云野鹤云游天下的,也只有马云。一年全球飞行了800个小时,对马云来说不仅体力无法承受,也不符合其理念个性。

我们都知道,创始人是有独特的思维与价值的,很多公司一旦离开创始人就会变得平庸,毕竟创业者与守成者会有大的视野和能力差异。当苹果离开了乔布斯,微软离开了比尔盖茨,这些公司都经历了阵痛,所以李嘉诚一直到90岁还在亲力亲为,经营之神王永庆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当然,如果能够在任上成功解决传承制度,能够让自己的思想得以长期贯彻,能够有共同价值观的团队继续“创业”下去,那对任何一位创始人都是梦寐以求的好事,只是这样做到的难度太大。

对于阿里巴巴来说,马云是一个活在未来的人,也是中国所有互联网公司中第一个陆续退出一线管理的人。当马化腾还在半夜为了一篇两篇负面评论而大伤脑筋亲自朋友圈回复的时候,马云却在中国女足赛场加油助威、与各国总统讨论普惠式全球化,更在为了公益事业奔走在世界各个大洲。

2013 年5 月,马云开始担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CEO一职交由陆兆禧接任。这是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第一个将CEO职位交出来的创始人。如今,马化腾依然是腾讯CEO,李彦宏即便去年请来陆奇执掌也未放弃过CEO。到了2015年5月,张勇接任阿里巴巴CEO,至今主导了阿里巴巴的大小事务,2019年9月,张勇将接任董事局主席。

阿里敢放马云卸甲,腾讯能让Pony归田吗?-焦点中国网

管理太过依赖亲力亲为,这样的公司创始人不敢走

反观其他大型互联网公司,没有几个人有如此气度。腾讯,如今依然是马化腾亲自处理一切,在百科中,是这样描述马化腾的,“关注战略、速度与细节,亲力亲为”。据说,小马哥经常凌晨五六点工作,回复邮件或者处理其他业务。

据相关报道,马化腾在开拓新业务的领军人基本都用自己人,从技术人才里挑选,他需要的是极高忠诚度。然而,做研发出身,业务和推广并不在行,逼迫他提高也不现实。因此,马化腾认为:只能是先把产品做好,让业务自身滚动成长,市场推广暂时搁置。到了进入到需要强力市场推广的阶段,要让他去找很强的副手,内部找不到,就去外面挖。每个中层干部都一定要配备副手,这是硬性的“备份机制”。

阿里和腾讯采取的实际上是不同的模式。首先,阿里的人才结构比腾讯多元化许多,阿里巴巴还建立了高级管理者的轮岗机制,让领导者可以接触技术、产品、运营等不同业务,具有更综合的能力素质。因此,阿里巴巴可以更大程度上从内部发现人,培养人,而不像腾讯一样大量依赖从外面挖人。第二,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也是和腾讯的一大区别,阿里巴巴的合伙人机制可以最大限度地用人、留人,而腾讯过度依靠马化腾“嫡系”,导致人才明显的断层。

由此,我们看到的是,在腾讯,最老的几位创始人们都离开了,剩下到现在各个事业群的负责人却都是“老将”,多少年不变。在业务不理想的,腾讯就也来回调换,新鲜血液始终不能补充上来担当大任。百度千挑万选请来了陆奇,可时间不长就还是又创始人李彦宏返回亲自操刀,而即便在百度最危险的时候,李彦宏也没有放弃CEO位置。

资料显示,刘炽平,2005年加盟腾讯公司,出任公司首席战略投资官,负责公司战略、投资、并购和投资者关系。2006年2月荣任腾讯公司总裁,帮助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先生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和运营。2007年3月,被任命为执行董事。

马云说,我们相信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独特的文化,培养和锻炼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体系,才能解开企业传承发展的难题。加入阿里巴巴11年的张勇已经成阿里巴巴掌门人,加入腾讯13年的刘炽平却还一直是马化腾的辅助角色,这不得不说体现了两家公司用人的巨大差异。

腾讯组织架构采用了平台+事业群制的布局,每个事业群都是一个互联网小公司,具有一定的决策权和资源调动能力,各事业群之间服务核心用户以及共享基础服务平台,但也导致了在赛马机制下的内耗严重,整个集团内部协调程度广被质疑。阿里巴巴强大内部协同,各业务模块内部实行班委制,强调统一执行,也能培养新生领导力量,现在已经成为很多公司效仿的成功典范。

拥有牢不可破的传承制度安排,“离开了马云”的阿里巴巴不会走偏

在传统的公司制度中,股东会享受至高无上的地位,出资者是绝对的权力,大股东更是说一不二,董事会管理公司事务,谁控制了董事会,可能就拥有了决策权。不过,这一切正在发生变化。在京东,刘强东拥有80%投票权,没有刘强东在场,京东的董事会就无法正常开会。在阿里巴巴,马云即将离开董事会主席然后逐渐退出董事会,靠的是合伙人制度。

刘强东通过锁定投票权和对未来的分配权力牢牢控制了京东的董事会,即便腾讯、沃尔玛和后来的谷歌再增持,也不会撼动董事会的管理权。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坏处也不少,那就是公司很难有第二把手,也很难找到接班人,整个公司的命运已经和刘强东个人的境遇密不可分。

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中,控制权最为神秘的是腾讯。因为腾讯当年选择在香港上市,而香港当时是不允许同股不同权的,所以,就法律权利而言,马化腾是没有掌控腾讯的绝对资源的。据传,当年在上市的时候,腾讯最大股东MIH放弃所占股权的投票权,只享受分红,公司的管理经营决策权归马化腾等人。当然,MIH放弃投票权是永远放弃,还是有条件放弃,还是暂时放弃,社会上并没有统一的说法。也就是说,现在的腾讯只能说是以MIH为首的大股东“委托”马化腾团队在经营,至于权限有多大、时间有多长,外人不得而知。

作为中国目前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的股权结构最为复杂,但马云的“合伙人”团队毫无疑问掌握着公司的方向。虽然马云持股不多,并没有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的“投票权”,但他可以通过文化和组织的力量,保证阿里巴巴合伙人对未来方向的共识。在阿里巴巴的管理上,拥有独特的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合伙人拥有提名多数董事会成员的专属权利,通过一系列的程序设计,合伙人不仅稳定了阿里巴巴的治理结构,更能够让阿里巴巴不为短期利益所惑,让公司保持长远战略眼光。也就是说,即便马云彻底离开,阿里巴巴也能保证在马云创造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和文化的指引下稳步前行。

阿里敢放马云卸甲,腾讯能让Pony归田吗?-焦点中国网

马云说,“做我热爱的事情会让我无比兴奋和幸福”。对于阿里巴巴,马云没有离开,也不会离开,因为除了公益和教育,倾注了其毕生心血的阿里巴巴何尝不是其“热爱”?祝福马云老师,祝福阿里巴巴,祝福中国互联网的未来。